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滲透台灣校園 金錢色誘樣樣來

台大校園因校長遴選案爭議,挺管與反管派爆發激烈衝突,甚至掀起藍綠對立,統派各類團體到場聲援,造成社會的分裂。陸委會在此期間提醒,中共長期對台校園滲透非常厲害且持續性。(陳柏州/大紀元)

人氣: 340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5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江禹嬋台北報導)近年來中共當局積極滲透國外大學,傳出派人在國外大學成立一個中共黨支部,也藉由外圍組織捐獻來拓殖影響力,兩岸交流密切,台灣更無法置身事外。陸委會提醒,中共長期對台校園滲透非常厲害且持續性。熟稔兩岸教育交流的教育工作者談到,中共早已滲透台灣校園,以及知識界,最終目的就是讓台灣在爭議事件,從江湖、業界、知識界互為矛盾,自相殘殺,當台灣人累了,中共就可從中得利。

近日台大校長遴選爭議,造成台灣知識界意見分歧,甚至掀起藍綠對立,統派各類團體到場聲援,造成社會的分裂,引發各界遐思。

陸委會副主委兼發言人邱垂正表示, 中共官員申請來台後,刻意借用各級校園教學場所進行統戰活動,作法有違兩岸交流政策,政府將對此類申請加強審查。政府發現中共(台辦)統戰官員申請來台從事交流,刻意安排前往台灣各級學校的教學場所進行統戰,相關作為包括從事招生、宣傳大陸創業平台、對台31項措施等。

在「挺管」的同時,台大校園內也有另一群民眾到場支持「拔管」,並在校內掛上布條「批管」,卻遭到拆除,被外界批評雙重標準。(陳柏州/大紀元)

舉辦獎助金、遊學收買台生

之前爆出中共利用「藍金黃」計畫統戰台灣之外,中共更長期滲透台灣的校園與知識界,且是一連串且持續性的滲透行動。長期遊走兩岸的升學教育工作者王柏分析,針對學生的收買方式,常見的是透過獎助金、留學、遊學來滲透。

最常用的舉辦台商、研習營,再用費用減免方式收買。就是你報名某一場活動,參加完會退款,參加學生付的只有報名會費,最後卻發現自己拿到的錢比付出的報名費更多。另外,就是舉辦兩岸競賽,例如創業競賽、補貼都是某方付出的少,但是對岸主辦單位卻給得多。無形中就拿了這些錢。

不過王柏認為,中共給予金額不足以讓這些台灣學生,從根本去負擔轉移生活型態,意識形態。以台大為例,假如暑期獎學金為2萬人民幣,但是台大學生在台打工,其實也可以獲得差不多的金額。「他們低估台灣人,甚至是台大學生其實擁有更高價格,以及價值,因此中共政策還是延續過去對台軟性統戰的手段,但這早已失敗。」

因此只吸引零散,沒有代表性的學生,例如新黨青年軍王炳忠等人。未來中共統戰學生手段是否會再加碼?王柏說,「一定會的。」

圖為挺管民眾繫黃絲帶。(陳柏州/大紀元)

製造各領域張安樂  伺機分裂台灣

這次台大校長遴選事件,就是讓台灣的知識界分裂的更嚴重,當被收買的這批知識界擴大影響勢力,王柏認為,這其中就有中共的影子在背後,其手段就是,當江湖上有一批以張安樂為首惡統促黨,「文化知識界也培養出一批張安樂。」甚至政治界、娛樂界也出現所謂的各領域的張安樂。

這些人就可以激化社會矛盾,中共要的不是當下跟台灣馬上統一,他們要的是台灣精疲力竭後,自願與中共統一,這對是最低成本的統一方式。所以滲透台灣的校園與知識界,要做的也是這個。

當台灣人累了,中共就可從中得利,對外再以對台演習、外交挖角邦交國。讓台灣內部激化、矛盾、猶疑,中共就可以分割、蠶食收割台灣,就像當年國民黨各派系,被分割自治,分別打擊後投降到中共旗下。

中共常用有效手段:以色誘

以「藍金黃計畫」為例,因台灣學術界想法保守、封閉,學術界到中國首先遭遇到色誘金錢收買等考驗,尤其學生把持力較弱,可能一隻錶就被收買。

他再近一步舉例,中國各省有社科院舉辦各類營隊,只要有競賽獎金,保證台灣學生得獎,就有名目給錢。色誘部分,不一定要找你上酒店,或是聲色場所,只要找幾個漂亮女學生,就像當初共產黨女間諜的模式,這些女學生不見得跟被盯上的對象交往,不時釋放訊息或收集情資,「就是若即若離,隔著海峽通訊息,很多人就是會上這個當。」

王柏說,這是中共在國共內戰常用手法,現在只是把其「年輕化、時尚化」,不一定是派臉蛋姣好,身材火辣的女學生,只要派一個文藝青年接近、設計特定人士,就足以對付學生。

至於老師部分,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會拉攏在台灣不得志的老師、教授赴中任職。他舉例,過去不少在大學犯下性侵案的老師、教授,有問題知識份子,在台灣待不下去,都被延攬到中國任教。因為知道其弱點為色,就可以針對這點加以控制。主要針對在台灣有問題,或境遇不好的學者,中共出納其所用。

中共第五縱隊滲透台灣,只會越來越嚴重。包含挖角台邦交國,更收買台灣軍中人士,近年來層級更是越來越高。

例如之前台陸軍司令部通資處長羅賢哲少將被吸收為共諜長達七年之久,羅賢哲之所以被吸收、出賣節操,是其外派泰國期間,獨自赴美時結識一名大陸女間諜,在「先色後利」誘惑下,出賣重要軍事情報。王柏說:「對軍方尚且如此,何況是知識界」。

責任編輯:鄭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