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詩經》另有奇效!兩首詩解決父子溝通難題

作者:杜若

公元前407年,魏國滅了中山國。魏文侯封兒子魏擊為中山君,鎮守中山國,由趙倉唐輔佐。儘管遠離母國一千多里,中山君在臣子的輔佐下,也能獨鎮一方。

自從韓、趙、魏三家分晉以後,魏文侯忙於政務,父子二人一連三年都未能互相問候探望。

倉唐出使 修復父子之情

一天,趙倉唐對中山君說:「您身為人子,三年來對父親不聞不問,實在稱不上孝順;身為人父,三年來都不探望兒子,實在稱不上慈愛。您何不派人探望父親呢?」

中山君說:「我也早有此意,但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人。」趙倉唐便自告奮勇出使魏國,代魏擊探望魏文侯。

事先,趙倉唐了解到魏文侯的喜好,得知他喜歡野鴨和北犬。趙倉唐就帶著禮物,獻給魏文侯。魏文侯得知兒子派人探望他,又帶著他最喜歡的禮物,心中很高興。

魏文侯喜悅地說:「這孩子這麼愛我,還記得我喜歡吃什麼,還知道我喜歡玩什麼!」

待見到趙倉唐,魏文侯問他:「這些年,中山君怎麼樣?」趙倉唐回答:「中山君身體很好。」

魏文侯又問:「中山君現在長得比我高嗎?」趙倉唐回答到:「君上,如果您將自己的外衣賜給中山君,他穿起來會很合身。」

文侯誦詩 「忘我實多」

魏文侯又問道:「中山君平常讀什麼書?」趙倉唐回答說:「讀《詩經》。」

當時,《詩經》是貴族子弟必修的指定教材,也是當時外交官的囊中讀物。臣子出使他國,若以《詩經》詩句讚美或者規勸他國臣子,既能直抒心意,又能保持外交風範。所以後世有人說,如果戰國時期,也有外交學院,《詩經》一定會是外交官的必學教材。

中山君喜歡讀《詩經》,魏文侯就問:「他喜歡《詩經》中的哪些詩呢?」趙倉唐說:「中山君喜歡《晨風》和《黍離》。」

魏文侯遂即念起《晨風》:

鴥彼晨風,鬱彼北林。未見君子,憂心欽欽。
如何如何,忘我實多!

意思是,傍晚的時候,「晨風」鳥(鷂鷹一類的猛禽)疾馳飛掠,棲落在鬱鬱蒼蒼的樹林中。至今,我還沒有見過牠的身影,心中充滿擔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竟然把我都忘了呢!

鷂鷹為雀鷹的別名。圖為松雀鷹。(公有領域)

悠悠蒼天 勿要使人誤解我

念完這幾句詩,魏文侯感慨地說:「中山君是不是以為我把他忘記了?」趙倉唐說:「不敢,只是他常常想念您。」

魏文侯接著又誦出《黍離》的詩句:

彼黍離離,彼稷之苗。行邁靡靡,中心搖搖。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意思是,看那黍子整齊地生長著,看那高粱苗兒也在生長著。我行走的步伐緩慢,因為心神不定,心裡充滿了憂傷。能夠理解我的人,知道是心中的憂愁使我變成這樣;不理解我的人,問我在追求什麼,以為我有什麼強烈的願望。高高在上的蒼天啊,為什麼有人會這樣誤解我?

黍子為一年生草本植物,籽實叫黍,淡黃色,磨米去皮後稱黍米,俗稱黃米。(公有領域)

魏文侯面露憂色,問倉唐:「中山君怨我嗎?」倉唐趕緊回答說:「不敢!只是他常常想念您。」

父親賜衣 衣裳顛倒 自有心意

魏文侯誦罷這兩首詩,命人取出自己的一套衣服,親自裝好後,交給趙倉唐帶回去,賜給中山君。魏文侯還特別叮囑倉唐,一定要趕在雞鳴之前送到。

趙倉唐回到中山國,按照魏文侯的囑咐,在雞鳴之前交給中山君。中山君起身拜領,打開一看,發現衣服上下顛倒地放著,下身的裳放在上面,上身的衣反而放在底下。

中山君見狀,立即說道:「快,趕緊為我備車。父親正在等著見我呢!」

趙倉唐不解其意,說道:「臣回來之前,君上沒有說召見您啊!」

中山君解釋道:「父親賜給我衣服,故意把衣裳顛倒而放,命你雞鳴之前,一定送給我。父親的意思,並不是讓我禦寒,而是想召見我。父親用的是《詩經》中的詩句:『東方未明,顛倒衣裳。顛之倒之,自公召之。』」

中山君乘車回到國都,親自探望父親。魏文侯非常高興,擺出盛大的宴席,冊立中山君為太子。

短短《詩經》的詩句,就這樣重新連接起父子之情!#

@*

參考資料:《說苑》卷12

責任編輯: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