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心樂章》影評

關於愛和原諒,我只能想像!

作者:徐桐炘

主角巴特用歌聲和創作感動世界。(《停泊棧》提供)

  人氣: 845
【字號】    
   標籤: tags: , , ,

❖片名:《夢想心樂章

❖導演:安德魯厄文

❖出品年份:2018年

(圖 /Catch Play 提供)

❖上映時間:2018年 5月

故事改編自知名福音樂團「憐憫我(Mercy Me)」主唱巴特真人成長經歷,童年經常遭父親拳打腳踢,母親丟下他另組家庭,只能被迫和父親相依為命。看似是許多家暴家庭的典型案例,但他卻仍能發揮所長,透過歌聲將內心受到宗教的感動傳唱而出。但當他寫出療癒千萬人的歌曲〈I Can Only Imagine〉獲得全世界的認可,心裡依然渴望一個人的掌聲。

這份渴望來自於原諒。

(圖 /Catch Play 提供)

以歌聲療癒童年創傷

上天並不寬待巴特,自小得忍受父親暴力對待,青少年時期又因負傷沒能符合父親的期待成為美式足球員。慶幸的是雖然眼前被關了一扇窗,卻被開啟另一扇窗,找到好夥伴「憐憫我」,讓他有機會展現過人音樂才華。但夢想這條路沒有捷徑,窗外風景美麗動人,前行的道路卻滿是荊棘泥濘,懷才不遇的痛苦感受就像兒時總被父親否定般纏繞心頭,他最終不得不面對殘破不堪的父子關係,原諒拳腳相向的爸爸。

(圖 / Catch Play 提供)

一開始樂團小有表現、累積些許粉絲後,巴特急著證明自己,卻遺忘演唱福音歌曲的初衷,幸好碰上貴人─經紀人Brickell。如果讓他本人來說,他肯定會感謝這份「上帝的安排」。Brickell第一次聽完演唱就提醒他:「你有才華、潛力和歌唱能力,但你還沒找到自己的歌和靈魂。」 點醒他演唱時「演戲」的成分太多,欠缺真摯的情感,更在得知巴特的身世背景後,勸他解開內心存在的「心魔」。

音樂明明是巴特在遇到挫折時最大避風港,他靠一首首溫暖、激勵人心的歌曲撐過家暴恐懼,等到有天能離開家庭,他卻因一無所有,迷失在嚮往用歌唱滿足功成名就的企圖心。但創作騙不了人,他終究得正視和父親的關係;而這部片之所以能打動人心,不僅止於巴特願意面對過往的改變,而是被他稱為「怪物」的父親,不知不覺受到他的影響,在臨終前獲得平靜並且成為他最好的朋友。

巴特原是想和魔鬼般父親對質,沒想到卻發現父親因聆聽自己每次在電台的演唱,開始接觸福音電台的傳道。音樂和傳道之聲如流水一點一滴洗淨心靈,也像和平鐘聲讓他在病痛中仍願意放下怨恨。當巴特的父親再次面臨兒子叛逆離去,不再使用暴力相待,在一次次地改變裡,他不只得到兒子的原諒,觀眾也跟著感受兩人成長。

(圖 / Catch Play 提供)

化解心魔才能獲得救贖

我能夠變成超級英雄嗎?真的適合唱歌嗎?小時候想得到的救贖到底是什麼?從小就愛幻想的巴特,在種種自問中驚覺:其實他只給自己一個答案─想像(Imagine)。尤其當他失去父親時,在喪禮上也不禁想問上帝,父親去的天堂到底長怎樣呢?這時奶奶又給了他唯一答案:「我們只能想像。」終於促成他寫出歌曲〈I Can Only Imagine〉。

(圖 / Catch Play 提供)

當他想開了,即使父親再也聽不見,他也不再沈溺於悲傷,因為想像中的父親就坐在觀眾席上為他鼓掌,而他們總有一天會在天堂相遇。

電影中青少年期的巴特並不特別討喜,甚至會讓觀眾覺得有些「中二」,但仔細思考,哪個年少不輕狂,他看似不斷以10、11歲時經歷人生黑暗期為藉口而逃避現實,但畢竟片中對於父親施暴一事沒有太多著墨,短短幾幕動粗的畫面,容易讓人誤解父親只是容易動怒,只能透過巴特之口堆疊出父親根本是「怪物」的形象,才能理解巴特為何心中充滿怨恨,選擇遠走他鄉。

主角巴特用歌聲和創作感動世界,現實中仍和原班人馬繼續散播福音音樂。(圖 / Catch Play 提供)

這部電影題材最令人擔心的莫過於落入讚揚宗教的窠臼,畢竟是描寫福音歌手的成長故事;當然如果意圖就是宣揚宗教也並無過錯,但劇本恰到好處的將福音和主角們的生命歷程結合在一起。超越宗教的感動讓更多人感受到強烈共鳴,因為不論信仰,每個人心中總有一個心魔、每個家庭都有個過不去的檻,人生總有太多需要和解和原諒的議題。

(圖 / Catch Play 提供)

專欄作家

徐桐炘

從法律圈離開投身電影相關工作,又誤打誤撞成為中國時報影劇線記者。

從五花八門的影視作品觀賞人生百態,在不同明星身上看見光明與黑暗,

繼續用文字傳達意念,沒有太多華麗辭藻,因相信放在眼前的事實就是最直接的力量。

──轉自萬海航運慈善基金會《停泊棧》期刊74期

責任編輯:楊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時候,牠們才是人類真正的靈魂伴侶,代替忙碌的父母,陪孩子度過無憂無慮的童年,面對渾然未知的世界;也取代疏離的子女,撫慰孤寂的老人家
  • 一般人對兔子的印象大多是外表可愛、充滿活力,相較於原著中作者較為溫馨的畫風, 真人動畫似乎更符合大眾想像,也更符合「現實」,設定與原著相同。比得兔和父母同住在鄉間一棵大樹底下的窩,父親卻被外來居民殘忍殺害,母親耳提面命不要接近人類,但電影將故事集中於母親離世後的挑戰,片中比得兔正值叛逆期,他獨自帶著妹妹和表哥一起生活,雖養成他一肩擔起責任的好習慣,卻也變得自負,並多次陷入危機中。
  • 城子古村位於雲南紅河、文山兩州及瀘西、彌勒、丘北三縣之間,是彝族先民的聚居地。其後有了漢族人遷入,使得此地的土築民居建築融合了彝漢風格。根據史料記載,距今600多年前的明朝成化年間,土司昂貴在飛鳳山上建立宏偉的土司府,使得城子古村所在地成為當時滇東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
  • 從非障礙者成了障礙者,從站立到坐輪椅,生活中許多習以為常的事都被放大為特殊情況,改變的地方著實很多,有時真令人哭笑不得,更成了一件件既特殊又奇妙的趣事。
  • 「我兒子的狀況最近越來越糟,與他溝通他反而將所有的問題歸咎於我,埋怨我不幫他買車、也不幫他當汽車貸款的保人,責怪我都不關心他。」
  • 父母和子女,本來就經常在「捨」與「得」之間拔河拉扯,但如果沒有「獨自」就難以學會「獨立」,獨自就是「捨」,獨立就是「得」,所以必須忍下心,拿掉她的保護傘,不然她永遠都學不會獨立勇敢。
  • 出太陽的日子,樓梯間牆面獨特的洞洞,光影終日游移其上,如貓咪輕巧的步伐;有時光影又像頑童般,忽暗乍亮,跑過來跑過去,讓人捉摸不定。
  • 每回臨靠海,不單只是疏離人群,而是期待能更清楚貼近自己。無論白天或夜晚,海潮聲時時在耳。
  • 在不見盡頭的宜蘭冬山夜市,坐在輪椅與家人悠閒地逛著時,不禁想起童年的夜市情景及陪了我們好長一段時間的彈珠台。
  • 新疆地域廣袤,匯聚47個民族,蒙古人僅約15萬,一說是準噶爾部落後代。圖瓦族主要過著遊牧生活,喀納斯禾木村是族人聚居地,有著數百年歷史,煙翠聯翩、靜謐脫俗,入選為中國最美的六大村落之一,房子全由原木接榫搭建,不用一根釘子,木頭間隙塞入苔蘚,過個幾年,小木屋還會長出植物,充滿了原始風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