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想起「霸王花」

加拿大的警察經常給人以嚴肅、冷峻的印象,工作時,特別是坐在警車裡的時候,不苟言笑。(加通社圖片)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

作者 | 拉拉

早晨我送女兒上學,不料讓一操場的孩子給怔住了,他們人手一輛自行車,整裝待發,壯觀的場面醒目地告訴我:今天是去Michel-Chartrand大公園遊玩的日子。令我頗感意外但又能立刻領悟其中用意的是,校園外聚集了許多警察——一個個熒光交通制服裹身,警車、警用自行車嚴陣以待。看來,在加拿大,一所學校師生出行跟一個國家元首出訪有一拼呀!

警察,在加拿大的日常生活中是出現頻率較高而且挺引人矚目的一個職業形象。有別於中國的警察有交警和刑警之分,加拿大的警察交、刑包辦。在刑事抓捕犯罪份子這方面,我倒也有過不少親見:包圍民宅、封鎖案發現場、以至「微服私訪」,不過,警察的身影還是更常見於四通八達的馬路上。

尤其在高速公路,時不時可以看見他們拿著個「火箭筒」(測速儀),瞄準過往的車輛,專逮超速的。前不久我駕車在高速上行駛時,旁邊一輛超越我的車子就被逮了個正著,「烏拉烏拉」,警車從後面呼嘯而過,左突右閃,讓我懵懂半天,電影焉?生活焉?啊,確實,藝術源於生活。

加拿大警察參與交通管理,有很大一部分彰顯了民用的性質:比如為長跑賽事攔截道路並且陪護長跑選手,比如維護大型慶祝活動的秩序和安全,又比如今天為女兒學校全體師生的出行提供導駕和護航,幾乎一整座學校的自行車長龍——警察為首,一群「嘰嘰歪歪」興奮無比的小人緊隨其後,中間伴著老師和志願者家長——迤邐而行,加拿大冷若冰霜的警察第一次給到我暖心的感覺。

眾所周知,加拿大的警察形象嚴肅、冷峻,工作時(特別是坐在警車裡的時候)不苟言笑,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樣。走在路上,素不相識的行人迎面會相視而笑,問候一聲,是為這裡的鄉俗,但是假如你遇到警察,可千萬不要「自作多情」,他們才不會搭理你呢,鐵板著臉看著你,你笑也白笑,讓你有種熱臉蹭冷屁股的感覺,這是我剛移民過來時切身領教的一課。

今早出行在外,看過女兒校友們的車隊長龍,走近一十字路口,又見一輛警車,兩位男士威風凜凜、正襟危坐在內,警車在停牌前停了下來,由於我離路口還有一點距離,面對他們佔有「秒勝」優勢的局面,我停下了腳步,注視著他們的選擇,他們完全可以啟動車輛繼續趕路,但是那個鐵板著臉看著我的警察大叔,手指一彎,示意讓我先過。那一刻,我深切地感受到,在一副「盛氣凌人」的外表下,他們表率踐行的是這個社會的共同理念:行人優先。在那一刻,我已不再介意他們的冷若冰霜。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風靡一時無兩的香港女警電影《霸王花》,不僅影片故事出色,影片的片名亦是畫龍點睛之筆,叫人過目難忘。本文以霸王花命名,非獨指加拿大女警,而涵括警界男女兩性也。加國警察,加國的一朵「霸王花」。

責任編輯:顏永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