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揭祕:奧巴馬政府五手法 監視川普競選團隊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政府在2016年總統選舉期間,至少採用了五種手法涉嫌監視共和黨候選人川普(特朗普)的競選活動。(Getty Images/EET合成圖)

人氣: 191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6月21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Jasper Fakkert報導/吳英編譯)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政府在2016年總統選舉期間,涉嫌監視共和黨候選人川普(特朗普)的競選活動。司法部總監察長及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目前正在調查他們的監視行動及其動機。

截至目前為止,相關調查至少揭露了奧巴馬政府官員所採取的五種方法。

1. 運用國家安全信函

反間諜工具「國家安全信函」(National Security Letter,簡稱NSL)是美國聯邦政府為國家安全目的而蒐集信息所簽發的行政傳票。2016年總統競選期間,當時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科米(James Comey)和副局長麥卡比(Andrew McCabe)使用NSL窺探川普競選活動。

在FBI工作27年的羅斯金(Marc Ruskin)告訴英文大紀元時報(Epoch Times),FBI內部訂定嚴格的指導方針,規範不同類型的調查,包括國家安全、刑事及恐怖主義的調查。

外國反間諜調查(Foreign Counterintelligence Investigation,FCI)屬於FBI認定的國家安全調查,依FBI的指導方針,啟動這類調查的門檻比刑事調查低。

利用FCI調查川普競選活動,FBI可以藉此廣泛地蒐集各項信息情報,不限於證據。如果是啟動刑事調查,FBI無法大規模地蒐集信息。

然而,FBI利用在競選期間蒐集到的情報信息,展開後續的刑事調查。局長科米2017年6月在國會宣誓作證說,這個刑事調查並沒有針對川普,負責監督通俄門調查特別檢察官穆勒的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2018年4月表示,川普不是穆勒的調查目標。

2. FISA手令

美國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於2016年10月21日取得「外國情報監聽法」(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FISA)手令(warrant),監聽川普競選團隊志願顧問佩吉(Carter Page),並根據所謂的「雙跳規則」(two-hop rule)監視佩吉及其接觸的人士(第一跳),以及這些佩吉接觸的人士對外聯繫的其他人(第二跳)。

佩吉在2月6日接受ABC新聞採訪時表示,根據「雙跳原則」,即使他本人從未與川普交談,川普也有可能被FBI監視。

由於佩吉是美國公民,因此FBI局長或副局長必須在申請監聽的文件上簽字,而且每隔90天更新一次。FBI局長科米簽了三次,副局長麥卡比簽了一次,總計四次,這表示佩吉至少被監聽了360天,即便大選已經結束,FBI仍在監聽佩吉及其直接或未直接聯繫的人。

FISA手令是FBI監視個人具侵犯性的方式之一,包括根據FISA第702條可以收集的數據,例如所有數位通訊內容,即在互聯網上的瀏覽記錄、電話、電子郵件、聊天記錄、個人圖像和GPS位置等。

2017年4月,「外國情報監聽法院」(FISC)解密了一份絕密報告,詳述了FBI在處理這些數據過程中的違規行為,例如FBI向私人承包商提供依據FISA收集到的數據,違反有關保護數據的政策,以及FBI的承包商結束工作後,被發現仍持有敏感數據,其中包括美國公民的通訊記錄。

該報告還發現,奧巴馬執政時間,除了FBI外,國家安全局(NSA)在搜索美國公民個人數據及信息方面,違規率達到了85%。

3. 揭示個人身分

奧巴馬政府的高級官員提出數百次要求,揭示監聽調查報告中川普競選團隊成員的身分。

按照規定,監視調查報告提到的美國公民,應該予以保護,不能公布他們的姓名。

截至目前為止,根據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調查,奧巴馬執政時期的國家安全顧問賴斯(Susan Rice)、駐聯合國大使鮑爾(Samantha Power)及中央情報局局長布倫南(John Brennan)都曾提出揭示川普競選團隊成員身分的要求。

鮑爾去年10月在眾議院作證時表示,另一名官員要求她這麼做。賴斯及布倫南得到的監聽調查報告有可能在白宮例行情報簡報會議上,交給了奧巴馬總統。

4. 派臥底特工

FBI派臥底特工滲透到川普競選團隊裡。

與美國中央情報局和英國情報機構軍情六處都有關係的劍橋教授哈爾珀(Stefan Halper),在2016年與川普競選團隊成員接觸,包括佩吉、外交政策顧問帕帕佐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以及克洛維斯(Sam Clovis)。

哈爾珀在2012年至2017年期間,從美國國防部智庫中獲得超過100萬美元的資金。2016年9月,哈爾珀與帕帕多普洛斯聯繫,同一個月,國防部重要智庫「網絡評估辦公室」(Office of Net Assessment)與哈爾珀簽下近41.2萬美元的合同。聯邦政府記錄顯示,哈爾珀的工作被標記為「特殊研究與分析——國外及國家安全政策」。

據媒體報導,哈爾珀在2016年7月即與佩吉會面,同一時間,FBI啟動對川普競選團隊的反情報調查。

5月20日,司法部在川普的指示下,下令總監察長調查FBI派臥底特工的行為。

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在一份聲明中說:「如果有人因不正當的目的滲透或監視總統競選團隊的成員,我們需要了解並採取適當行動。」

5. 利用外國情報機構

英國《衛報》報導,與中央情報局同屬「五眼聯盟」(Five Eyes)的英國政府情報部門政府通訊總局(GCHQ),在美國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提供與川普競選活動有關的情報給中情局。

GCHQ的負責人漢尼根(Robert Hannigan)向中情局局長布倫南提供有關川普競選團隊「高層官員」在2016年夏天參加一項活動的敏感信息。

隨後,布倫南向奧巴馬和三名高級助手提交一份絕密報告,並向八名國會高級議員做了相關情形的簡報。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認為,漢尼根向布倫南提供有關川普競選活動的信息,相當不尋常。主席努涅斯(Devin Nunes)表示,「我們不應該互相監視對方的公民。」

五眼聯盟採行嚴格的指導方針,以確保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及新西蘭的情報機構,不會互相監視對方的公民,以防止五眼聯盟的政府利用其他聯盟成員,獲得必須有手令才能進行監視的本國人的信息。

漢尼根及布倫南似乎完全規避了五眼聯盟的指導方針,以避免留下任何官方報告。漢尼根在川普上任後三天內意外地宣布退休。#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06-21 8: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