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天安門殺戮》挖到六四事件的根

作者:邢正道

《天安門殺戮》插圖,六四事件親歷者、藝術家林晉作。(作者提供)

人氣: 137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6月10日訊】如今,「六四」成為中共的禁忌,任何有關書籍都無法在大陸出版,「六四」二十九周年紀念之際,大開本圖像書《天安門殺戮》在台灣白象出版社出版。

為什麼在這個國家,每過一段時間就會發生令世界瞠目的極端反人類事件?而施暴者卻是號稱為人民服務的政黨?甚至到今天,在世界聚焦之下,這一切還被容忍繼續發生?

和其它聚焦「六四」的作品不同,這是一本更具思想性、更令人省思的書。六四事件被放在一個更大的時空座標軸上,深邃的視角會讓人思考它發生的必然性根源,看清中共暴力執政的內在邏輯是如何一脈相承的。

此書試圖「挖到六四事件的根」,指出 「馬克思主義是21世紀悲劇的根源」。

書中講述了以鄧小平為首的中共政治元老,如何借用槍桿子來交替使用宮廷政變和軍事政變,篡奪趙紫陽的黨總書記職權和對學運展開殺戮。「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從建黨開始,中共就是陰謀武裝暴動、軍事政變起家,從國民黨手中竊政之後,更是連番運動,血腥開路,到「六四」天安門殺戮,都是製造恐懼,依靠殘酷的暴力來維持他們的「紅色」江山。

「六四」不僅是歷史,也是現實。

「六四」之後的中共一系列反人類事件,在書中被稱為「後天安門殺戮」,包括中共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打壓維權律師、西藏和新疆進入全民集中營式監控,中國已經成為監獄國。

此書並指出,中共一直是「在法律意義上從未存在過的共產政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靠槍桿,理論自信靠謊言,制度自信靠監獄,文化自信靠洗腦。」

中共絕對不會讓國人看到的圖片首次在華人媒體上曝光

由於一直被中共洗腦宣傳和網絡封鎖,很多中國人也不了解自己的國家到底發生過什麼,中國人從小被灌輸的馬恩列毛思想,其實與文明世界的普世價值也大相逕庭。

《天安門殺戮》回放了20世紀以來西方世界對共產黨的驚人預言。開篇的一幅圖畫,描繪共產主義鼻祖馬克思殺紅了眼睛,配以煮人肉粥及一把鐮刀的圖像。

而這竟然是馬克思誕辰100周年時,美國《時代》雜誌的封面,它隱喻了馬克思對仇恨、暴力、嗜血的癖好,及他給人類帶來的災難。被中共洗腦蒙蔽的中國人應該清醒了:馬克思主義讓人類付出了怎樣的代價?

首次披露中共軍方機密

中共從未承認過「六四」有開槍,但《天安門殺戮》第一次披露了來自軍方標註為「機密」的內部文檔,曝光中共軍隊高層承認開槍,同時故意焚燒軍事裝備嫁禍學生。

另外,不為外界所知的成都「小天安門」事件,亦在書中被披露。「六四」第二天,四川成都市民走上街頭,攜帶聲討「六四屠殺」的橫幅及帶有哀悼標語的花圈,上面寫著「我們不懼怕死亡」,當晚被殘酷鎮壓。其中兩名農民被處決的照片,讓人唏噓。

「小天安門」事件中遇害的兩名農民。(作者提供)

每張圖片背後的故事

1989年,中共一邊殺人,一邊毀屍滅跡,國外記者被禁止拍照,被沒收損毀膠卷,甚至被強迫簽署拍攝戒嚴期間照片的悔過書。

但一些照片膠卷被藏匿到抽水馬桶裡、在內褲裡、在茶葉罐裡,後被洗出照片或偷運出境,今天,這些照片在《天安門殺戮》裡也有收錄。

二十九年來,中共顛倒黑白,恐怖的血光,令許多中國人低下了頭、閉上了嘴,滔天的國家罪行被抵賴、被掩蓋。但是,人對專制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即使說出真相將面臨監禁,民間對遺忘的抵抗也從未停止。

陳光,「六四」戒嚴部隊的隨軍攝影師,當時也在自己的口袋裡藏匿了三個膠卷,日後這些膠片上的影像成為他藝術作品的靈感來源。作為中共軍隊第65軍的士兵,「六四」前一天,陳光受命偷偷押送一輛裝滿武器的公共汽車抵達人民大會堂西後門,他搬運了武器,並參與了6月4日的天安門清場。

當時,他拿著指揮官給他的相機和20卷膠卷,拍攝了部隊行動情況。退役後,學習了油畫技術的陳光,將一系列以「六四」為題的作品放到了網上,數小時後被中共刪除,後來陳光也曾因藝術活動涉及六四事件被關押。

這本書也收入了另一位藝術家李宇明(化名)描繪六四天安門事件的作品。作爲法輪功信仰者的他,曾經在中共監牢裡被關押十幾年,遭受過洗腦、虐待、奴役,出獄後他創作了《活摘器官》,揭露中共按需殺人、活摘人類器官的罪惡。

《活摘器官》,李宇明作。(作者提供)

還有很多因安全問題不能具名的攝影師,如余目(化名)等,也爲此書貢獻了中共不喜歡的照片,這些照片都來之不易。

為《天安門殺戮》題寫書名的是85歲的老人鮑彤,今年「六四」再次被噤聲,多年來,中共對他全天24小時的監控從未間斷。鮑彤曾任趙紫陽祕書,六四事件後被判刑7年。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八九「六四」以後,一位曾經「堅定」的中共黨員杜婉華女士,對中共徹底失望,開始用自己微薄的積蓄,資助「六四」受難者。她曾經是播音員,其丈夫楊兆麟,原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台長,「六四」時他們親眼看到了屠殺血案的現場,這使他們認清了中共的本質。

《天安門殺戮》書封。(作者提供)

如今,已經86歲高齡的杜婉華女士,依然不顧三個兒女的反對,不斷資助反對中共的義士,包括人權捍衛者、律師、藝術家、法輪功修煉者、作家、政治良心犯等受難人。

參與編撰此書的齊氏文化基金會,由齊家貞為紀念其父齊尊周而設。齊尊周先生是曾被中共蒙蔽的愛國知識分子,1949年以後拒絕去海外發展,留在大陸,換來的卻是23年的牢獄之災。

如今,主要以他的遺產及其女兒的養老金和朋友捐助為主的基金會,每年頒發「推動中國進步獎」,為中國人真正的覺醒盡心盡力。#

責任編輯:李天琦

評論
2018-06-10 10: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