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崔士方:習近平掌軍 跨界調動頻現

人氣: 696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6月11日訊】中共軍隊諸軍兵種雖然並沒有截然的界限,但依慣例,陸軍通常只在陸軍內調拔,海軍、空軍、火箭軍也是如此。這非單純的「肥水不留別人田」問題,很大程度上還是因為海軍、空軍、火箭軍的專用技術含量高,形成了一層「跨界技術壁壘」。不過,這種現狀在習近平掌軍後出現了明顯鬆動。

5月24日,澎湃新聞記者從軍方權威渠道獲悉,原第74集團軍政治工作部主任劉本成升調海軍政治工作部副主任(正軍)、海軍副政委兼政工部主任陳學斌跨軍種平調空軍副政委。

一天之內,曝出兩名將官跨軍兵種調崗的新聞,且其中一例還是海軍調空軍,此前確是難得一見。

此輪軍改之前,跨軍兵種調崗出現過兩個取向截然相反的案例。上將田修思從陸軍調空軍,是為了貪;上將苗華從陸軍調海軍,則是為了治貪。

「軍老虎」田修思2012年從成都軍區政委調任空軍政委。據港媒報導,原空軍政委鄧昌友退休後,田修思為了填上鄧的缺,一口氣給時任軍委副主席郭伯雄送了5千萬人民幣,最終把競爭對手、時任國防大學政委劉亞洲(空軍上將,李先念女婿)擠掉了。

蘭州軍區政委苗華2014年底調任海軍政委。出身於南京軍區的苗華被視為習近平的嫡系,其調令出現在原海軍副政委馬發祥跳樓身亡後不久,習派「空降兵」治貪的意味濃厚。苗華後來升任軍委委員、軍委政工部主任。繼任海軍政委的原軍辦主任秦生祥也是陸軍出身。

不難發現,上述幾例跨界調動,都限於政工線。原因在於,與軍事線跨界相比,政工線跨界的專業門檻低很多。

但即便如此,此前政工線跨界調動依然有限。只是中共十八大習近平上臺後,這種跨界動作才明顯增多。

如現任軍委委員、軍委紀委書記張升民當年是陸軍政工系統出身,後調二炮任職,一路升到二炮政治部主任;軍改後再次跨界、回爐軍委。

現任火箭軍紀委書記陳平華出身陸軍41集團軍,是2015年從成都軍區副政委調任二炮副政委。2012年底,總參信息化部部長陳東(曾任陸軍第42集團軍副軍長)調升空軍副司令。

跨界任職增多,一般可分為三種情況。

其一,是摻沙子。派「外來戶」整治江澤民掌軍時期留下的山頭。苗華、張升民,以及軍隊高層調任武警部隊高層,都屬此例。

其二,是軍改打破了原來的陸軍獨大格局,多餘的陸軍軍官被分流到海、空軍,是個此消彼長的過程。

其三,軍區變身為戰區後,戰區是多軍兵種聯合作戰的概念,海、空軍將官由此冒頭,占據了很多傳統由陸軍將官出任的職位。如,七大軍區時期是清一色的陸軍出身的軍區主官,現在出現了多名海、空軍戰區主官,包括南部戰區司令袁譽柏(海軍)、北部戰區政委范驍駿(空軍)等。

當然,無論是哪一種跨界的情況,中共軍隊「黨軍」底色並未變,這是此輪軍改雖然消解了很多老毛病,卻依然無法從根本上把軍隊痼疾治癒的最重要原因。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8-06-11 1: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