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體育教師住公寓健康全毀 竟是因為它

圖為34歲的高中體育教師卡莉(Carly Buhagiar)健康時的照片。(Carly Buhagiar/Facebook)

人氣: 49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宋清寧澳洲墨爾本編譯報導)4年前,當卡莉(Carly Buhagiar)搬到墨爾本Prahran區的一棟全新公寓中時,她完全沒料到這個地方會對她健康造成多大影響。

在3年租住期間,這位34歲的高中體育教師的全身皮膚發生病變。她被診斷患上抑鬱症、焦慮症和自身免疫疾病,因為身體變得極度虛弱,她不得不辭去工作。

與此同時,卡莉的前男友在這棟公寓居住期間,也患上了類似的自身免疫疾病。

卡莉對9號新聞(9 News)說:「在我2014年4月搬進公寓時,原本非常健康。作為一名體育老師,我的身體狀況很棒。在那之前,我4年內只去看過3次醫生。」

但很快,卡莉的身體出現一些奇怪的症狀,最開始是痤瘡爆發,其臉部、胸部和腿部的皮膚大面積損傷。

之後,她開始感到一整天都很疲勞。在住進新房的一年後,她被診斷患有抑鬱症和高度焦慮症。此外,她的頭腦變得混沌,在上課時經常忘記要講的話。

「任何認識我的人都會說我完全變了一個人。」 卡莉說。

她去看過很多名醫和專家,但他們都對她的病因感到困惑。因為找不出致病原因,卡莉的身體持續惡化。

到2016年,情況變得如此糟糕,她不得不辭去一個墨爾本頂尖女中體育教師的職位。

卡莉回憶說:「我無法正常生活。當你身邊的一切都在傾塌,你卻不知道原因時,這會擊垮你。」

「我甚至想去醫生那,聽他們說我患上了癌症,因為這樣一切就說得通了。我不在乎病有多重,我只需要一個答案。」

卡莉的前男友在搬進公寓前也十分健壯,但入住後很快就病倒了,確診患上自身免疫疾病。

轉機

直到去年12月份,卡莉見了一個新的全科醫生(GP),事情才有了轉機。

「他問了我一個簡單的問題『告訴我你什麼時候感覺最好。你的皮膚什麼時候最光潔?』我回答說『當我去度假的時候』。」

於是這位醫生確定,墨爾本的某些事物導致卡莉生病。幸運的是,該醫生的一位同事對黴菌有一定研究。

卡莉被建議對公寓進行測試。她根據網上的指導信息做了一個檢測,立馬發現了問題。之後,她聯繫了澳洲一個頂級的黴菌和微生物學家瓊斯(Cameron Jones)博士做進一步檢測,最終結果是:「這棟公寓無法住人。」

瓊斯發現室內空調附近的區域黴菌孢子濃度很高,打開一看,發現機殼裡面長滿了黴菌。

「當時一切都很清楚了。空調是罪魁禍首。」 瓊斯說。

他說,雖然冷熱逆循環空調可以幫助降低室內濕度,但如果不經常檢查和維護,裡面會發霉。

「它會被黴菌污染,成為一個巨大的問題。如果一樣東西被污染了,又被置於空氣流前面,就會把污染物吹得到處都是,問題就會越變越糟糕。」

瓊斯說,內部發霉的空調並不如長霉的牆壁那樣顯而易見,所以容易被忽視。

「每個人都應該檢查他們的空調。你可以用抗菌濕巾進行清潔,每年兩次就應該可以去除裡面沉積的灰塵。」

黴菌症

雖然卡莉去年4月就搬離了公寓,但她身體恢復的速度很慢,其醫生認為這是因為她的體內積存了很多黴菌毒素。

她被診斷患有一種鮮為人知且頗具爭議的病症——慢性炎症反應綜合症(Chronic Inflammatory Response Syndrome,簡稱為CIRS),也被稱為「有毒黴菌症」。

雖然醫學界對此還有激烈爭論,但一些醫生認為,CIRS會導致一系列症狀,從腦功能到呼吸系統都會受到影響。

據信,約25%的人口攜帶一種基因,使他們易患黴菌引發的疾病。

該領域的專家說,與黴菌相關的疾病比大多數人預期的要普遍,可影響數萬人。

悉尼的全科醫生多諾霍(Mark Donohoe)表示,他起初對CIRS持懷疑態度,但在過去幾年中,意識到黴菌是很多病人令人困惑的病症背後的原因。

他的很多病人多年來生病,被誤診為慢性疲勞症(chronic fatigue)或精神健康疾病,如抑鬱和焦慮等。

諾霍說:「如今,對我來說毫無疑問,黴菌相關的疾病是一個巨大的問題,我們必須解決它。」

治療

在離開充滿黴菌的環境後,卡莉說自己的身體狀況開始有了比較明顯的改善,但恢復速度依然比預期的要慢。

「當我意識到自己病的有多嚴重時,我有些被嚇到。在澳洲,至少在墨爾本,沒有多少專門治療黴菌相關疾病的醫生。」

「我的醫生很棒,但他自己也得看書尋找相關藥物和治療方法。」

上個月,卡莉的一位朋友建議她去美國西雅圖的一個專治黴菌症的診所接受治療。

該診所的排毒方案包括藥物治療和其它替代性治療方法,如「臭氧蒸汽桑拿艙」(ozone steam sauna capsules),病人坐在裡面,將黴菌毒素通過汗水排出來。

卡莉說,這種排汗法很有效,「我能看到黑色的物質浮在我的皮膚上」。

她表示,雖然治療費用很高,但很值得,她已經注意到自己的健康狀況有了極大改善,睡眠時間變短,頭腦也變得清晰了。

多諾霍醫生說,治療黴菌症的最主要的方法還是儘量避免接觸到黴菌。他說,大多數病人在離開受污染的環境後,健康狀況就會改善,之後會慢慢恢復。

上個月,曾患CIRS病症的新州自由黨議員維克斯(Lucy Wicks)呼籲政府對黴菌相關疾病展開全國性調查。

聯邦衛生部長亨特(Greg Hunt)的一位發言人說,亨特對這一建議表示支持。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