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受化學毒劑侵害 越戰老兵絕望中見證奇蹟

【大紀元2018年06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田雲編譯報導)Nguyen Van Bai是一名越戰老兵,居住在越南的安沛省(Yen Bai)。戰爭期間,他受到了化學毒劑的侵害,日後患上多種疾病。絕望之際,奇蹟降臨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參加過越戰。這場戰爭給我留下滿身傷痛和疤痕,深深地影響到我今後的生活。歷經疾病與不幸,走過多年的苦難,我終於獲得了健康和幸福。

看完整影片»

橙劑——除草劑作戰方案

1973年,18歲的我加入了步兵。隨後的三年裡,我參加了許多戰役。有一次,我被射傷。瘧疾和毒蟻也時常威脅著我們。

在幾年內,大約2千萬加侖的各類化學藥物和除草劑被噴灑在越南各地,這是除草作戰方案的一部分。在這些藥劑當中,最致命的是「橙劑」(Agent Orange)——它含有劇毒的二惡英——暴露於橙劑之下的人們,健康會嚴重受損。大批士兵和平民深受此害,我也是其中一個。

在Truong Son西部的一次戰鬥中,我所在的野戰排穿過一片被除草劑毀壞的森林。當時天氣悶熱,我們口渴難耐,喝下了被橙劑污染了的水。

這次接觸毒劑,對我日後的生活造成了嚴重的影響。退役後,化學藥物的毒害困擾我多年,疾病一個接著一個,讓我陷入慢性疼痛和絕望。

越戰期間,美軍直昇機向越南農地噴灑橙劑(Agent Orange,即落葉劑)。(公有領域)

退役後的艱難

在戰場上拼殺了五年後,我戴著勳章回到家鄉。那一年我才23歲,卻感覺不到青春的活力。戰爭重創了這片土地和民眾。雖然我在炮火中倖存,但是,殘酷戰事的後遺症依然衝擊著我和其他所有人。

此時,我渴望重歸平民的生活,期待成家立業,過上正常的日子。

我重返學校,學習機械製造。我被提名為班長,有機會參加電氣考試。我決心努力打拚,可是,就在這時,我的健康出了問題,未來也蒙上了陰影。

當時,食物緊缺、配給不足。很長一段時間,我和同學們只能靠植物的種子來補充營養。由於吃不飽飯,我患上了結腸炎、大腸激躁症、便祕、痔瘡。病痛讓我難以坐下,不論吃飯或學習,我都只能站著。

後來我又被診斷出汗腺瘤。這是橙劑引發的一種皮膚病,讓人非常難受。

禍不單行。出人意料的事發生了,儘管我表現優秀,我的畢業論文竟然被拒。後來我發現,我成了兩名教師政治角鬥的犧牲品。我因此未能畢業。沮喪又茫然,我離開學校,找到一份工作。

1984年,我結了婚。我的幾個孩子都沒有出現橙劑併發症,這樣的好運實在少有。做了20年卑微的工作後,我退休了。我們依靠可憐的積蓄勉強度日。一年後,政府發布新政策,退休員工也可享有每月津貼,可是,我卻與此無緣。形勢所迫,我又當起了機械工程師。

為了補貼家用,我開始製作和加工紅茶,打算出口。這本是個成功率很高的商機,我為之投入了大筆資金。然而,中東戰爭的爆發,使得向海外出口茶葉的機會變得渺茫。我的夢想破滅,生意慘澹。

退休後,Nguyen Van Bai重返工作崗位。(新唐人電視台)

情況更糟了

儘管健康狀況不佳,我總算能夠在社會上立足,生活相對穩定。可是,就在這當口兒,關節炎和神經痛又纏住了我。我的關節疼痛腫脹,我只好辭職。我甚至不能抬手或轉頭,從床上起身也相當吃力,全身像散了架子。我不知道還有哪些新的症狀會冒出來,橙劑的傷害似乎一直不停。

醫生為我開了止痛藥,這引起了嚴重的胃痛。其它藥物讓我噁心。因為呼吸道感染,我整夜咳嗽。不僅如此,結膜炎導致我的視力模糊,皮炎也來作怪。從此,更糟的事情接連發生。

有一次在幹活時,一根大鐵管子砸到我的頭上,我當即抽搐發作。此後,我時常抽搐,口吐白沫。我又感染了乙型肝炎,必須服用昂貴的藥品。過了一段時間,我發現藥物不起作用,便停止服用。

這時,我的肝部長了一個小腫瘤。我還患上嚴重的牛皮癬,皮膚病變遍布全身,又癢又痛,無藥可治。唯一的辦法就是用激光燒掉病變的部分。

絕望之下,我轉而嘗試中藥。雖然它有一些療效,但不能完全讓我恢復健康。家裡的藥罐子每天都煎熬中草藥,治療費力且漫漫無期。

眼看一種又一種治療方法失敗,我從心懷希望到絕望,再到徹底無助。看起來,沒有哪個醫生或什麼藥可以把我治好。我身上有太多的病,似乎沒有救了。於是,我放棄了擁有健康的念頭。經過了這麼多年的掙扎和痛苦,還是看不到解脫的希望。我覺得,活著失去了意義。

奇蹟出現

閒暇時,我每天都去附近的公園,看到一位老人在那裡煉氣功。我就模仿他的動作練習,心想這可能會對健康有好處。

有一天,我注意到,這位老人煉功的動作很不同。他在地上靜坐,雙腿盤起。我上前詢問,他告訴我,這套功法的效力最強大,是中國古老的精神修煉法——法輪大法的一部分。他說,如果我學煉,肯定會受益的。

這位老者有著特殊之處,和他一起煉功的那組人散發出特別的能量,我決定試一試。他們向我演示了五套功法——四套動功和一套靜功。從那以後,我就開始自己煉了。

由於關節的毛病,在煉功時,我有時感到疼痛,有的動作不易完成。但是我每天都堅持煉。

Nguyen Van Bai是一名越戰老兵,在戰爭期間受到了化學毒害,日後患上多種疾病。絕望之際,奇蹟降臨。(新唐人電視台)

除了功法動作以外,法輪大法還強調修煉人的心性,主要書籍《轉法輪》要求煉功人同化「真、善、忍」。我看書後,以大法的原則來指導自己的言行。我逐漸放棄了許多執著心,努力做一個好人,按照大法的教導修煉心性。

Nguyen Van Bai曾在越戰期間受到化學毒劑的侵害。修煉法輪功大法後,他奇跡般地恢復了健康。(Nguyen Van Bai提供)

我就這樣堅持著。六個月內,許多疾病慢慢地消失了。起初,我簡真不敢相信,因為我曾認為,我永遠都找不到解藥,這些病會伴我終生。

當我回想這一切,感激的淚水止不住地流。癲癇、結腸炎、呼吸道感染和關節炎都無影無蹤了。現在我想吃什麼、想喝什麼都行。肝臟上的腫瘤縮成一個小點,醫生幾乎找不到它了。

最大的奇蹟是:牛皮癬和皮膚感染幾乎全部不見了。我可以脫下襯衫、露出上半身,而這在以前是不敢想像的。

記得新年前,我打掃房屋時,看到了藥櫃。那裡面堆滿了西藥和草藥,藥品上覆蓋著一層灰塵。我把所有的藥都丟掉了,我再也不需要它們了。那真是神奇的一刻啊。

修煉法輪大法後,Nguyen Van Bai的牛皮癬和皮膚感染都消失了。(新唐人電視台)

感恩重生

我這一生過得並不容易。現在,我找到了心靈的寧靜,這比任何事物都更珍貴。我靠修理電器多掙些錢,我還和受傷的士兵們一起工作。我的三餐簡單,身體卻很強壯。

我加入了老兵文藝協會,是一名鍵盤手,經常表演。過去我體弱多病,根本無法參與這類活動。當我彈奏由法輪大法學員創作的歌曲時,感激的熱淚奪眶而出。

大法把我從疾病、痛苦、不幸中拯救出來,賜予我第二次機會。遇到如此美好機會的人並不太多。這種強有力的功法,在我身上展現了許多奇蹟,我親身體驗,仍覺難以置信。

我有一個真誠的願望:與正在受苦的人們分享法輪大法的深奧和奇妙。#

Nguyen Van Bai是一名鍵盤手,經常參與文藝表演。(新唐人電視台)

責任編輯:高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