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吉林榆樹法院製造43人冤案 最長刑期15年

據悉,2003年3月,榆樹市法院大門被人用汽油點著了。街頭巷尾人們紛紛議論開了:「有人敢燒法院,看來這冤情一定不淺。」「法院本來就夠『黑』了,這一煙熏火燎就更顯『黑』了。」(明慧網)
人氣: 90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11月05日訊】今年夏天,吉林榆樹市法院冤判黑龍江寶清縣法輪功學員寧廷雲,並非法庭審李香雲、郭淑學、任淑霞等三名法輪功學員,整個過程不到一小時就草草收場。

清晨6點剛過,法院門前的氣氛恐怖、緊張,警車、特警車、法官、便衣、法警及國保大隊警察全部出動。

庭審前法院不通知家屬,不告知律師。郭淑學和任淑霞家屬通過法院內部人打聽到消息後才前來旁聽。

當任淑霞的丈夫要進法庭時,國保大隊長趙文峰問他:「你咋來了?」任淑霞丈夫說:「聽說今天庭審任淑霞?我來打聽一下是否屬實。」那些人自覺理虧才同意他進去。

6月12日,清晨6點30分,在法庭上,當主審法官問四名法輪功學員還有什麼要說的時候,她們都回答道,信仰自由,無罪;綁架、關押、庭審都是違法的,是對修煉「真、善、忍」做好人者的迫害。

法官問李香雲:「你發放的資料都是哪來的?」李香雲答:「那不是發放,那是傳播向善的種子,我還沒等傳呢,就被你們綁架了。」

庭審中,公訴人和法官把郭淑學的名字都念成了「李淑學」,公訴人幾次出現了語無倫次的狀態。

每個法輪功學員的庭審時間只有10分鐘左右,法庭匆匆收場。

黑龍江寶清縣的寧廷雲是最後被宣判的,沒有家屬旁聽,她的代理律師也沒通知到場,她被冤判十個月。

據明慧網報導,從1999年截至目前為止,已有43名法輪功學員被榆樹法院冤判,最長刑期為15年,導致他們在監獄受盡酷刑折磨和非人的待遇。

榆樹法院每次開庭都如臨大敵,通往法院的各個路口、通道都站滿了警察,連樓頂都荷槍實彈站上了警察;法院常常清晨開庭,不讓律師介入,不讓家屬旁聽,誣判法輪功學員。

清晨五點開庭

2018年4月3日清晨五點鐘,法院就悄悄對寧廷雲進行非法庭審。

寧廷雲被帶到榆樹市法院第二審判庭。法院沒有通知辯其護律師和家屬。寧廷雲多次對審判長說:「我有律師。沒有律師在,我不開庭。」

審判長完全無視她的要求,只顧念假罪證。在整個庭審中,審判長不允許她說話,她一說話就被打斷。庭審過程大約只有十分鐘左右,就收場。

寧廷雲,今年60歲,黑龍江省寶清縣人。1998年她病入膏肓,中西藥都試過,未果。七旬的老母親給她端屎端尿,每分每秒她都在煎熬中。

後來,寧廷雲接觸到了法輪功,聽了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音後,心裡充滿了活下去的勇氣。她開始煉功,僅四天後,一身病痛全部消失。

寧廷雲(明慧網)

就榆樹法院清晨對寧廷雲開庭一事,北京律師黃漢中對大紀元記者說:「在我30多年的法官和律師經歷中,沒有碰見過早上5點就開庭的,應該來講在世界範圍內都是非常罕見的。法院開庭按照《憲法》規定必須公開審理,要有公眾能夠旁聽。5點開庭大家怎麼去旁聽?人為的障礙,不讓旁聽。」

黃漢中律師還介紹說,按照勞動法規定,政府機關沒有5點上班的。在中共的司法機關確實有所謂的從重、從快原則,但是都是延長到當天晚上10點,不會放在第二天早上。

榆樹法院對法輪功學員清晨開庭絕非個案,早在十多年前就有過先例。

2003年11月17日早晨五點多鐘,人們還在沉睡之中,街上行人稀少,榆樹市上百名警察對榆樹市法院周圍進行了嚴密布控。

之後,榆樹市公安局將苑俊峰等九名法輪功學員偷偷拉到當地影劇院,由長春市中級法院進行非法審判。

整個「審判」過程總共才十幾分鐘,除每人有一名不修煉的家屬外無其他旁聽者。法輪功學員被逼面壁而站,不准辯護。

庭審中,法官給法輪功學員強加罪名。當法輪功學員李林揭露警察違法行為時,警察卡住其咽喉不讓出聲。趙繼生抗議時,遭到警察電棍電擊。

最後九名法輪功學員全部被冤判:苑俊豐11年、楊春光10年、王士芹8年、曹振國8年、陸樹林6年、胡喜勤6年、李林4年、趙繼生4年、馮立軍3年。

前副院長誤判十多人

從2003年至2006年,僅榆樹法院就非法誣判法輪功學員十幾人。其中主要責任人是法院前副院長尹成華。

尹成華(明慧網)

在尹成華的指使下,榆樹法院多次誣判法輪功學員,其中誣判刑期從3年至12年不等。

從2007至2009,榆樹法院冤判了七名法輪功學員,其中主要責任人是法院前副院長尹成華及時任刑事庭副庭長申家超(現任審判員)。

申家超(明慧網)

2007年1月,泗河鎮呂先鋒被非法判刑四年

2008年,王續芳、陸桂榮、高豔霞、范秀珍被非法判刑三年、四年。

2009年初,泗河鎮李滿庭冤判五年。

2009年月,泗河鎮劉淑春冤判三年六個月

遭冤判三年半 朱海山含冤離世

2010年7月23日,朱海山、楊信到四河鎮講法輪功真相,被當地派出所伙同國保大隊綁架到看守所迫害。

11月23日,榆樹市法院對兩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審判長正是申家超。由法院指定的律師為朱海山、楊信做所謂的「有罪辯護」。兩人的家屬曾請了北京的律師,但被法院拒絕介入。

申家超逼迫楊信、朱海山承認自己有罪。朱海山說:「我們是在做好人,做好事,沒有犯罪。」最後申家超宣布休庭,等候宣判。

在不到半個小時的庭審過程中,法庭內外警察與警車林立,戒備森嚴。

2010年12月30日,榆樹法院冤判朱海山三年半。

朱海山被關押在四平石嶺監獄,因堅守對「真、善、忍」的信仰,遭監獄惡警酷刑摧殘。他遭受到迫害的方式如打嘴巴、坐小板凳、電棍電擊襠部等,導致滿口牙齒被打鬆動,全部掉光。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棍電擊。(明慧網)

從冤獄回家後,朱海山又遭到中共「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人員的騷擾,於2016年4月18日含冤離世,終年73歲。

母親遭冤判 女兒喊冤被綁架

2016年3月29日早上6點多,榆樹市法院前布滿多輛警車、特警、便衣,門前一條街被封鎖。那天年近60歲的榆樹市法輪功學員員劉淑豔被非法庭審。

法院前劉淑豔的一雙兒女手舉著寫滿字的白紙大聲為母親鳴冤。他們給母親請了北京律師,可是法院百般刁難,阻止律師接卷。女兒決定為媽媽辯護,法院不讓,還阻止兒女旁聽。

劉淑豔於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前的一身病痊癒。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她不放棄信仰,多年被迫害得流離失所。

2004年她被非法勞教一年,2009年被非法關進看守所,每天被打七八瓶不明藥物,臉、身體開始浮腫,噁心嘔吐,直到奄奄一息,才被放回家。因家裡常被騷擾,她又被迫離家。

劉淑豔的兒女舉著證明向法院抗議和向民眾揭謊。(明慧網)

榆樹市法院又於4月11日下午4點鐘開庭,宣判劉淑豔三年徒刑,劉淑豔的女兒小華手舉著冤字牌在法院門前喊冤時,被一群便衣警察拽進特警車。

法院門前的便衣和警車。(明慧網)

 榆樹市公檢法司人員的厄運

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榆樹市參與迫害的政府官員不斷惡運隨行。有的命歸黄泉、家破人亡;有的病魔缠身;有的在車禍中受傷;有的殃及親人等等,見以下數例。

榆樹市委書記馬玉倫、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徐鳳山於2005年等被「雙規」,後被逮捕。徐鳳山被判死緩,兒子被判死刑。

2005年10月10日,榆樹市政府召開會議,議定對法輪功進行新一輪迫害。馬玉倫親自布置,市長、副市長親自上陣,幾名主要官員各包(迫害)一名法輪功學員。10月11日,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正陽派出所一天內就綁架了8名法輪功學員。

2012年6月30日,吉林省榆樹市吉海賓館傳出新聞,公安局副局長兼行政執法局局長寧延生的兒子在賓館房間裡突然死亡。局長兒子才26歲。

曾在2006年以前任榆樹市公安局法制科科長。法制科與國保大隊互相勾結,不遺餘力地迫害法輪功。截至2006年,榆樹這個小小的縣級市據不完全統計就有268人次法輪功學員被勞教。

方雲海,50多歲,榆樹市法院副院長,株連親人死亡。

他曾在榆樹「610」任職,幾次在電視上誣衊法輪功。在任副院長期間,榆樹法院多次冤判法輪功學員,其中經方雲海負責的至少有兩起。

2010年過大年,方雲海的兒子和朋友去廣西旅遊,死在南寧一個旅店,年僅31歲。

柴玉峰:男,42歲,榆樹市檢察院副檢察長兼反貪局局長。榆樹市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多半都是他一手經辦、簽字、批捕。

他於2008年6月8日(皇曆端午節)死於晚期肺癌。

樹市育民鄉 「610」負責人邵奇,曾經將法輪功學員姜玉蘭強行綁架到長春洗腦班,在洗腦班不收的情況下,託人強行往裡送人。

2005年8月末,邵奇突然死亡。

榆樹劉家鎮「610」綜治辦的負責人周德存,曾幾次騷擾、綁架本地法輪功學員,致使法輪功學員流離失所。法輪功學員張鳳軍三次被非法勞教,都是周德存帶領派出所警察綁架而造成的。

他於2014年底死於癌症。#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11-08 8: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