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目擊騎車人喪生 多倫多女子不敢再騎車

自2016年至今至少100名行人和騎車車在多倫多的街道上喪生。(pixabay)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6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王蘭編譯報導)很多多倫多居民都喜歡騎自行車上班,即鍛練了身體又避免了擁擠的交通,但多倫多街頭不時發生騎車人被車撞事故,令很多人改變了自己的這樣喜好。

林賽威廉姆斯(Lindsay Williams)星期二下午在聖喬治街(St.George St.)附近的布魯爾街(Bloor St)北側騎自行車向西行駛,當她在東南角紅燈處停下時,看見一輛卡車撞上了一名騎車人。

她立即​​跑上前,看看能否幫忙,但為時已晚,58歲的Dalia Chako當場喪生。

「我很害怕,我甚至沒有再次騎上自行車,」威廉姆斯對《星報》說,他是一名社區外聯工作者,她騎自行車上班並在城市周圍工作。

她那天一路在自行車道上推車走,從那以後一直乘坐公共汽車TTC,不知道她什麼時候能鼓起足夠的勇氣再次騎上自行車。威廉姆斯表示,喪生的那名女子似乎是在自行車道上騎行,戴著頭盔。即使這樣也沒能保證安全。

「你認為你很安全,而且你想保護自己,但我仍然看著她死去,」她說。「你會想,無論你怎麼小心,隨時都會被汽車撞上。」

在過去的15年中,威廉姆斯一年四季都騎自行車,她經歷過被碰撞和幾乎被車撞倒。上週,一名司機在Bloor St.和Dufferin St.附近右轉,撞上她,司機從車裡走出來,調整了被撞彎的後視鏡,繼續開車,甚至沒有問她是否受傷。

她說,除非把自行車道和車道用混凝土塊或水泥桿隔開,否則汽車「總是駛入自行車道」。

「這讓你覺得根本沒安全感,」她說。

這個情緒在其他騎車者中非常普遍,而不僅僅是因為最近城市街道上發生的一些傷亡事件。

幾十名騎車人對《星報》說,騎車時感到不安全,還有幾個騎自行車的人放棄了騎車。

為了更安全,一些汽車人改變了騎車方式,即使花費更長時間也改變了路線。

多倫多於2016年6月啟動了耗資9,000萬美的零傷亡(Vision Zero)計畫,旨在讓行人和騎自行車者更安全,但從那時至今幾乎有100人死亡。

前首席城市規劃師凱斯瑪特(Jennifer Keesmaat)呼籲該市宣布進入緊急狀態,立即採取行動降低汽車速度限制。

多倫多大學城市規劃研究員佛羅里達(Richard Florida)教授稱多倫多的街道為「殺戮地」,並指出該城市2016年行人死亡人數為1.6/100,000人,比芝加哥,西雅圖,舊金山,波士頓,華盛頓特區,波特蘭,匹茲堡,克利夫蘭和水牛城都糟糕。

建議措施

基於專家建議、維權者的意見和其他城市的做法,想盡快改變現狀,多倫多可採取諸多措施。

推廣LPI交通信號

「行人優先區間」 (Leading Pedestrian Intervals,簡稱LPI)是美國紐約在大力推廣的一種交通信號。通過讓行人優先幾秒鐘過馬路,以使行人更易被司機看到,從而避免碰撞事故。

多倫多正計劃適當增加LPI。相比之下,紐約自2014年以來已經新增了2,200多個,使LPIs遍布該市20%的交叉路口。

紐約市交通局2016年對104個交叉路口的研究發現,安裝了LPI的交叉路口,行人和單車族傷亡人數驟降了近40%。

司機降速

研究發現,車輛的速度越快,行人或單車族的在事故中傷亡的風險越高,老年人尤為突出。依據ProPublica的數據,被時速65公里的車輛撞上,70歲老人的死亡機率是30歲年輕人的兩倍。

在交通運輸理論看來,限速不是唯一解決問題的辦法,人們更可能遵循其他提示,所以限速、執法和道路重新設計並行,是最佳的解決方案。

加強執法

Global News去年的一項調查稱,自2013年以來多倫多警方開出的交通罰單急劇下降。去年的罰單總數驟減至2011年的約50%。交警發言人曾經表示,原因之一是“從數量到追求質量”的轉變。

行人安全倡導人士直指,罰單下降與行人死亡人數攀升不謀而合。他們認為,這導致司機在交叉路口闖紅燈、駛過擁擠的行人、開車分神等不當行為,在多倫多激增。

改善道路設計

近日在多市公共工程和基礎設施委員會(PWIC)的一個會議上,一名資深市政交通工作人員向市議員們提出,改善道路設計是促使司機減速的最有效方法。

許多城市已經在快速推行這一舉措。卡爾加里在交叉路口以混凝土路障迫使車輛緩速,並縮短行人穿越馬路的距離。溫尼伯一直在試行可快速安裝路障,以分隔出自行車道。還有許多地方,以簡單的柱子迫使司機轉彎時減速。

迄今為止,多倫多的道路安全計劃主要依靠道路標牌和路面油漆標誌。多市交通服務部門主管蓋瑞(Barbara Gray)表示,將在一些交叉路口展開快速可行的設計變更。

責任編輯:嚴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