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仰岳:共產黨如何干擾美國的對華政策

——從美亞雜誌事件說起

中國問題專家顧貝克教授(Anthony Kubek)的著作《美亞報告——中國災難之線索序文》。

人氣: 270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6月18日訊】全自由世界均已認為中國大陸陷於共黨是現代唯一的最大悲劇,韓國與越南悲慘的戰爭導因於亞洲這心臟地區為共黨所奪,過去二十年遠東地區其它地方的一切問題也肇因於中共這一禍患。美國與其它自由世界的國度對於他們所犯的錯誤已付出極為慘痛的代價。二戰英雄麥克阿瑟將軍總結的形容這一切是上世紀美國外交上最嚴重的錯誤。

根據中國問題專家顧貝克教授(Anthony Kubek)的著作《美亞報告——中國災難之線索序文》,《美亞雜誌》是前蘇俄祕密在美國建立的外圍組織之一,而美亞雜誌事件起因為當時任職於美國戰略情報局的一位分析人員發現雜誌上刊登的一篇文章和他在1944年寫的一篇報告幾乎一樣,所以戰略情報局便立刻與FBI進行了調查。之後在雜誌社內發現了一千兩百件極機密至密級的政府文件。

在FBI動員75名人力歷經了三個多月的明查暗訪最後拘捕了6名嫌疑人,經調查結果這事件是涉及到蘇俄在美國的間諜活動及對中共奪取中國政權的布局的重大案件。然而在訴訟的過程中美國政府方面卻是出現了一連串不可思議的錯誤首先是陪審團在起訴過程中「意外」的改選。起訴嫌疑人的法條避去了間諜法,檢察官的報告避開了嫌疑人與共黨的關係。

在訴訟過程中居然需要杜魯門總統的命令督促,而檢察官居然與被告律師私自交易,約定被告當庭認罪後由法官作「象徵性」的輕罰後草草結案。

這一連串的狀況反應出了當時國際共黨勢力已遍部美國的真實現象,結案後由當時的中國問題專家、達拉斯大學歷史學系主任顧貝克教授Anthony Kubek為首的團隊編輯成報告書並於1970年2月編印公布,題名為《美亞報告——中國災難的線索》,而顧貝克教授又擷取重點精華十餘萬字編成《美亞報告——中國災難之線索序文》發表,由當時的中國時報社翻譯並於1970年3月15日在台灣出版。

中國問題專家顧貝克教授(Anthony Kubek)。

顧貝克教授編寫的《美亞報告——中國災難之線索序文》區分三部分,內容包含了整部美亞報告的精華,也完整的說明了前蘇俄侵略中國,扶植中共坐大及美國對華政策失誤,最後造成中共占領中國的一切。尤其是在媒體及輿論上的精心安排,期望自由世界的人們對共黨的手段有清楚的認識,因而完成此書。

之後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長梁敬錞教授為此書作了一段序,他說道:我們在美亞雜誌事件結束二十五年後才得以看到這批史料雖感覺過遲,但是如果中美朝野人士能將這批史料研讀,推因究果,記取教訓,則曲突徙薪,亡羊補牢,尚非無所補益。

梁敬錞教授指出了幾個國際共黨成員在美國建立的外圍組織:

1. 遠東民主政策委員會Committee for a  Democratic Far Eastern Policy

2. 太平洋關係學會(Institute of the Pacific Relations,lPR

3. 美亞雜誌(Amerasia

4. 援華公會(The China Aid Council)

5. 今日中國(China Today)

6. 美蘇學會(American-Russian Institude)

7. 工聯新聞The Allid Labour News)

8. 中國人民之友(Friend of the Chinese People)

這8個機構都受美共政治局的領導與管理,而美共政治局又受命於莫斯科的第三國際,他們彼此配合、標榜、烘托,頗能起到互相連鎖劫持的效用,所以美亞雜誌絕非孤立的事件。

的確,當年共產國際在美國設立的組織機構干擾並影響了美國政府的對華政策使其在關鍵的時刻拋棄了中華民國親近了共黨,讓中共得以奪取政權。就如同大紀元社論《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提及的:

邪靈的目標是要進入中國。蘇俄不過相當於一個跳板……

在《美亞報告——中國災難之線索序文》一書中這樣寫道

「在二次世界大戰中期日軍偷襲珍珠港讓美國捲入了這場戰爭,這時美國需要蔣中正領導的中國共同對抗日本,並能成為亞洲在戰後穩定的原動力。但是這一目標卻和史達林與毛澤東相反,他們清楚的認知到只要蔣中正在的一天,他們赤化中國的目標將永遠不會實現,所以蘇俄開始擴大反對中華民國即蔣中正的宣傳,他們利用所有的盟國在中國歷史上最危急的關頭給了其最壞的輿論。

在美國方面,美國共黨及其同路人開始呼籲指責國民黨並讚美毛澤東是「土地改革者」。這時很多美國人甚至是黨內當政的領袖都成了蘇維埃化的犧牲者,但是他們都小心的偽裝。

史諾在1937年至1938年出版的《中國陞起的紅星》成了欺騙美國主流及反國民黨的宣傳。之後有羅辛吉的《中國的危機》,佛爾曼的《紅色中國的報導》,史坦恩的《紅色中國的挑戰》,拉鐵摩爾《亞洲影響力的解決方案》,懷特的《中國的春雷》,艾普斯坦的《未完成的中國革命》不斷出現在美國社會,是當時美國人最熟悉的筆調,然而在報章雜誌上很少看到支持國民黨的文章。從中日戰爭爆發到國民政府於1949年撤離大陸的十多年間美國有二十多本書報導共產主義,然而支持蔣中正的相關書籍卻不到十本。

在此潮流下自1942年後美國政府的華政策漸漸的轉變了,當時作為中印緬戰區參謀長的史迪威將軍及其主要參謀戴維斯便缺乏對中共的認識,而在華府的所謂「中國通」政客不斷利用史迪威作為前鋒,嚴厲的一直批評國民黨員無能,貪污,甚至叛國,另一方面同情毛澤東的黨徒稱其為「民主的進步改革者」,這真是種諷刺,實在是日後悲劇產生的根源。」

就是在這種輿論的影響下使得大多數的美國人不了解共黨邪惡的本質,當時最後一任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在1954年離開中國後的報告這樣寫著

「我們美國人只看到中共(表現出的)好的一面,但是卻未留意其專橫、頑固、欺騙,不顧人性和承襲獨裁制度的惡性,我們只記得共黨所謂的進步、民主、自由……等目標,和它們指責資產階級、反動分子、帝國主義,一如它們想要我們所做的!因此我們無法逃避這一大災禍的一部分責任,中國大陸的喪失不僅是中國的災禍,也是美國與全世界的災禍。」

顧貝克教授出版序文時表示:希望藉此著作能讓企圖與中共建交的尼克森政府作為警惕!當時密西西比州參議員伊斯蘭特也提到:重提美亞雜誌事件對於大家都是一個教訓,尤其是對政府中人,不管是否在外交界服務,都必須從過去的錯誤中學習並得到益處。

美亞雜誌事件到今日已經超過了半世紀之久,這期間共黨在全世界造成了一億人以上的非正常死亡,對社會各界的滲透也是變本加厲的一直持續著,現在的我們是否能記取當年的歷史教訓呢?#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6-18 4: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