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是什麼改變了這些人的生活?

反迫害19週年 法輪功學員國會山莊大煉功

2018年6月20日,來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DC美國國會前集體煉功。(戴兵/大紀元)
人氣: 329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6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周慧心華盛頓DC採訪報導)6月20日早上9點,美國首都華盛頓DC,一個主題為「解體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的大型遊行集會即將開始。近萬名來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正在美國國會西邊草坪上集體煉功。

藍天白雲下,法輪功學員們在草地上打坐煉功,黃色的T恤在陽光下發出耀眼的光芒,柔和舒緩的煉功音樂在空中飄揚。路人被這祥和的一幕所吸引,時而上前詢問,時而舉起相機,拍下這動人的一幕。

這些法輪功學員來自北美、歐洲、亞洲多個國家,他們擁有不同的膚色,講述著不同的語言,每個人身後都有不同的故事。唯一相同的是,他們都是法輪功學員,他們匯聚在華盛頓,希望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停止發生在中國的迫害。今天,他們來到美國國會前的草坪上集體煉功,向人們展示這種平和的功法。

2018年6月20日,來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DC美國國會前集體煉功。(李莎/大紀元)
2018年6月20日,來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DC美國國會前集體煉功。(李莎/大紀元)
2018年6月20日,來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DC美國國會前集體煉功。(李莎/大紀元)
2018年6月20日,來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DC美國國會前集體煉功。(戴兵/大紀元)
2018年6月20日,來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DC美國國會前集體煉功。(戴兵/大紀元)
2018年6月20日,來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DC美國國會前集體煉功。。(戴兵/大紀元)
2018年6月20日,來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DC美國國會前集體煉功。(戴兵/大紀元)
2018年6月20日,來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DC美國國會前集體煉功。(戴兵/大紀元)
2018年6月20日,來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DC美國國會前集體煉功。(李莎/大紀元)
2018年6月20日,來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DC美國國會前集體煉功。(李莎/大紀元)

二十多年的宿疾好了

今年50歲的陳鳳玲是廣東台山人,她1987年移民到美國。陳鳳玲告訴記者,她的身體一直不好。甲狀腺腫大,腎臟、膀胱都有囊腫,「我生完小孩,盆骨受傷,腿很冷,膝很冷,頸椎一受到涼風就很痛。夏天也穿很多衣服,每個人看我都說我不正常。」

陳鳳玲還患有憂鬱症,吃藥就水腫,胃口也受影響。家裡滿桌子好吃的東西,她看見就想吐,吃不下去,每一餐她只能勉強吃兩湯匙的白飯,這種情況持續了二十年。

2017年8月,經醫生介紹,陳鳳玲開始修煉法輪功,一天晚上她煉完功回家,躺在床上就睡著了。「我很多年沒有睡得這麼香、這麼沉了。」陳鳳玲說:「大約10點多,孩子放學回家,叫了我20多聲才把我叫醒。」

醒來後她馬上起來給孩子做飯,忘記自己還穿著短袖、短褲,孩子一把拽住她說:「媽媽您這是怎麼了?我從出生都沒有看到您穿過短袖衣服,即使在夏天也沒有。」陳鳳玲回答說:「媽媽煉法輪功好了。」

當晚,飯菜煮好後,陳鳳玲與孩子共進晚餐,陳鳳玲不知不覺竟然吃了兩碗飯菜。孩子興奮地說:「媽媽真的好了!」

陳鳳玲說:「如果沒有張醫生告訴我法輪功,我不可能得法。因為以前有人講到法輪功,都是很反對的。我修煉後家庭氣氛變得很平和。以前常跟我先生鬥氣,現在不會了,以前的心情經常不好,現在也不會了。大法真的好可貴、高尚。我真的很感恩師父。」

電腦工程師:心靈得以淨化

Scott Chinn是一位電腦軟件工程師,今年48歲,他出生在美國加州,目前在紐約工作。

他對記者表示,他年輕時不信有神,而是相信科學,但是上大學時卻被情所困。「我經常被感情所困擾,讓我倍感壓力,感到非常痛苦。所以我開始尋找答案,為什麼我不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緒?」

Scott發現,科學無法解開他的疑惑,無法解釋人生命的意義,他開始閱讀一些精神方面的書籍,但這些書有很多互相矛盾、講不通的地方。

1999年,通過朋友的介紹,他開始閱讀法輪功的書籍,「當我看《轉法輪》時,我被說服了。書中講了很多高層次中的理。我開始明白自己內心痛苦的根源,比如男女之間的關係、妒忌心等。」

Scott說,「在得法之前,我非常焦慮,也因自己控制不了的事情而感到十分大的壓力,例如人際關係、家庭矛盾、自己的工作。經常問自己:『我為什麼在人生中會經歷這麼多情緒的起伏?為什麼自己不能知足、幸福?』」

「可現在我的心態完全轉變了,在得法後的十九年中,我的生活變得更加快樂。在生活中,在與朋友、家庭成員相處中,我會用在大法中學到的理來處理不同人際關係。我有兩個孩子,我也讓孩子們學會這些人生道理。在這十九年中,我沒有生過病,我感到自己身心都非常健康。我非常感恩師父,讓我明瞭生命的意義。」

Scott曾經為情所困,想了解人來在世間的原因,以及生命的意義。科學、宗教都無法解開他的疑惑。1999年,法輪大法終於解開了他所有的疑惑,從此人生變得光明。(Bowen Xiao/大紀元)

法國和尚:大法讓他找到人生真諦

39歲的Visuddha來自法國,從2012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他說,修煉法輪大法是非常美好的經歷。

Visuddha說,在他成長過程中,他一直感覺人生缺少什麼。他曾經學習法律專業,後來又成為一名騎馬師,但是這些都不能讓他感到滿足,所以他一直試圖尋找一種提升精神的途徑,而且嘗試過不同的宗教和修煉。

他說,曾經是個虔誠的佛教徒,並且親自到緬甸的寺院出家,做了三年的和尚。但即使是這樣,他仍然感覺不滿足。一個很要好的法國朋友要他回法國,他說「他發現了一個非常棒的東西,要和我分享」。於是Visuddha回到法國,學了一天功,讀了一天法,就決定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他說,雖然他讀了很多佛教的經文,但是直到他讀了《轉法輪》,他才好像恍然大悟,真正了解他以前讀的佛教經文的意義,而且越修煉越覺得美妙,就「好像一塊拼圖,一小塊、一小塊的,然後拼在一起,就成為一個大的圖像」。

他說,他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法輪大法有多麼美好,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感激,他形容說:「真善忍就像是從我心底唱出的歌。」他還說,與大法弟子一起相處時,讓他非常快樂,因為這裡就像是一個親密無間的大家庭。

2018年6月20日,來自法國Visuddha在華盛頓DC美國國會前參加集體煉功。(周慧心/大紀元)

張醫生:從癱瘓邊緣走向健康

今年46歲的張桂英是一位西醫。由於從小就體弱多病,她從初中開始就練各種氣功、武術、瑜珈。可是禍不單行,在練瑜珈時,頸椎不慎受到嚴重損傷,被診斷為脊髓型頸椎病。

上大學後,頸椎發病的頻率增加。張桂英對大紀元記者說:「嚴重時,不能走路,不能寫字,不能吃飯,也不能見光。我躺在床上,當時宿舍裡是上下鋪,圍了一個簾子遮住光線。不能吃飯,只能喝一點水、喝一點很酸的東西,就是維持。」

因為她損傷的位置非常高,被告知沒有機會做手術,也沒有特別有效的治療方法。以後可能因為大笑或者疲勞,就造成高位截癱。

正在張桂英處於絕望的邊緣時,她的同學給她介紹了法輪大法。那天她的頸椎病又發作了,躺在床上,四肢無力。她的男友把她背到了煉功點,並站在她身邊防止她摔倒。雖然手腳都像棉花一樣無力,但她還是堅持煉功。

「當我煉到第三套功法時,就有一股白白的、溫溫的、像奶酪一樣的物質從頭頂上灌到腳下。在那一瞬間我什麼噁心呀、站不住呀、疼痛呀,什麼症狀都沒有了。真的是非常的輕鬆,就是那種妙不可言,就是這種感覺。一瞬間,就是一瞬間,什麼東西都沒有了,什麼不舒服的感覺都沒有了。」

她說:「從那天以後,我的頸椎病就好了,三天,就三天,醫學上解決不了的這個難題就解決了。」畢業後,張桂英做了內科醫生,經常值夜班,非常忙碌,有同事因為過勞而暈倒,但是她一直都很健康,頸椎病也沒有再犯。#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8-06-20 10: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