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毒奶粉案當事人:為女兒坐牢 願再賠上十年

毒奶粉爆發前,郭利父女照片。(微信號「不萬能氣泡」)

人氣: 470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6月19日訊】10年前,三聚氰胺毒奶粉案的當事人郭利曾經是年收入百萬的同聲傳譯和談判師。但在毒奶粉案發後,他因堅持維權反被構陷「敲詐」入獄5年,在他堅持申訴下去年被改判無罪。

然而當翻案後,妻子已改嫁,女兒與之形同陌路,但一無所有的郭利決定拖著病軀再賠上10年,依法爭取國家賠償,並把肇事企業和個人繩之以法。

郭利近日接受了微信號「不萬能氣泡」(前《南方都市報》記者吳珊)的採訪, 講述了過去10年來的心路歷程。

前妻

郭利的前妻在2009年7月15日,也就是郭利被捕前一週,曾在脅迫下寫下聲明稱:反對郭利的做法,並堅決不參與此事,甚至稱「女兒目前身體狀況良好」。

前妻出具的這份聲明成為企業用來做實和追究郭的刑事責任的部分證據。

而郭入獄和出獄後前後10年都沒見過前妻,見孩子都是她的代養人領著見,但翻案後的一年多都沒有見過孩子了。在翻案前,有幾次他能感覺到前妻家害怕地說不出話來。

對於女兒對自己的不理解,他跟在女兒身邊的人講:「就告訴她,爸爸就是這樣的,以後你大了你了解了,你諒解也好不諒解也好都無所謂,但是爸爸現在必須這樣做,必須要站出來問毒奶粉廠家為什麼你要生產毒奶粉,這就是你爸爸的特點。」

獄中遭遇

郭利說,他在獄裡一直被隔離監管,周邊的人都不許跟他說話。到後來,他感覺好多功能喪失了,有點語失,手寫字也有問題。

郭表示,在獄中一直給孩子寫信,但開始信是寄不出去的,寫多了更寄不出去。但他仍想寫點什麼,留下點紀念給女兒,以後讓她知道在這個期間爸爸在做什麼。

獄中郭利曾經畫了一幅和女兒牽手前行的畫。(微信號「不萬能氣泡」)

獄中郭利曾經畫了一幅和女兒牽手前行的畫,用其表現自己的內心世界,「一旦我有了自由,即便我一無所有,我也會帶著女兒在這個維權路上手拉手繼續走下去。」

「我把這幅畫印在了我的訴訟材料裡,也藉此來告誡自己,維權之路不容易走,特別是人命關天的事,它可能會是一條不歸路,我只有堅持抱著不歸的態度走下去,才能走到通向真理的終點。」

「為了孩子我必須站出來,甚至付出生命」

郭利說,據代養人的描述,他的女兒時常有頭昏、暈倒,不能上體育課的現象。他也問過其他吃過毒奶粉的孩子的家長,暈倒和抽搐是食用三聚氰胺後的典型症狀之一,這可能涉及到營養不良症及神經系統的問題。

郭利說,自己只是其中一個受害者,自己的孩子不幸吃到了,甚至僥倖一點她可能吃得比別人少一點。除了三鹿奶粉,當年出事登報的是22家毒奶粉企業,幾乎全部都有問題,當年是這樣的。

郭利說:「三聚氰氨毒奶粉對嬰幼兒的影響從頭到腳、從裡到外是無法用腎結石幾個字來代替的,它不會因為郭利的出現或者消失這件事情就沒有了。」

郭利說:「我要尊嚴,不願意恥辱地活著,為了孩子我必須站出來,甚至付出生命。」

後遺症

郭利說:「作為一個父親,環境這麼惡劣,吃的東西不行,空氣聞著哮喘,我可能是唯一一個能在這裡給孩子做點事的人,我做了一個父親非常難但是應該做的事情,給社會提了醒,敲了警鐘。」

出獄後他的認知能力明顯下降,會莫名摔倒,可能是神經系統受到損傷,內分泌和肝臟都有問題。在監獄環境惡劣,身體的問題主要是在監獄中導致的,他現在拿著手杖就是避免摔跤。他的腿和腰都有問題,提不了重物。

對於自己所做的事情郭利沒有機會跟孩子講,他說,除了怕她逆反,見面時也不能講,「一個小時,一說她姥姥就把她拉走了,我跟她交流一直邊上有人,擔心我說什麼,孩子有可能就離開他們了。」

但是他表示,只有自己堅持做下去,做徹底,自己才有資格,等她長大後把媒體報導和視頻給她看。他相信女兒知道之後還是會改變的。

再生的郭利

郭利表示,經歷了這些事,他現在是重生的再生的郭利,不是原來的那個郭利了。

他說:「在沒有這個經歷之前,我是一個非常平凡的人,雖然我當初能進出使館、能到部委,我仍然認為我是一個平凡的人,甚至是無知的人。但是當我經過了這場煉獄就不一樣了。」#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8-06-19 6: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