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四29周年 天安門母親發公開信要求平反

六四29週年前夕,六四事件的死難者家屬「天安門母親」給習近平當局發公開信。湖南維權人士拍照片紀念六四,結果遭警方約談。圖為2014年6月4日晚,香港18萬市民參加悼念「六四」。(文翰林/大紀元)
人氣: 347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6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採訪報導)六四29週年前夕,「天安門母親」給北京當局發公開信,要求平反六四。另外,大陸維權人士拍照片紀念六四,結果遭警方約談,至今情況不明。

天安門母親」的公開信

6月1日,六「天安門母親」向習近平發公開信,要求重新評價六四事件,並堅持「真相」、「賠償」、「問責」三項訴求。

公開信說:「1989 年那個不平靜的夏天,北京天安門廣場槍聲及坦克履帶的隆隆聲,打破了所有人的夢想,民眾反官倒、反腐敗、對民主自由的訴求,竟然換來了一場血雨腥風。」

然而這場浩劫造成的人間悲劇,29年來歷屆政府從沒有人向家屬問候一聲,沒有人說聲對不起,震驚世界的大屠殺好像從來就沒有發生過。「人命關天卻若無其事,我們深切感受到當局的麻木和冷酷。人間的苦冷冷到心裡、冷到骨髓。」

簽署人之一、「天安門母親」張先玲對大紀元表示,此前「天安門母親」們用各種各樣形式發聲都得不到回應,現在新任領導上台了,「他(習近平)一直在提倡核心價值觀,就包括民主、法治、自由。他年紀也並不大,也了解六四的這種狀態。六四當時學生提出的口號就是要反貪污、反腐敗,有什麼不對呢?卻出動野戰軍鎮壓老百姓。所以就給習近平寫了一封信,希望他頭腦清醒些,能處理這件事。」

北京的四十多位「天安門母親」,2016年六四前,避過當局監控,在市內一家餐廳聚會。(圖:參與網)

公開信還披露,如今「天安門母親」已有51名家屬離世,當中有人經不住痛苦自縊身亡,不少人含屈而終,剩下的都已經是垂暮之年,且疾病纏身苦不堪言。「六四」這段歷史不僅成為禁區,「六四」難屬也成了被邊緣化的苦難群體,光顧他們的唯有公安和國安。一到每年重大敏感期,他們都被監控、監視居住或被旅遊。

張先玲表示,目前,她就被當局軟禁,電梯口一直有人監視她,主要是不讓她見記者。「往常六四當天,我們都會去萬安公墓祭典我們的親人,但是要坐它們(中共)的車,它們會看著我們、監視著。」

對於當局今年嚴厲打壓六四紀念活動,張先玲回應:當局目前方方面面都壓得很厲害,但是在國內的一些人心裡還是同情此事,在公開信中也要求當局開放談論六四的禁區。

「你要讓大家知道這個事情(六四),事實真相不可能會被掩蓋的,這種做法只能是掩耳盜鈴。目前的做法體現出當局的無能,一個人犯錯不敢承認,就是很卑鄙,作為一個國家,自欺欺人、掩耳盜鈴的手段是不管用的。」張先玲說。

 

湖南公民紀念六四被約談

在同一天,6月1日,湖南株洲維權人士陳思明對外發布了一張紀念六四的照片,隨即就被當地警方約談,要求他在6月10日之前不可離開株洲,在六四紀念日期間也不得有任何紀念活動。同他一起的湖南維權人士何家維目前也處於「危險」中。

湖南知情人袁先生告知大紀元記者上述情況,袁先生表示,陳在一個公園的坦克旁舉了紀念六四的牌子,當天當地派出所就找了他,「今天已經被當地派出所找過去了,到現在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袁先生表示,陳思明對這次警方的約談做好了進監獄的準備。「他有預感,昨天約談的時候就把行李也收好了,帶著的。」

但是截止目前,陳思明沒有向袁先生等熟識的朋友發消息,「就目前這麼緊張的形勢,我們也不知道他會面對什麼結果。」

 

 

袁先生還表示,今年當局對紀念六四活動打壓得很厲害,目前民間處於低潮期。他認為當局的這種做法很愚蠢,這將激發反彈力,社會上會湧現更多的異議人士,他相信「或者在某一天,彈到應有的位置,中共再施加作用時,就會受到反作用的傷害」。

去年六四紀念日當天,南京公民史庭福穿著寫有「勿忘六四」的文化衫,在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前對來來往往的民眾講述六四真相,當局隨後將他以「尋釁滋事」罪判刑1年。另外,許多網民採用轉發藏頭成語填空:八面威風、九死一生、六畜興旺、四面楚歌來紀念六四;還有網民在天安門廣場用左右手指亮出「六四」這兩個數字,湖南株洲8位年輕人用行為藝術擺出「六四」字樣。

袁先生說:「六四是民族的巨大創傷,持續這麼長時間,在官方媒體、文字中都隻字未提,在網絡上視為敏感詞。但是有良知的,了解真相的,都不會忘記那個時期的,逝去的那些學生和工人以及其他各行各業的受害者。」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06-02 10: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