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評《共產黨宣言》

凌曉輝:共產主義毀滅人類的宣言書(中)  

人氣: 99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02日訊】(接上篇

三、反人類 反自然的《宣言》

《宣言》正文的第一句是:「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這是將「恨」以鬥爭的形式植入被共產邪靈附體的共產黨員的意識之中,否定所有神、佛按照創世主的安排對人類一代又一代的呵護和救度,並詛咒人類的所有祖先。

為了實施毀滅人類的計劃,邪靈制定了一整套他們認為切實可行的方案,最為明顯的是讓人與傳統文化和神佛脫離,創造一套與傳統文化對立的共產黨文化。這種以「恨」建立起來的「黨文化」,著重破壞宇宙中孕育萬物的「道」,把「陰陽」完全對立起來,達到毀滅人類和世界萬物的目的。

《宣言》從始至終貫穿到底的就是渲染、激勵「仇恨」,號召「鬥爭」,將其當作解決所有問題和不滿的萬能鑰匙,而鬥爭的最後結局除了所謂無產階級勝利後繼續新的鬥爭外,就是同歸於盡的共同毀滅。「……一句話,壓迫者和被壓迫者,始終處於相互對立的地位,進行不斷的、有時隱蔽有時公開的鬥爭,而每一次鬥爭的結局是整個社會受到革命改造或者鬥爭的各階級同歸於盡。」[4]這就是共產邪靈熱衷的同歸於盡的「毀滅」。

刻意把人分成兩個陣營,利用他們之間存在的對事物不同角度的看法不同以及矛盾,將其渲染為階級的對立、不可調和的你死我活的鬥爭,用「恨」來撕裂社會。如《宣言》所寫:「……我們的時代,資產階級時代,卻有一個特點:它使階級對立簡單化了。整個社會日益分裂為兩大敵對的陣營,分裂為兩大相互直接對立的階級: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5]

根據「道家」原理,即使是相對的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他們也是相對存在、相互依存、並可以相互轉化的兩個方面,可是《宣言》更為極端的斷言:「……共產黨一分鐘也不忽略教育工人儘可能明確地意識到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的敵對的對立……」[6]

「道」是天地萬物的演化運行機制,也是人類、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自始至終的信念。認為道決定了事物「有」或「無」[7]、以及生物「生」或「死」的存在形式;從無到有、從有到無和周而復始的自然現象,是萬事萬物在道協同作用下所產生的結果;[8]之所謂「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西方世界的《聖經》也敘述了關於道就是上帝的意志:「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萬物是借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借著他造的。」[9]

無論是道家的陰陽學說,還是西方哲學的辯證法普遍認為:宇宙間所有事物皆有陰陽兩個屬性,他們相互依靠、相互制約、存有相互轉化的關係。而絕不是這兩個屬性完全對立、你死我活、相互鬥爭的關係。共產主義邪靈將「恨」陰險的通過《宣言》根植於宇宙萬物構成的最根本屬性中。邪靈清楚的知道,一旦這種構成了共產主義的「恨」起著主導作用之日,就是宇宙萬物和整個人類自我毀滅之時。

四、共產主義不是什麼「理論」和「學說」,就是「邪靈」

關於馬克思和恩格斯,被所謂無產階級吹到天上的導師,在哲學和思想上並無建樹,人們所稱的共產主義也根本就稱不上某種「理論」或「學說」,它更像是一種邪惡的「毒素」,毒害民眾。《宣言》是共產主義的代表作,讀過之後只會使人對世界產生一種莫名其妙的仇恨感,並欲將其毀滅而後快。

仲維光先生在《談尼采、叔本華及愛因斯坦思想》一文中有一段關於馬克思和恩格斯的評述:「……對於歐洲的這種宗教世俗化,也可說是世俗思想的經院化的傾向,在這裡我要特別強調,馬克思和恩格斯正是在這種傾向上繼承了黑格爾們的各種世俗的經院哲學的特徵,他們二人不僅沒有任何創新,而且也沒有能如黑格爾那樣建立了一個系統化的全面的教義。在哲學上他們至多不過拾了一點黑格爾的牙慧而已。如果就思想家的要求來說,馬克思至多不過是一個世俗化的牧師,還稱不上世俗神學家。他所作的,只不過是把這種經院化的哲學傾向、世俗化的神學傾向,簡單明確,並且響亮地運用到社會具體問題上,利用了歐洲及其社會所固有的那種千年信仰基督教而培養起來的狂熱習慣或者說傳統,利用了政教分離後文化及社會動盪為人們帶來的恐懼及不安定感,及末世感,來推進他們的世俗教義。」[10]

宗教的世俗化改變了宗教的本質,最終使宗教背離自己的神佛。這裡講的神學傾向的「世俗化教義」就是有邪靈附體的邪教。

五、《宣言》像「瘟疫」般傳播

這部《宣言》對人類社會的破壞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至少可以說,自它出籠之日起,一直代表著共產邪惡幽靈,強迫和欺騙了幾十億人向它發出邪惡的、跟隨其義無反顧下地獄的「毒誓」;同時無情的、從未間斷的毀滅著跟隨它的、以及它所到之處的人類。特別是後來的整個東歐,和作為神選定的中心之國的中國,近百年來幾十億人都被浸泡在紅色共產主義的瘟疫之中,其慘烈程度罄竹難書……由於篇幅所限在此暫不贅述。

在共產主義邪惡幽靈的精心策劃下,迄今為止,《宣言》已用200多種語言出版了1100多個版本,成為了傳播最廣的所謂「社會政治文獻」,也是有史以來傳播最廣的「邪惡宗教」。

就十九世紀來說,儘管共產主義運動並沒有像馬克思和恩格斯期望和預言的那樣蓬勃發展,但是共產主義的邪惡幽靈一刻都沒有放鬆尋找機會來對社會進行破壞,恩格斯在《1892年波蘭文版序言》中寫道:「近來《宣言》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成為測量歐洲大陸大工業發展的一種尺度。某一國家的大工業越發展,該國工人想要弄清他們作為工人階級在有產階級面前所處地位的願望也就愈強烈,工人中間的社會主義運動也就越擴大,對《宣言》的需求也就越增長。這樣,根據《宣言》用某國文字發行的份數,不僅可以相當準確地判斷該國工人運動的狀況,而且可以相當準確地判斷該國大工業發展的程度。」可以看出,恩格斯因《宣言》的廣泛傳播,破壞社會的工人運動的發展將愈演愈烈而興奮不已。

邪靈有步驟、有計劃的逐漸附體人類。恩格斯在《1888年英文版序言》中宣稱:「……以致去年在斯旺西,工聯的主席能夠用工聯的名義聲明說:『大陸社會主義對我們來說再不可怕了。』的確,《宣言》的原則在世界各國工人中間都已傳播得很廣了。」並聲稱:「現在,它無疑是全部社會主義文獻中傳播最廣和最具有國際性的著作,是從西伯利亞到加利福尼亞的千百萬工人公認的共同綱領。」

其實質是可想而知的,因為崇尚「暴力」是解決問題最有效手段的共產主義,所到之處無以例外都出現不同程度的戰爭、殺戮。使人與人之間充滿莫名的「仇恨」。民不聊生,人民無不生活在貧窮、苦難和恐懼之中。

《宣言》不只是教你怎樣運用「暴力」去破壞,而更為邪惡的是顛倒是非、混淆黑白,對參與破壞、幹壞事的人提供「合法性」理由的歪理邪說,使共產黨人幹起壞事來心安理得、理直氣壯、甚至可能會出現某種「神聖」感的幻覺,繼而一條道路走到黑,並為之「奮鬥終身」。

「去搶劫吧、去殺人吧、去把不是你的一切財富、權力和榮耀都據為己有吧!只要你信奉共產主義,一切就是你的了,這就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共產主義的『真理』。」這是惡魔撕心裂肺的吼叫,呼喚它的信徒們把共產主義的瘟疫撒向全世界的原始動力。

六、廢除家庭、宗教和傳統的人倫道德

家庭是組成社會的細胞,也是構成社會穩定的基本單位。

共產黨聲稱要消滅婚姻和家庭,《宣言》不僅公開承認將實行「公妻制」,反而說資產階級原來就是所謂的「公妻制」和賣淫,共產黨只是把它公開和公平化了,《宣言》中狡辯道:「人們至多只能責備共產黨人,說他們想用正式的、公開的公妻制來代替偽善地掩蔽著的公妻制。其實,不言而喻,隨著現在的生產關係的消滅,從這種關係中產生的公妻制,即正式的和非正式的賣淫,也就消失了。」[11]顯然,當生產關係解體後,社會的倫理也遭到解體,出現的將是比任何動物都不如的「群婚」亂象後的道德全面崩潰。

由於廢除所有制,實施公開的搶劫;將人類同自己的所有傳統和文化分離。「共產主義革命就是同傳統的所有制關係實行最徹底的決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發展進程中要同傳統的觀念實行最徹底的決裂。」[12]

《宣言》中聲稱:「……共產主義要廢除永恆真理,它要廢除宗教、道德,而不是加以革新,所以共產主義是同至今的全部歷史發展進程相矛盾的。」[13]

廢除人類所有宗教,斬斷人類與創造他們的神和祖先的所有聯繫,使得人類失去自己的根,變為無根的民族和人類。

共產主義要廢除一切人倫道德,把之視為傳統觀念而徹底的決裂。當人沒有了人倫,就與動物無異。(未完待續)#

註:

[1]《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序言http://www.epochtimes.com/b5/17/11/21/n9876205.htm

[2]《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序言http://www.epochtimes.com/b5/17/11/21/n9876205.htm

[3]《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2)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11/21/n9876205.htm

[4]《共產黨宣言》人民出版社 1995年版《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一卷 248-307頁

[5]《共產黨宣言》人民出版社 1995年版《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一卷 248-307頁

[6]《共產黨宣言》人民出版社 1995年版《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一卷 248-307頁

[7]老子書中「有」與「無」的觀念. club.ntu.edu.tw. [2017-07-22].

[8]有無之境——王陽明哲學的精神.pdf. Google Docs. [2017-07-17].

[9](約翰福音1:1-3,和合本神版)

[10]仲維光:《談尼采、叔本華及愛因斯坦思想》,大紀元,http://www.epochtimes.com/b5/18/4/2/n10271905.htm

[11]《共產黨宣言》人民出版社 1995年版《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一卷 248-307頁

[12]《共產黨宣言》人民出版社 1995年版《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一卷 248-307頁

[13]《共產黨宣言》人民出版社 1995年版《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一卷 248-307頁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8-06-02 10: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