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俠隱(2)

作者:張北海
《俠隱》(新經典文化出版提供)
    人氣: 268
【字號】    
   標籤: tags: , ,

二人靜靜喝著酒。一陣輕風,一陣蟬鳴。

「這是北平最好的時候……」

馬大夫望著黑下來的天空:「過了中秋,可就不能這麼院裡坐了……」

「這幾年聽見什麼沒有?」

「沒有……」

馬大夫搖搖頭:「我來往的圈子裡,沒人提過。」

「再說吧。」

「再說吧。」

李天然輕輕一笑: 「我現在有的是時間。」

「也不見得。」

「怎麼講?」

「怎麼講?……」

馬大夫欠身添了點酒,加了點蘇打水:「你們今天……」

一個老媽子端了盞有罩的蠟燭燈過來,擺在桌上:「什麼時候吃,您說一聲兒。」

「劉媽……」

馬大夫用頭一指:「這位是李先生,麗莎和我的老朋友,會在咱們這兒住上一陣。」

「少爺。」

劉媽笑著招呼,搓著手,轉身離開。

馬大夫等她出了內院:「你們今天這班車,為什麼誤點?」

「哦……」

李天然明白了:「你是說日本人?」

「日本皇軍。」

「跟我有什麼關係?」

馬大夫臉上顯出淺淺一絲微笑:「日本人一來,你那個未了的事,怎麼去了?」

李天然悶坐在籐椅上,沒有言語。馬大夫也只輕輕吐了一句:「再說吧……」

李天然還是沒什麼反應。馬大夫舉起了酒杯:「不管怎麼樣,Maggie的事,Elizabeth和我……我們謝謝你……還有,我們實在抱歉你吃的這些苦。」

天然抬頭:「您怎麼說這種話?那我這條命又是誰給的?」

幾聲蛐蛐兒叫。天一下子全黑了。

劉媽又進了院子:「八點多了,開吧?」

馬大夫看了看天然:「開吧。」

他們進了東屋,坐上了桌,才都覺得餓了。

巴掌大的豬油蔥餅。李天然吃得又香又過癮。爆羊肉、番茄炒蛋、涼拌黃瓜、香椿豆腐。家常菜,五年沒吃了。

還沒下桌,馬大夫叫劉媽去找她先生老劉進屋,給天然見見。老劉出房之前問「早上想吃什麼」,還沒等李天然開口,馬大夫就說:「燒餅果子……」

「和咖啡。」李插嘴。

全笑了。

他們又回院裡坐。劉媽給他們換了根蠟,又擺了兩盤蚊香,添了冰塊。馬大夫說沒事了,叫他們休息。李天然乘這個機會起身回屋,取來麗莎給馬大夫的一架新Leica(萊卡相機)、女兒送爸爸的一本皮封日記,還有他選的一支黑色鑲銀的鋼筆。

「都是你們商量好的吧?」馬大夫高興地左看右看一個個禮物。

「全是Maggie的主意。她覺得你應該把這些年來在北平的事情都記下來。」

「其實我早就開始了……只不過沒有用這麼漂亮的相機,這麼漂亮的日記本,這麼漂亮的自來水筆。」

各屋都黑黑的,只有院裡那盞燭燈發出一團半黃不亮的光。天上也黑黑的,沒月亮,就幾顆星星。沒有風,空氣很爽,有點兒涼。秋蟬和蟋蟀好像都睡了,一點聲音都沒有。只有外面胡同裡偶爾傳過來淒淒一聲「羊頭肉」,刺破這安靜的夜。

「這是北平最好的時候……」

馬大夫自言自語著。

「我夠了,你要喝,自己來……」

他頓了頓:「Maggie回去上班了?」

「我離開之前她剛回去。」

「她到底在做什麼?」

「給個電影製片做助手。」

「管倒咖啡?」

「管倒咖啡,」李天然笑了: 「還管所有雜七雜八的事。」

「她喜歡嗎?」

「好像挺喜歡。」

「沒事了吧?」

「應該沒事了。」

李天然點了支菸。

「她沒再提。」

「Lisa沒有說什麼時候回來?」

「沒說……我看要過了耶誕節,也許過了冬。」

「唉!也許再等等……」

「再等等?」

馬大夫舒了口氣。

「你這幾年在美國沒聽說?這兒可不安靜。瀋陽事變到現在,華北就沒安靜過……像你今天火車誤點的事,經常發生,尤其是長城戰事之後……就上個月,日本坦克車已經在長安街上遊行了,還有飛機!……你沒聽說?就上個禮拜,二十九軍撤出了豐台……」

他歎了口氣:「天然,慢慢兒跟你說吧!別剛回來就拿國家大事煩你。」

李天然悶悶喝著酒:「會打嗎?」

「這要看蔣委員長了……」

馬大夫靠在籐椅上仰著頭,似乎在夜空尋找某個星星。

「當然,也不光是他了……去睡吧,這兒我來收拾。」

李天然還是幫著把桌子、椅子放在迴廊下頭,又把酒杯、酒瓶、盤子收到東屋。馬大夫舉著燭燈進了正屋,想起了什麼,扭頭說:

「對了,你現在回來住,總不能老是美國打扮……瞧瞧你,明天問問劉媽,找個裁縫去做幾件大褂兒。」

馬大夫開了燈,吹熄了蠟,又想起了什麼:「哦,身上的錢夠嗎?我是說,有法幣嗎?去年改用法幣了。」

「我天津下船換了點兒。」

「好,不夠用,先跟老劉拿……我明兒一早就去醫院,你睡你的……Good Night.(晚安) 」

「Good Night. 」

李天然進了他西室睡房,洗洗弄弄,脫衣上床,可是半天也睡不著。他下了床,套上長褲和球鞋,也沒開燈,光著膀子,輕輕摸黑出了正屋,下了院子。

他站在那兒,運了幾口氣,擺了架勢,把師父從他剛會跑就開始教他的六六三十六路太行拳,從頭到尾打了一遍。

這才覺得身體舒散了,心情平靜了。

這才又輕輕摸黑上床,也很快就睡著了。◇(節錄完)

——節錄自《俠隱》/新經典文化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小說:俠隱】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的養生,沒什麼特別,更談不上有什麼養生之道和保健的理論,只不過是東鱗西爪從報上,電視上,親友們的經驗介紹中,吸取適合自己的一條養生之路跟 著這條路不斷走下去,有時不通,及時換另一條路,有時感到這條路難走,也會放棄而捨難求易,一切聽其自然。我願介紹我的養生之路與同學們探討。
  • 柏利安大喊,同時三步併作兩步往艙裡去。一盞昏暗的燈左搖右晃,微光中看得出裡頭約有十幾個孩子因為害怕而緊縮在沙發或小床上。
  • 「做什麼夢?」朱錦應酬了一句,知道自己不是唯一一個一翻書就犯睏的人,她心裡稍稍安定了些。
  • 野生獼猴桃的蔓藤延著這棵高大的老榆樹往上一直爬到樹梢,乍看之下好像樹上長滿了密密麻麻的果實,王東平大略估計了一下,在這片荒僻山谷中生長的野生獼猴桃,應該足夠應付兩兄弟這學期學費和學校的其它費用了。
  • 史傳猷眨動一下眼隨即垂下。心想:這場行動的設計者如此膽大心細。一把鑰匙遮人耳目而另一把卻穩穩地藏在他的腳下。
  • 其實起奏的瞬間,便曉得這孩子是否琴藝精湛、才華閃耀,所以有些評審會自豪地說,自己具有瞬間辨識英才的能耐。的確有些孩子才能過人,但也有些雖然沒那麼耀眼,不過只要稍微聽一下,便知道實力不差。評審時打瞌睡固然是既失禮又殘酷的事,可是如果連肯耐著性子聽的評審都豎白旗的話,要想成為萬人迷的專業鋼琴家,無疑是天方夜譚。
  • 他們希望找到什麼?顯而易見。我的意思是,沒有其它可能,他們要找的一定跟那份報紙有關。他們又不笨,肯定以為我會把我們在報社編輯室的所有工作重點記錄下來,所以如果我知道布拉葛多丘的事,應該會記在某個地方。
  • 一週前,土石流侵襲貧民窟,把死者沖入水泥防洪渠道,這渠道將卡拉卡斯一分為二,堪堪能將瓜伊雷河的河水容納在其水道內。現在河道內漲滿十二月的髒水,以及原本充塞山丘和市中心之間街道上的一切,已到即將溢出的地步。邊上駛過的汽車,總是又將泥水濺入,為汩汩急流添加一種奇怪的聲響,像是上帝的手撕紙時發出的聲響。
  • 「妳瞧,多神氣呀!穆勒太太,坐的可是汽車呀!當然哪,也只有像他那樣的體面人士才坐得起。可他沒料到,坐個汽車兜兜風,就嗚呼哀哉命歸黃泉了。而且還是在塞拉耶佛!這不是波士尼亞的首都嗎?我猜大概就是土耳其人幹的了。我們本來就不該把他們的波士尼亞和黑塞哥維那搶過來。妳看看,穆勒太太,結果那位大公果然就上了天堂!他大概受了好久的苦才死去的吧?」
  • 生活中有喬,就像在兩個極端之間擺盪,開心和難過,行動和思索,不可預期和可預期,天真和天才,秩序和失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