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為神而戰的巴頓將軍以及他未完的使命

作者:仰岳

巴頓將軍(George Smith Patton, Jr.,1885年11月11日-1945年12月21日)是美國近代史上最傑出的將領之一,也是美國軍事史上最富傳奇色彩的將領。

他心直口快、毫無掩飾的性格讓他的長官對他又愛又恨;他過人的戰鬥智慧及傑出的意志贏得了對手的一致讚許。他對神的信仰及鼓舞士兵的能力讓他備受基層士官兵的愛戴,也讓他成了軍隊精神的典範。

巴頓將軍檔案照。(公有領域)

他在60歲時因意外不幸早逝,然而他卻不願安葬於美國本土,而選擇陪伴戰死的第三軍團將士,安葬於盧森堡美軍公墓,這似乎也訴說著他生命最後的那一段日子,他未完成的使命……

早年軍校時期

巴頓出身於富裕的家庭,他的父親是一名律師,但是祖父、叔父們是軍人,他們曾在南北戰爭中有著傑出的表現,幼年的巴頓喜愛待在父母身邊聽著祖先們奮戰犧牲的故事。

他也喜好閱讀歷史書籍,尤其是歷史上偉大的帝王及將領的故事,尤其是凱撒大帝、拿破崙,甚至是東方的成吉思汗,在日後他身邊軍官的見聞中就提到:巴頓將軍能回憶出自己在千百年來輪迴中的角色,他曾經追隨過那些帝王、勇將們作戰,他還為此作了許多詩,在詩中巴頓表達了他對生生世世參與戰爭的反思︰

「雖不知道生生中我奮戰的目的,但知神的旨意高於人的紛爭,我是在遵循神的意願而戰。」

“And I see not in my blindness, What the objects were I wrought, But as God rule o’er our bickerings, It was through His will I fought.”

頭戴月桂冠凱撒雕像,羅浮宮藏。(公有領域)

巴頓年輕時便選擇軍校就讀,雖然他患有閱讀失常症以至於學業成績不佳。但是憑藉過人的努力一一克服障礙,在軍校生的實習官階中都得到了最高的榮譽。

就讀於維吉尼亞軍校時的巴頓。(公有領域)

他的同學如此回憶巴頓在軍校時期的形象:

他個人的生活,不論是呼吸、吃飯、睡覺,甚至是愛的方式,都像個軍人。在他的觀念裡,軍人是最高尚的職業,因為軍人是最高尚的職業,軍人能奉獻自己的生命,無任何職業能與之比擬。

由於繼承與婚姻所得的財富讓他成為百萬富翁,但未曾聽過他有放棄軍職的念頭。

軍旅生涯

軍校畢業後的巴頓獲派分到德克薩斯州布利斯堡(Fort Bliss)的第八騎兵團任職,在那裡與墨西哥農民軍首領維拉將軍所屬的部隊發生了幾場小規模的作戰,巴頓率領所屬部隊成功地突襲、擊斃了墨西哥軍的幾位重要幹部,巴頓也因此戰被媒體譽為「強盜殺手」。

之後巴頓跟隨潘興將軍到了歐洲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在這裡巴頓學習到了戰車的指揮戰術,並帶領著美國第一個戰車實兵部隊參與作戰,他在戰役中率領所屬部隊衝破德軍防線,因為其英勇的表現獲得了傑出服役十字勳章及紫心勳章。

戰後巴頓回到了美國本土,開始規劃了美軍裝甲部隊的戰術及建立。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作為美軍最頂尖的裝甲兵指揮官的巴頓升任准將,投入北非戰場進行「火炬行動」。在這場戰役中,巴頓率領部隊成功的登陸卡薩布蘭卡,並給予當地德國和意大利聯軍多次沉痛的打擊,巴頓也因功升任至中將官階,被正式任命為美國陸軍第三軍團的指揮官。

1918年,巴頓在法國與一輛雷諾FT-17戰車合影。(公有領域)
1942年11月,巴頓(左)和海軍少將亨利‧肯特‧休伊特(Henry Kent Hewitt)在北非外海的美國海軍奧古斯塔號重巡洋艦上。(公有領域)

巴頓將軍又連續參與西西里島戰役及日後的諾曼第戰役、洛林戰役,連戰連捷,更以閃電戰迅速地收復巴黎,盟軍地面部隊統帥艾森豪稱巴頓為罕有的偉大軍人,各媒體也分別報導其偉大成就,這時的盟軍已是勝利在望。

巴頓將軍檔案照。(公有領域)

1944年12月納粹德國集結所有優勢兵力發起「突出部之役」,戰爭初期讓盟軍遭受空前挫敗,盟軍攻勢一度受挫,美軍101空降師及兩個裝甲師被圍困於比利時巴斯通,情勢危急。

這時巴頓將軍急率第三軍團趕赴巴斯通解救,但當時巴斯通地區正逢歐洲數十年來最冷的冬天,戰場被大霧和大雪籠罩,盟軍無法提供任何空中火力支持。在這裡,巴頓必須以三個師的兵力劣勢下對上納粹德國的七個師,所有的盟軍將領都不看好這次行動。

1945年孫立人將軍應邀參觀歐洲戰場時,與美國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第一虎將」巴頓將軍相逢,2人惺惺相惜。(公有領域)

巴頓在日記寫道:「在攻擊發起前夕,每個人都憂心忡忡,我似乎永遠是那道曙光,而上帝與我同在,我永遠是那道光。我們也定將獲勝,願上帝幫助我。」

之後巴頓要求隨軍牧師製作祈禱卡片,發給全體官兵,上面寫著那段著名的「巴頓禱告詞」:

巴頓的禱告詞載入美國史冊。(公有領域)

「全能慈悲的天父,我們謙卑地懇求您節制這惡劣的天氣,賜予我們戰鬥所需的好天氣。請您開恩傾聽我們這些軍人的呼喚,以您的神力,助我們不斷取得勝利,粉碎邪惡敵人的壓制,在人間與諸國為您伸張正義。」

在作戰前夜,依然是大雪紛飛。這時的巴頓將軍謙卑地跪在街頭,獨自向上帝祈禱:

「主啊,巴頓向您呼求。在過去的兩週裡,我們一直處在地獄之中。下雨、下雪,暴雨、暴雪。以致我開始懷疑您的旨意究竟是什麼。或者說,您站在哪一方?

「您是知道我們的處境多麼令人絕望。確實,我告訴我的部下一切都在按計劃進行,但需要補充的是,巴斯通地區的101空降師正遭受慘重的打擊,而持續不斷的暴風雪讓空中支持都不可能。

「難以戰勝的不是德國兵,而是惡劣的天氣。我不喜歡無理抱怨,但我的將士們從墨茲到埃希特納赫一直在犧牲。今天,我訪問了幾家醫院,那裡都住滿了凍傷者,以致戰場上的傷員因無處救治而瀕臨死亡。這還不是最差的。能見度低、持續的降雨讓我們的空軍處於癱瘓狀態……

「主啊!我向來不是一個不講道理的人,我也不是向您枉求。我甚至也不苛求神跡,我全部的要求只是四天的晴天。」

在祈禱後奇蹟發生了!雪停了,接下來的六天都是晴天。於是巴頓的第三軍團得以順利北上,解救了被困在巴斯通地區的101空降師。「巴頓的祈禱」也成了名滿天下的神跡。

在之後德軍已經全線撤退,巴頓所屬第三軍團已跨越萊因河,距離納粹德國敗亡的日子已接近。在此巴頓休了幾天假,他抽空去了意大利的古城柴爾,他在日記中寫著:「我沿著當年凱撒大帝曾走過的道路前行,我感到了古羅馬競技場的入口就在這裡。我深信我以前曾住在這,我甚至可以聞到羅馬軍團的氣味……」

未完成的使命

此時的巴頓剛晉升了四星上將,然而他並無太多的喜悅,集中營的慘況以及戰後流離失所的百姓讓他夜不成眠。另一個憂心的事情是蘇俄紅軍勢力的擴張,盟軍先後默許蘇俄紅軍進入德國柏林及布拉格,這點讓巴頓非常惱怒,他認為美國與蘇俄日後的對抗在所難免。

他在日記中提到:「美軍明顯比蘇俄強大,為何不立即與蘇俄作戰?但是這現在根本不可能,對日本仍在交戰,蘇俄仍是盟國之一,美國也不會願意在這時把戰火延燒到東歐。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成千上萬的難民為逃避蘇俄紅軍進入到他的防區內尋求保護。」

這時的巴頓懇求盟軍統帥部讓自己加入太平洋戰區,協助中國的戰區統帥蔣中正對日本作戰,然而未得到允許。

這時納粹德國與日本已先後投降,巴頓被任命為德國北部巴伐利亞軍政府首長,執行去納粹化的任務。巴頓始終認為共產集團將是未來自由世界的頭號敵人,所以主張對前納粹德國寬大。他認為並非所有德國人都是納粹黨員,許多人加入納粹只是為了爭取表現及晉升,而非完全認同納粹極端的民族主義及暴力作為,納粹黨就如同美國的民主黨與共和黨一樣是個普通的政黨。

巴頓在日記中提到:「我想與德國人結為盟友並肩作戰擊敗蘇俄紅軍,以完成自己的使命。」

然而這時美國各界已遭共產集團勢力的滲透,對中國地區,美國媒體各界給了蔣中正為首的國軍最壞的輿論。同樣的美國一家報社上的頭條斷章取義地登了巴頓的言論:「納粹就像美國的民主黨人與共和黨人一樣!」這一消息引起了極大騷動。

巴頓在歐洲戰場結束後回到了美國本土接受了英雄式的歡迎,各界邀訪演講不斷,巴頓也欣然參與,這時期巴頓在各地的演講卻被媒體記者刻意扭曲及誇大渲染報導,一如之前的掌摑士兵事件。

當二戰結束後,功勳卓著的巴頓將軍曾於1945年6月9日回到過故鄉,洛杉磯居民萬人空巷,歡迎這位凱旋的英雄。(公有領域)

日後有觀察家分析指出:當時的輿論界人士普遍都知道巴頓口直心快的個性,然而他們卻特意地設計語言陷阱讓巴頓掉入其中。

曾被巴頓帶領過的官兵都知道巴頓受過良好教育,有辦法寫出許多精采的詩篇作品,他的粗口、髒話只是為了領導統御,讓教育程度不高的基層士兵聽懂,美國陸軍當局為了平息輿論,決定解除巴頓的職務,安排他閒職。

這時的巴頓感到心灰意冷,苦於媒體的言論攻擊,他開始不再接受記者的採訪,他在離開美國前往歐洲前,對家人表達自己雖然僅60歲,但是感到自己的大限之日已即將到來,家人勸他別胡思亂想。

巴頓在日記中如此寫道:

「真希望我還年輕,這樣我就可以在未來與蘇俄紅軍作戰……

「我越想越是憂心,終日眉頭深鎖著,我的身體狀況越來越糟……

「為何當局不允許我趕在蘇俄紅軍之前占領柏林?眼看共產勢力日益擴張,有誰能夠制止?」

離開美國抵達德國的巴頓接受了指揮美國第十五軍團及編寫戰史的任務,這個職務是個閒職,巴頓上任不久後,就打算回美國過聖誕節,同時計劃退伍。

在出發前兩天他準備到施派爾附近去打獵,在途中不幸發生車禍而受到重傷,12天後因肺水腫及心衰竭在睡夢中去世,享年60歲。

巴頓去世的那一天是星期五,在當地海德堡所有招待美軍的俱樂部全部停止營業,家家戶戶都降半旗為他誌哀。

他所帶領過的第三軍團將士們無不悲痛萬分,有一位士兵寫給父母的家書中提到:有史以來最偉大的一個人去世了……

依照遺願,巴頓不願安葬於美國本土,而選擇陪伴戰死的第三軍團將士安葬於盧森堡美軍公墓。

巴頓將軍之墓。(公有領域)

最初他墓地的位置與墓前的白色十字架與其他士官兵一樣,但是前往向巴頓將軍致意的各界人士實在太多,美國當局只得將他的墓安排在所有將士的最前方。

盧森堡美軍公墓沒有圍牆,沒有衛兵,只有一個簡單的紀念館。在這裡長眠著五千多位美軍將士,墓碑在草地上呈輻射狀排列成九個扇形的方陣,輻射狀的中心最前方佇立著兩根旗杆,巴頓將軍的墓就在旗杆之間,就像他生前檢閱著士兵一般。

盧森堡美軍公墓和紀念館。(公有領域)

巴頓去世後,蘇俄共產集團占領了中國,並在東南亞、東歐各國全面擴張,共黨在世界引發的戰亂讓超過一億以上無辜的人民喪生,如同他生前的預言。

參考資料:

◎《19顆星:美國近代四大陸軍名將》艾德格‧普伊爾 著  蘇維文譯  麥田出版

◎《巴頓將軍—美國的閃擊英雄》馬丁‧布拉曼生 著  譚天譯  麥田出版

#*

責任編輯:王愉悅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