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ux ans de vacances

小說:十五少年漂流記(1)

作者:儒勒‧凡爾納(法國)

《十五少年漂流記》(野人文化出版提供)

    人氣: 85
【字號】    
   標籤: tags: , , ,

紐西蘭查理曼國際學校的十四名學生,計劃在暑假時乘船出航旅遊,然而船隻陰錯陽差地漂出港口(沒有船員,只有一名少年實習水手在船上)……為了生存下去,他們展現了智慧、友誼以及勇氣,互相看顧、友愛、自尊自重,不曾放棄希望。

一、暴風雨與甲板上的四個少年

一八六○年三月九日夜裡,天與海的漆黑交融在一起,視線僅止於踢幾下水就可游到的範圍。

這片波濤洶湧的海面上,巨濤伴著青白的閃光肆虐,一艘幾乎沒有船帆的小船正傾力奔逃。

這是一艘吃水一百噸的遊艇,名為「獵犬號」的雙桅縱帆船,但船尾上的名牌在一次意外(風暴或撞船)中被整片拔起,早已不見蹤影了。

晚間十一點,時值三月上旬,以船隻所處的緯度來看,黑夜才剛開始,第一道曙光最快要在清晨五點才會展露。但黎明能否為獵犬號驅走威脅呢?風浪是否放過這艘羸弱的小船?

是的,唯有浪濤放緩、風頭暫息,它才能逃過此劫。畢竟身處茫茫大海,遠離了任何一片能獲救的土地。

船尾有四個男孩,一個十四歲,兩個十三歲,還有一個年少的實習水手,大約十二歲左右,是個黑人。四人都站在船舵旁齊力控制著船身,以防一個大浪把船給掀翻。

這差事並不容易,勉強轉動的船舵差點沒把他們給推過護欄。更不用說午夜前的那波大浪,船舵沒被捲走還真是個奇蹟。

被推倒的少年們趕緊站起身。

「柏利安,船舵還能用嗎?」

其中一人問道。

「沒問題,柯爾登。」

柏利安冷靜地站定後,又轉頭對另一個人說:

「德尼凡,你站穩了,別鬆手!……這船上不只有我們而已!」

這幾句話是用英語說的,但只要聽口音就會知道柏利安是個法國人。

接著,他又轉向實習水手:

「莫可,你沒受傷吧?」

「柏利安先生,我很好。」實習水手回答:「但我們一定要頂著浪頭前進,否則一定會被捲進浪裡。」

這時,通往艙房的船艙蓋突然開了。兩個小腦袋探出甲板,後頭還跟了隻汪汪叫的小狗。

一個九歲的孩子大叫:

「柏利安?……柏利安?……怎麼回事?」

「沒事,艾弗森,沒事!」柏利安回應:「帶著多樂進去裡面好嗎?快點!」

「可是,我們好害怕!」

另一個看上去年紀更小的孩子也說話了。

「其他人也都害怕嗎?……」德尼凡問。

「對!其他人也害怕!」多樂回話。

「別這樣,快進去!」柏利安又說:「門關好,躲進被子裡,把眼睛閉上,這樣就不會怕了!沒什麼好怕的!」

「小心!浪又來了!」莫可大叫。

一道浪猛力襲打船尾,幸虧海水沒有淹上甲板,否則水就要進到船艙裡了。要是吃了太多水,船就可能因此沉入海底。

「快點進去!不然就有你們好看!」柯爾登大吼。

「好了,孩子們,快進去吧。」

柏利安好聲好氣地重覆了一次。

兩個小腦袋才剛縮回去,又有另一個男孩跑上了甲板:

「柏利安,你不需要我們幫忙嗎?」

「不用,巴克斯特,你就和克羅斯、韋博、瑟維斯、維各斯,還有其他孩子待在裡面!這裡有我們四個就夠了!」

聽了柏利安的話後,巴克斯特回到艙房裡,從內部鎖上了門。

但多樂剛才說了:「其他孩子也害怕!」

這麼說來,這艘被狂風暴雨夾擊的船上只有孩子囉?

沒錯,只有孩子!幾個人呢?算上柯爾登、柏利安、德尼凡和那個實習水手,一共十五個。他們怎麼會跑到船上來呢?

待會兒就會知道了。

船上一個成人也沒有嗎?沒有船長指揮航行?沒有水手協助處理船隻事務?暴風雨中,也沒有舵手掌舵?

是的!一個也沒有!

更糟的是,船上沒有一個人知道獵犬號在這茫茫大海中的正確方位!……

那,是哪一片海域呢?是最寬、最廣的那一片!這一片太平洋,從澳洲和紐西蘭,直到南非的近岸區為止,寬達八千公里。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船員們全都在某個船難中喪生了嗎?還是馬來西亞的海盜擄走了他們,只留下一幫最大也不過十四歲的小毛頭自生自滅?這樣一艘吃水百噸的船,最少也需要一名船長、一名大副、五到六個水手。

就算沒有這麼多,至少也該有個可以駕駛船的船員吧!

結果,竟然只剩一個實習水手!……

這艘船究竟是從哪來的?從澳洲某個海域或是大洋洲上某個群島嗎?它在海上漂泊多久了?要開往何方呢?

這些問題是任何看見獵犬號的船長都會問的,孩子們想必也都答得出來吧!但放眼望去,海面上不見任何船影。在這片航線交錯的大洋中,沒有正好路過的越大西洋航船、沒有遠從歐洲或美洲啟航,準備前往太平洋各港口數以百計的蒸氣船或掛帆商船。

就算有吧!它們那強而有力的機器或大帆,在這狂風暴雨之中,也是自救不暇,這艘小遊艇只得如風中殘燭在湧浪間掙扎。

此時,身在船上的柏利安和其他同伴正用盡全力避免船隻傾側。

「怎麼辦才好!」德尼凡驚慌失措。

「看著辦,盡全力就是了,老天保祐!」柏利安回應。

少年嘴上雖然是這麼說的,但其實這種情況就連大力士也要祈求上蒼保祐。

***

暴風雨現在是愈發兇猛,水手們形容這是「急風迅雷」真是一點也沒錯,風正如雷劈般襲向獵犬號。除此之外,四十八小時前,船的主桅桿在離甲板四英尺高的地方斷了,如今搖搖欲墜的船桅上無法升掛船帆,要掌握航向就更是難上加難。

還有被橫支桿撐起的前帆,雖然還算可用,但隨時有倒下的危險。前方支索上的三角帆早已支離破碎,「啪嗒」的聲響就像槍枝開火。

整艘船就只剩前帆了,但因為男孩們無力收帆,面積過大的帆吃風過多也有撕裂的風險。要是連前帆也破了,船將無法順風而行,大浪一來,將會從側面捲起船身,帶著上頭的乘客一起傾覆,一起墜入無底深淵。

航行至今,視線可及之處沒有任何島嶼,東方也沒有任何陸地的痕跡!這種情況下,靠岸固然可怕,但相較之下,這片鬼魅般的茫茫大海更令孩子們感到恐懼。

儘管面對的是淺灘、暗礁、一波波翻滾的海濤和接連不斷拍擊岩石的碎浪,比起腳下這片空虛的水域,海岸對他們來說是希望,是能讓他們腳踏實地的土!

因此,他們張大了眼尋找那指引方向的火光……

但暗夜裡一絲微光也沒有。

大約半夜一點,一陣巨大的聲響壓過狂風怒吼。

「前帆的桅桿斷了!」德尼凡大喊。

「不,是前帆的帆緣索!」實習水手說。

「得把它拆下來。柯爾登,你和德尼凡留在這裡掌舵。莫可,你來幫我!」柏利安說。

相較於身為實習水手的莫可,柏利安的航海知識也不差,畢竟從歐洲到大洋洲的這段航程間還夾著大西洋和太平洋呢!一路下來他也逐漸熟悉了操縱船隻的方法。這正是其他對海一無所知的男孩讓他和莫可一起指揮航行的原因。

柏利安和實習水手沒兩下就衝到船頭了。他們必須趕緊扯掉前帆,否則要是導致船身傾斜,海水灌進船身,那可就麻煩了。除非砍了前帆桅桿,或是帆索斷裂,船才有救。但這些孩子要怎麼做到呢?

柏利安和莫可想出了一個妙計,目標是在暴風肆虐期間盡量維持帆的面積,為此,他們決定鬆開橫桅的帆索,把帆的高度降到四、五英尺高,接著又用小刀把破損的部分切斷,再將下端固定在前方擋板的繫索栓上。

兩個勇敢的少年好幾次都差點被浪給捲走。

雖然只是一片小帆,但船將得以在既定的航道上前行。而且就算如此,船速還是幾乎跟魚雷艇一樣快。重要的是,這速度使得他們能追上浪頭,避免被浪淹沒。

完成這項任務後,柏利安和莫可又回到船尾協助柯爾登和德尼凡。◇(未完,待續)

——節錄自《十五少年漂流記》/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作者簡介】

儒勒‧凡爾納(Jules Gabriel Verne ,1828~1905)

法國小說家、劇作家、詩人。知名著作有《環遊世界八十天》、《海底兩萬里》、《十五少年漂流記》……等。

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資料,凡爾納是世界上作品被翻譯第二多的名家。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小說:十五少年漂流記】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朱錦看羅衣熱淚滿面、情緒激動的樣子,含著嘴裡的飯,可憐巴巴地申訴道:小姐, 我上了一天的班,來回擠了兩個小時地鐵,餓都快餓死了。而且這光碟我自己看了好多遍了。
  • 妹夫和木偶劇團的指揮合計好了要給我介紹一個對象。
  • 三枝子拚命忍住想將這件事告訴身旁兩位評審的衝動,雖然她事前完全不看參賽者資料,但西蒙通常會瀏覽一遍,思美洛則是習慣清楚掌握資訊,所以他們不可能沒注意到這行字;而且更令人驚訝的是,上頭還標示著「附有推薦函」。
  • 史傳猷低垂著眼神,彷彿已厭倦了世界上的一切。只在偶爾的伸腰哈欠中才睜眼看看周圍。突然,他注目於三簧鎖鑰匙,抬頭看看司機。
  • 之後我開始應徵文書工作。原以為可以幫報社寫寫稿之類的,結果我只能棲身地方小報,撰寫鄉間表演活動和巡迴劇團的劇評文章。
  • 一週前,土石流侵襲貧民窟,把死者沖入水泥防洪渠道,這渠道將卡拉卡斯一分為二,堪堪能將瓜伊雷河的河水容納在其水道內。現在河道內漲滿十二月的髒水,以及原本充塞山丘和市中心之間街道上的一切,已到即將溢出的地步。邊上駛過的汽車,總是又將泥水濺入,為汩汩急流添加一種奇怪的聲響,像是上帝的手撕紙時發出的聲響。
  • 「妳瞧,多神氣呀!穆勒太太,坐的可是汽車呀!當然哪,也只有像他那樣的體面人士才坐得起。可他沒料到,坐個汽車兜兜風,就嗚呼哀哉命歸黃泉了。而且還是在塞拉耶佛!這不是波士尼亞的首都嗎?我猜大概就是土耳其人幹的了。我們本來就不該把他們的波士尼亞和黑塞哥維那搶過來。妳看看,穆勒太太,結果那位大公果然就上了天堂!他大概受了好久的苦才死去的吧?」
  • 生活中有喬,就像在兩個極端之間擺盪,開心和難過,行動和思索,不可預期和可預期,天真和天才,秩序和失序。
  • 我這個年紀的人都記得,第一次聽到那場競賽時,自己人在哪裡,正在做什麼。當時我坐在小窩裡看卡通,螢幕忽然跳出一則視訊,說詹姆士·哈勒代已於昨晚去世。
  • 有一天,發生了一件帶來巨變的事。當時我在食堂裡拿了食物,坐在珍妮·庫蘭身旁。我不該亂說話,但她是我在學校裡唯一半生不熟的人,而且坐在她旁邊感覺很好。大多時候,她不會理我,而是跟別人說話。起先我都跟一些美式足球選手同坐,但他們表現得活像我是隱形人。至少珍妮·庫蘭表現得像是知道我存在。之後,我開始注意到另一個人,他經常開我玩笑。他會說:「呆瓜怎麼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