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遭中共迫害」系列報導之余文生

余文生陷冤獄 妻子救夫遭中共迫害

余文生律師2017年1月攝於北京。 (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人氣: 111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綜合報導)「如果真有一天它再把我抓走,我會坦然面對,哪怕付出生命代價,那時我希望國際社會、公民捍衛者能照顧好我的妻子、孩子。」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2016年底,還有人身自由時說。

如今,他又陷冤獄。妻子許艷四處奔忙,為丈夫聲援呼救,卻遭到中共當局威脅,甚至兩次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傳喚,並坐上審訊椅;她和兒子出境也被限制。

維權律師余文生妻子許艷為營救丈夫奔波。不但狀告澎湃網,還向徐州市銅山區檢察院和徐州市檢察院遞交了對余文生律師案申請檢察院監督的書面材料。(許艷推特)

2018年1月20日,余文生在北京遭約12名警察(其中一人是特警)非法抓捕後,先是以涉嫌「妨害公務罪」羈押在北京市石景山看守所,後改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並被監視居住,目前又被關押在徐州市看守所。而前一天,即中共十九大二中全會開幕當天,余文生發表了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改建議內容。

原本是商業律師的余文生,2014年因聲援「占中」遭中共當局迫害,出獄後仍被騷擾,隨後轉向做維權律師,並一度代理為法輪功學員辯護而遭迫害的王全璋律師一案;尤其在2016年,余文生大量代理了法輪功學員案件。

他之所以積極關注法輪功學員案件,是因為他深受高智晟律師的影響,並認為迫害法輪功是「中華民族之千古奇冤」。

「法輪功學員,這些年來太不容易了,他們經歷的苦難,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打死打殘,近千萬人遭到這樣的打壓。17年來,他們不屈不撓的堅持值得我們律師尊敬,我們要盡所能為他們辯護,讓他們少受迫害……為法輪功去伸張正義。」余文生2016年說。

中共當局為了不讓余文生代理王全璋一案及其它法輪功學員案件,先是把他從所屬律師事務所解聘,後於2017年7月1日,北京市司法局以更新舊律師執業證為由,收走了余文生的律師執業證。2018年1月15日,余文生收到北京司法局發出的註銷其執業證的通知書。

余文生被抓後,官方的所謂告知書。(許艷推特)

這期間,余文生不斷抗爭。他控告北京市司法局局長苗林等九名司法局官員,甚至提出罷免北京市長蔡奇。

「為法輪功申辯,是在捍衛法律正義」

2013年9月13日,余文生為天津法輪功學員周向陽辯護時說,中共當局對法輪功的迫害是「自1999年至今類似於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一樣的、可以不顧事實法律的政治迫害運動,源於前黨魁(江澤民)『欲加之罪』的非法意志,一人之令」。

「其錯誤之明顯、嚴重,為禍之烈,範圍之廣,持續時間之長,牽涉善良無辜之多,恐怕是空絕千古!」

他說,「在中國,並沒有任何一部法律賦予國家元首和最高法院認定一個組織是否是邪教組織的權力,因此,無論江澤民的講話也好,還是最高法院的通知也好,都沒有合法授權。」

這個案子留給余文生印象最深。「周向陽當時絕食1年多,手都是被銬在後面。他們的事情,讓人一看就知道中共是多邪惡。」

周向陽、李姍姍夫婦。(明慧網)

他曾表示,每一起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案子,都是中共在違背憲法、剝奪公民合法權益。「憲法裡明明寫著宗教信仰自由,但實際操作中卻沒有辦法運用憲法來保護自己。只能是一些冠冕堂皇的騙人遊戲。」

在為周向陽辯護中,余文生還說:「此刻為法輪功申辯,也是在捍衛法律的正義,也是在捍衛真善忍普世價值,是在實現法治捍衛人間正義的最高使命!」

同時,他還講到,在這場迫害中,法輪功學員卻在真實地實踐著「真、善、忍」,「在十七年遭誣衊打壓的歲月裡,向人類真實地展現了他們自己,得到了普遍的接納和讚揚。十七年來從來沒有以暴易暴、以怨報怨,全國沒有發生過一起法輪功學員因遭受迫害與不公而採用暴力或非法手段鳴冤雪恥的事件。」

余文生曾表示,法輪功群體真是為中國人權撐起了一片空間,如果沒有他們,中國人權狀況可能會更加惡化。

其實,與法輪功學員及其他中國人一同並肩反抗中共暴政的余文生,在這次被抓之前曾有機會逃離大陸,但是他選擇留下來:

「我留在國內還能做一些事情,為人權事業做些貢獻」「當今的中國,誰也無法保證真正的安全,因為面對強權,以我自身的力量根本保護不了妻子和孩子,誰都保護不了誰。」對於妻子的付出,他說:「這不是語言能表達的。我覺得,遇到她是我人生最大的幸福。」#

責任編輯:李沐恩

評論
2018-06-27 11: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