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遭中共迫害」系列報導之高智晟(二)

她們在苦難中站起來 理解了高智晟的心願

高智晟律師一家人(大紀元)

人氣: 335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綜合報導)中共當局高智晟的迫害延伸至他的妻兒,但是他們在這個過程中卻愈來愈堅強。女兒理解了父親愛中國老百姓的心,妻子明白了丈夫大無畏的精神。

2009年1月,高智晟妻子耿和為了孩子的未來不得不丟下他,帶著一雙兒女開始逃亡,當時只給高留下了一張紙條。她說:「做走的決定讓我撕心裂肺⋯⋯我不忍心讓他知道我們都走了⋯⋯我都沒有勇氣跟他說,把他放在家裡我們走了。」

誰知,這一別就是九年。而如今,高智晟又一次被失蹤300多天,耿和的擔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

高智晟是大陸著名維權律師,被外界譽為「中國良心」,也是敢同中共抗衡而令當局害怕的律師。因為為法輪功學員公開發聲,高智晟遭到中共當局的非法迫害,甚至波及他的妻兒。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在山東的姐姐家被中共當局綁架的時候,耿和和女兒耿格在北京的一個理髮店被搜身,隨後母子三人(還有高智晟兒子高天宇)被軟禁在只剩下300元生活費的家中,遭到多個國保人員24小時監控,連上廁所也要被監控。

在那段被監控的日子裡,不僅耿和遭到國保人員的毆打。當年的12月份,才13歲的耿格補課後因要送同學去公交車站遭到國保反對,而踢了國保人員自行車後輪一下,結果遭三男三女國保人員毆打,後背及大腿都出現瘀傷。

2008年奧運前,北京公安逼迫高智晟一家去新疆。8月20日,耿和帶著孩子回到北京,準備女兒耿格上高中,但遭到所在報名學校的婉拒。耿格因不能上學,情緒波動很大,甚至有一次拿著利器在劃自己的胳膊,準備自殺。

2009年在高智晟被當局「綁架」帶走的同時,北京六、七名警察強行住進高家,還有幾十名警察輪流住在單元的樓道中,並在高家窗口對面二米處蓋了一間房子,住在裡面的警察全天候24小時監視、跟蹤耿和及孩子。

高智晟的妻子耿和與兒女在一起。 (大紀元)
高智晟的妻子耿和與兒女在一起。 (大紀元)

最終,母子三人逃離了大陸,來到美國。一度因為無法得知爸爸高智晟的消息,耿格患上了抑鬱症,後來在聯繫到爸爸及爸爸的開導下痊癒。來美時,她的媽媽耿和為了生計很辛苦地打工,又要同時做營救爸爸高智晟的事情,她說:「我一開始是非常不理解的,為什麼我的爸爸不能和我們在一起」。

但是經歷這些苦難之後,尤其是閱讀了高智晟在艱難情況下寫的《2017年,起來中國》,耿格逐漸明白了「他(高智晟)太愛中國人了,他特別愛中國人,他愛到他覺得可以先把家人放在一邊,我覺得他這個想法非常非常偉大,所以我很為他這個想法感到自豪。」

她曾形容父親是中國這個時代最清醒的人,為了所愛的一片土地,他願意付上一切令她變得更美好,甚至有以死的決心。「他當時也是講哭了!」,「因為他想在國內就是想去見證未來中國的變化,所以我相信他是做好了所有的心理準備,就是不管什麼後果,他都是可以承受的。」

耿格曾表示非常佩服父親,「他敢於承擔後果,他覺得如果這件事情是對的,那什麼後果他都可以去承擔。我覺得主要就是不要去懼怕它,做的事情如果是對的是正義的就走下去,就把它做完。」

「中國的良心」高智晟律師的女兒耿格2017年夏天從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畢業,獲經濟學士學位。(耿格提供)

2017年從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畢業的耿格,當時在談到畢業後的打算時說,會利用一、兩年的時間運作剛成立的「中國權利援助會」,並同時找工作,日後還會接著讀碩士。

耿格說,一開始,自己做的很多事,都只是為了自己的父親,為了帶著這個家往前走,但是後來,她和媽媽都覺得應該敞開心胸,為更多的人做公益的事情,去幫助更多的人,於是她們決定成立「中國權利援助會」。

耿和也從不敢看丈夫新書(《2017年,起來中國》)中的酷刑部分,「尤其那極度殘酷的第三次酷刑,聽到這次酷刑,我的心絞著痛啊」,到逐漸被丈夫樂觀的信心,堅強的毅力和博大的胸懷所打動,感動他遭受這麼殘酷的酷刑也沒有被打垮的大無畏精神。

高智晟妻子耿和與兒子在一起。(馬有志/大紀元)

耿和2016年時說:「這本書用了大量的篇幅描述了他過去所遭受的酷刑,非常的具體,非常的詳細,非常的聳人聽聞,我覺得正常社會裡的人,是無法想像到那種酷刑,在經歷了那種酷刑中是怎樣的走出來,但是,高智晟走出來了,高智晟在描寫的過程中,他非常的平靜和平和,沒有那種怨氣,所以我想,讓更多的人知道這件事,去了解高智晟,他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態,他為什麼他能夠走出來,力量是源自哪裡?」

「高智晟過去的這種經歷啊,真是九死一生,過去十年主要是六個字,囚禁、綁架、酷刑,我覺得就是用他的生命,用他的肉體,走過的這十年,真是度日如年,真的是不容易,真是特別難,這種血淋淋的現實,血淋淋的事實在這,我希望更多的人能覺醒起來,擺正好自己的位置,我能為中國做什麼。」耿和說。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06-30 10: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