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鄧長福被綁到武警大樓扎毒針 兩週肺全變黑

注射或扎毒针,是中共監獄及看守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種常用手段(大纪元)

人氣: 750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7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穆清綜合報導)他是一位農民,家住湖南。2012年3月,60歲那年,他被拉到武警大樓,幾名警察強行在他的幾個手指尖上扎針,然後塗上一種無色無味的不明藥物,此後肚子開始疼痛,且不斷加劇,14天後,醫院檢查其肺全部變黑,類似嚴重肺結核症狀。

他的名字叫鄧長福,是湖南懷化市,沅陵縣落仙處的一位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修煉法輪功,當年3月1日,被非法抓捕到沅陵縣拘留所。只因不願放棄信仰,沅陵縣公安局的張局長在拘留所毆打他,連扇二十多個耳光,又用雙手抓他的頭往牆上連撞了十多下……

之後,他們用車把鄧長福拉到武警二樓,強行按手卬。然後他被使用扎毒針的方式進行迫害。

近日,鄧長福投稿海外明慧網,自述被中共警察扎毒針的經過。

「他們把我帶到隔壁房間,一個小玻璃瓶裡,有半瓶不明藥水,城西派出所所長阮文祥強行抓住我的左手,另一個抓住我右手,我左對面坐著男的,右對面是一個女的,女的是本縣公安人員。」

「對面那個男的開始講做示範,將我右手小指握直,那個女警把玻璃瓶蓋打開,拿棉簽在玻璃瓶裡沾了些藥水,然後把藥水塗在我右手小指頭尖上,男的拿針往小指頭尖一刺,但沒出血,於是男的又用右手在我小指頭針刺的地方擠出點血來,接著,女警用帶藥的棉簽在出血的地方又塗一下。」

「之後,在我右手3個指頭尖上同樣做了一遍。」

「就是這樣,整個過程,他們沒戴口罩。當時我沒什麼感覺,不痛不癢,那藥水沒氣味,也沒顏色。那藥不是本縣有的,是從懷化市來的。」

在經歷了被打耳光,撞牆和扎毒針後,鄧長福眼睛看東西有點模糊,「但我神志還算清醒,聽他們對話,說我就是不死,腦子也要出問題。」他說。

「他們對我用的是急性藥,3月2日用了藥,3日開始,我感覺肚子不舒服,4日肚子有點痛,5日肚子更痛,到6日時,我就只能通過不吃飯的方法,讓肚子的疼痛減輕一點。」

從那以後,鄧長福就不吃飯,每天只喝水或者吃點水果。

鄧長福3月1日被非法抓進拘留所,3月15日上午,阮文祥用公安車帶他去人民醫院檢查身體,抽血化驗和肺部拍照。體檢完,差不多天都要黑了,鄧長福被送到看守所。

「(看守所)值班人員看抽血化驗單和肺部照片後,不敢接收,說肺都全黑了,像嚴重的肺結核症狀,怕傳染給別人,當時看守所有一百多人。」 鄧長福說:「阮文祥請示張姓局長,張姓局長說觀察一夜,就這樣,在看守所我又被非法關七天。」

此後,鄧長福說:「我知道我沒有肺結核,那是他們給我扎的毒針引起的肺部發黑。」

「但我是煉功人,通過不斷學法和煉功,二十多天後,我慢慢恢復了正常。」

在鄧長福投稿文中,還講述了沅陵縣另一名叫張志明的法輪功學員被送到懷化市洗腦班,遭毒藥致死的案例。

「(張志明)被非法關押一個多月,被強迫吃了一顆小藥丸,後來回家之後,開始脫頭髮,幾個月後的一夜,突然死在自家床上。那藥丸是從哪裡來的,現在還不知道,當時的懷化市市長是周本順,副市長是楊冬英。」

中共通過食物,水摻合毒藥,或直接打毒針,餵毒藥等手段導致法輪功學員身體器官衰竭、死亡,精神失常的案例舉不勝舉。

羅江平

羅江平(明慧網)

四川攀枝花市米易縣撒蓮鎮羅江平的妻子在控告迫害法輪功元凶江澤民的訴狀中揭露羅江平遭打毒針致死。

2013年12月28日,羅江平在雲南省第一監獄迫害致生命垂危,在家屬強烈要求下,「保外就醫」僅五天後離世,時年51歲。

羅江平多次向母親、親人及朋友訴說他被監獄方打毒針的情況,並將衣服扒開讓家人看:左右兩臂被打毒針的針眼清晰可見,針眼周圍兩公分的範圍呈黑色。

羅江平自述,被打毒針後,肚子脹,五臟六腑疼痛難忍,大小便不通,雙腳腫大,坐不起來,無法站立,連頭都抬不起來,有氣無力,說一句話也非常費勁。

劉曉蓮

遭毒藥迫害後的劉曉蓮生前肚子腫大如孕婦(明慧網)

2006年4月26日,湖北赤壁法輪功學員劉曉蓮被非法關押在赤壁市蒲紡精神病院。

劉曉蓮写下遭遇:他們「使用毒藥灌食、吊針注射,一天一夜吊注毒藥水10斤。這次注射後,我整個身體發黑。這次我被毒昏了兩天兩夜。待清醒時,我突然不能說話了,成啞巴了。」

在以後兩年多時間,劉曉蓮在蒲沂精神病醫院受盡毒藥折磨,全身浮腫;透過皮膚看去,全身的肌肉已經被腐蝕成了水一樣。醫生做彩超時忍不住說,真是太慘不忍睹了。

2008年10月26日,劉曉蓮永遠合上了雙眼。

竇獻宏

竇獻宏,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讀書期間開始修煉法輪大法,1998年南方發大水時,他勸父母將家中僅有的一萬五千元寄往武漢災區。畢業後,任石家莊市紅星飛機製造公司十一分廠工程師。不久即被評為先進工作者。

2001年新年前因依法上訪,為法輪功伸冤,被長期拘禁在邯鄲看守所,遭電針、吊銬等酷刑,胳膊差點廢掉。

最後,邯鄲看守所打毒針將他視力嚴重受損,幾天內就看不清東西,獲釋後最高視力僅0.15。

蔣美蘭

右邊穿白大褂者是給蔣美蘭注射不明藥物的醫生。(明慧網)

蔣美蘭,女,湖南新田縣人士。2012年9月7日,被劫持至長沙撈刀河洗腦班。

9月30日,蔣美蘭的兒子從廣州趕往長沙撈刀河洗腦班去接人時,蔣美蘭生命垂危。

經醫院檢查,蔣美蘭遍體是電棍電的傷痕,整個嘴,五臟六腑都爛了,下身流著血。10月2日蔣美蘭離世。

知情人透露,蔣美蘭在迫害中遭醫生注射不明藥物。當即神智不清,產生恐懼,驚慌失措,連家人都不能認識。

被綁架前,蔣美蘭身體健康, 紅光滿面。僅僅23天,蔣美蘭被迫害致死,令親友悲憤、街坊、鄉親震驚。

截至2018年7月1日,以關鍵字「不明藥物」在法輪大法明慧網上進行檢索,顯示3930 條相關信息;以關鍵字「毒藥」進行檢索, 有1838條相關信息。以關鍵字「精神病院」 檢索,出現8715條相關信息。這些迫害案例還僅是突破中共重重封鎖送出海外的信息。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8-07-01 10: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