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天韻:「六四」29年 中共暴政不是過去式

世界沒有忘記,歷史不會消失。(Scott Olson/Getty Images)

人氣: 498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04日訊】29年前,槍聲響起,在北京城西的五棵松、木樨地;火光燃起,在天安門廣場。中共又一次向人民舉起了屠刀,震驚世界。隨之而來的,是對學生領袖、支持學運的知識分子、媒體人員等各界人士的「秋後算帳」。通緝、抓捕、撤職、整肅、吊銷護照、拒絕入境、監控軟禁……恐怖的血光,令許多中國人低下了頭。

29年後,敏感依舊,禁忌如昨。若要在大陸的公共場合談論此事,可能需要打手勢,或是藉助行為藝術,而不能用正常的話語。今年,從4月起,當局就著手「維穩」,安排監視特定公民,必要時施以軟禁或送他們去「旅遊」。

對於「六四」受難者,中共從來沒有慰問,也不允許公開悼念。在嚴密的極權管控下,一些國人選擇淡忘,說:「莫談政治」。但是,那浸著血與火的夜幕,如何能輕易地「翻轉」?相似的創傷,刺痛著過去和今日,也影響著我們的明天。

日前,兩位美國議員、美國國會與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的主席,馬可·魯比奧和克里斯托弗·史密斯發表了關於「六四」的紀念聲明。

魯比奧參議員在聲明中說:「在我們反思29年前聚集在廣場和全中國各地的一百多萬中國公民未能實現的憧憬之際,我呼籲中國政府允許圍繞那年春天的事件進行自由和公開的討論,無條件釋放那些因為試圖紀念六四週年而被拘留或監禁的人,並公開清算在黨和軍隊手中對中國人民犯下的可怕暴力。」

暴政不是過去式

1989年,33歲的吳仁華曾經親歷「六四」凌晨的血腥清場,目睹學生慘死和被坦克碾斷雙腿。他後來流亡美國,一直致力於追查當年的涉事者、受難者和被捕入獄者的名單和情況。吳仁華認為,「六四」不是歷史,而是現實。他問:「『六四』,過去了嗎?」

2007年,在「反右運動五十週年國際學術研討會」上,著名「右派」林希翎說:「反右運動以後,接下來的大字報運動、四五運動、文化大革命,一直到『八九民運』,一直接下去的鎮壓法輪功啊,當前對國內維權律師和人士的鎮壓,都是一脈相承。」

「民主中國陣線」主席盛雪曾在紀念「六四」的大會上表示,中共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煽動全國民眾仇視、排擠、打壓、舉報法輪功學員的做法,更加把中國拖入了一個共犯互害的社會,中共將普通人也納入了它這個政權對其他人進行迫害的一種身分。

因此,「六四」並不孤立存在。這一波群眾自發地質疑和反抗強權的運動,從政治中心擴散到全國,最後被武力撲滅。而使用暴力鎮壓,則是中共本能慣性的又一次「發作」,再現其冷酷和虛偽。

29年來,中共未曾間斷對人權運動、信仰團體的迫害,同時加強輿論管控和信息封鎖。在經濟繁榮的表象背後,是腐敗官場、道德下滑、叢生亂象。新的罪惡,在發生,在繼續;現實,愈加沉重。

圖為2017年6月4日香港舉辦紀念「六四」28周年燭光悼念活動。 (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江澤民之罪

追查「六四」真相的吳仁華表示,江澤民是六四屠殺的決策人之一。他認為,首先,江澤民整肅上海《世界經濟導報》是六四的導火線;其次,在當年5月,江澤民已經被內定為中共主席,並列席參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再者,在當時的五大常委中,能起決定作用的趙紫陽反對暴力鎮壓,常務書記胡啟力因反對武力鎮壓被解職,「剩下的是李鵬、姚依林、喬石,江澤民在最後的六四鎮壓決策上肯定是參與了。」

10年後,依靠屠殺青年學生而攀至權力「核心」的江澤民,又祭出大棒,砸向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群體。
1999年4月25日,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自發地來到北京國務院信訪局附近,要求當局釋放被非法抓捕的天津學員,要求正當的不受干擾的修煉法輪功的權利。萬人和平上訪,堂堂正正地維護信仰,此舉令萬眾矚目,也使得「六四」後處於精神低迷的中國人備感振奮。

然而,對法輪功心懷妒嫉的江澤民,卻將「四二五」構陷為「圍攻中南海」,並在三個月後發動了對法輪功的鎮壓。中共江澤民集團動用國家資源,炮製謊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地迫害。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迄今,通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消息的已有4213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這些案例分布在全中國30多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另有數以百萬的煉功人被關押、判刑,受到肉體和精神折磨,其中許多學員死於活體摘除器官,更多詳情尚不為所知。

2013年12月7日,明慧網發表了《中共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報告從明慧網數據庫匯總統計了3,653位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案例。調查顯示,在65%被關押迫害的致死案例中,21%被毒打直接致死,11%被灌食直接致死,10%被強迫或暗中注射/服用精神藥物或毒藥直接致死,3%被超負荷勞役直接致死,2%被上刑具直接致死,2%被電擊直接致死,2%被虐待直接致死,1%被體罰直接致死,1%被牢中牢(關禁閉/轉關押/延期釋放)直接致死,26%則在多種酷刑手段的共同摧殘下致死。

來看2018年5月的三個死亡案例。天津市法輪功學員蔡莉莉,69歲,2017年11月1日被非法判刑兩年十個月。在拘留所裡,她的身體狀況急劇惡化,生活幾乎不能自理。拘留所見她沒有了血壓,才讓她「取保候審」。蔡莉莉回家後,於今年5月15日去世。

黑龍江省雞西市法輪功學員羅井山,65歲,被非法判刑兩年半,在獄中受到嚴重迫害。他於2018年4月1日出獄,不會說話,不能行走,渾身浮腫,5月3日離世。

遼寧本溪市法輪功學員呂彥坤,59歲,被非法判刑六年,於2017年初被祕密送往鄭州監獄,期間被迫害出現「肝腹水」。監獄未及時通知家屬,也未給予他及時的治療,還一再拖延釋放時間。今年4月14日,親屬把他接回家,5月2日,呂彥坤離世。

自由的火炬

2007年6月12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全球首個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落成,那是一座高舉火炬的青年女子的雕像,造型取材於1989年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民主女神像。銅像前座的題字是:「獻給那些在共產黨政權下死亡的一億多受害者和那些熱愛自由的人民」。

布什總統說過:「設計者選擇了一個希望的形象——一位女神手持自由的火炬。她讓我們想起了共產主義的受難者,也讓我們想起了戰勝共產主義的力量。……她提醒我們,只要屠殺上千萬人的意識形態仍然存在,只要其仍在苟延殘喘,那麼與這股比死亡強大的力量作鬥爭將繼續進行。」

世界沒有忘記,歷史不會消失。苦難的每一頁,都是片段,並非終結,它將延續到何時?我們的意識、決心和責任,將決定我們的未來。點燃蠟燭,緬懷之際,需要識別真凶,勿忘當下。我們以真相重建記憶,重振精神,反思共產主義災難。

今夜,正義的呼聲此起彼伏。追尋自由的道路,必須穿越苦痛、暴虐,在覺醒和堅守中,走向光明。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6-05 2: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