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破柙記 (108)

作者:柳岸

老虎。(雅惠翻攝/大紀元)

      人氣: 119
【字號】    
   標籤: tags: , , ,

⎯⎯「虎兕出於柙,龜玉毀於櫝中。是誰之過歟? ……」《論語.季氏》

六十三  尾聲

從沂蒙山區南下的一條高速公路旁,蘇、魯交界處一個叫做沂门的小鎮,有一家機動車修配站,開業已經一年多了。看來生意還不錯,門口停著二輛摩托、一台拖拉機。

修理棚內,李麟鑽在一輛小貨車下修理車底盤,張文陸正在吃力地拆下那被撞壞的排氣管。寫字檯的一端鄧月蕙在翻動著賬本,時不時地發一兩句牢騷:「這進口泵油氣又漲價了……」。

魏雲英在寫字檯的另一端,伏在電腦前聚精會神地瀏覽新聞。忽然她大聲唸道:「延宕近二年的『招生事件』落幕,扶平市府公布處理決定。」

引起了其餘三人的注意,李麟從車底發問「怎麼說?」

「……一 ,解散市「人力中心」,原招工辦事處。招工事宜由(中日合辦)高能公司自行解決。二,退還群眾原交的報名費。……」

「提沒提到查辦敛財肥私的主使人?」李麟再問。

「沒有,也不可能有!」雲英說。

「審查近兩年才有這樣的決定,就算是稍有公道也遲到了,何況還是官官相護。」李麟評道。

「現在才退還人家的報名費?」文陸不平地說:「這兩年物價漲了多少?過去一百二十元能買十斤豬肉,現在頂多能買七,八斤,老百姓這損失找誰去補?」。

「一件好事,經政府一插手就變成了糟事。」李麟嘆道。

「官僚們肥水不流外人田,一事當前先替自己的荷包打算,能辦成什麼好事!」文陸說。

魏雲英繼續唸道:「……淶源山區紅棗豐收——史大叔的『游擊隊』又添人了!」

與史傳猷有約定,紅棗代表「太行山游擊隊」。豐收自然是添丁增人的意思。

「老當益壯!」李麟既是誇讚史傳猷本人也是讚美「太行山游擊隊」,因為它自有此稱號以來也有三十多年了。

「……鷺鷥牌瘦身粉擴大徵求代售網、點。……蕭義雄又在兜售他的瘦身粉,大概又要傳來什麼消息。」

「但願是好消息」月蕙想像地。

「……黃永祥第一部小說剛發表又要寫第二部……書名很怪,叫……《無光之火》。……」

「他倒不肯閑著。」文陸笑說。

雲英離開電腦評論道:「還是『紀實小說』,不倫不類!」

「怎麼?」月蕙不解。

「『紀實』就該是真人真事,不能摻假,而小說則可以杜撰、虛構,二者混再一起豈不自相矛盾?」

「挑剔這個幹嘛!只要有人看就好。」李麟說。

「沒這麽簡單。」雲英駁斥:「他受馬來西亞和中國政府的雙重限制,不得談論政治。既受約制又不甘寂寞,所以寫些似是而非的東西來澆自己心頭塊壘。」

「聰明!」文陸誇道。

「是個好辦法,」李麟也誇:「小說不是政治,可以有真有假。像《紅樓夢》『假做真時真亦假』,反過來說,真作假時假亦真!」

「真假難分!」文陸說。

大家都笑了。

孩子的哭聲傳來,雲英急忙奔向睡房抱出孩子,一邊哄著一邊解懷餵奶: 「噢……噢……我的小寶寶……」

她輕拍著兒子。眼睛卻不離電腦:「……省國(土)資(源)局副局長原汴洲市委書記戈承志被雙規……」

「罪有應得!」李麟狠狠地說。

忽然雲英嗅著鼻子喊道:「怎麼這麽臭!麟子,快!你兒子拉(屎)了!」

雲英托著,李麟給孩子換尿布,洗屁股。

 

天又黑了。

魏雲英抱著兒子,嘴裡哼著兒歌:

「……麵一碗,泥一坨,

攙在一起加水和。

捏一個你,捏一個我……」

六 十 四   跋

蚯蚓在地表下蠕動,人們看不到牠的身形,只能看到牠留下的一道道痕跡。

有人說:蚯蚓埋頭苦幹翻鬆了板結的泥土,有利於農作物成長,是益蟲。

有人說:蚯蚓齧食農作物的根,是害蟲。

也有人說:蚯蚓雖然齧食了農作物的根同時也吃掉了根部的毒菌,利大於害。

但是人們還是耽心。他們說:蚯蚓在齧食毒菌的同時自己體內豈不也沾染了毒?因此仍應在害蟲之列。

終於有人抱打不平了,他們說:蚯蚓犧牲了自己成全了人類卻身負罵名,這公平嗎?

該怎樣對待?

責任編輯: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史傳猷低垂著眼神,彷彿已厭倦了世界上的一切。只在偶爾的伸腰哈欠中才睜眼看看周圍。突然,他注目於三簧鎖鑰匙,抬頭看看司機。
  • 只有一個人對這個故事灌注了全部聽力,這就是史傳猷。這是個真人真事,那寧死不屈的孩子是他的哥哥,一年前死在邑縣監獄的史傳新。
  • 上士跑向過來,不由分說一把拉開車門,槍口指著司機胸口喝道:「你想找死﹖」
  • 但是,城市又豈是天上可以掉餡餅的地方?
  • 魏雲英忽然意識到:如果把他話中的「他們」換成「你們」,那就很可能是指作為聽眾的自己二人了。
  • 一口米湯把他的嘴堵住:「不要毛燥,不要著急,不要胡思亂想,我是你的……我是不會離開你的!」她像媽媽在哄孩子。
  • 「您得聽我勸一句!」他琢磨著詞句:「不要把我想的太好,也不要把你我之間的幫助看得太重,我已經是被這個社會拋棄的人了,不值得您如此同情。您的路還長的很,要忍下去、活下去!能看到你在人世間不屈服地掙扎,我就是死了不也是個安慰?」
  • 「她逃出來了!」四川口音的年青「鄉巴佬」對高個婦女說,這是鄧月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