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內幕】美301關稅究竟觸動中共哪些軟肋

美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4月初公布的擬徵關稅清單共列出1,300多項商品,其中跟中共「中國製造2025」相關的項目約占清單的一半,主要覆蓋航空航天、信息和通信技術、機器人和機械等高科技產業。圖為貿易代表萊特希澤。(AFP/Getty Images)

人氣: 884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劉穎綜合報導)中美貿易談判進入第三輪博弈,中方提出的700億訂單能擋住美301關稅嗎?自貿易戰以來,301關稅一直是中共的軟肋,究竟中共的痛點在哪兒?它怕川普什麼?

《華爾街日報》週二(6月5日)引述一位聽取貿易簡報人士的消息稱,中方提出願意購買近700億美元的農業和能源產品,同時給出條件要川普政府放棄301關稅制裁。

有專家指,中方在第三輪貿易談判後發出的單邊聲明意味著中美貿易談判再次陷僵局,同時聲明再次透露其懼怕美301關稅的真實處境。本文將分析美301關稅有哪些內容讓中共不安?而中共目前施壓美國的做法,又會產生哪些影響?

中共害怕的301關稅究竟有啥?

在中美第三輪貿易談判結束後,中共週日(6月3日)發表單方聲明說,如果美國繼續推行貿易議程、對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25%的關稅產品,中共將不兌現雙方談判達成的所有經貿成果。

外界好奇,美方的500億美元徵稅清單(301關稅)有哪些內容讓中方懼怕?

美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4月初公布的擬徵關稅清單共列出1,300多項商品,其中跟中共「中國製造2025」相關的項目約占清單的一半,主要覆蓋航空航天、信息和通信技術、機器人和機械等高科技產業。

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教授馬弘撰文分析,從受影響商品價值從大到小來看,美國301關稅清單主要集中在中國產機械機床、電機電氣設備以及光學醫療設備領域。

再從行業角度來分析,受影響最大的、占對美出口份額最高的行業則分別是航空航天器(99.9%)、光學醫療設備(48.1%)、鐵道車輛軌道裝備(34.7%)、鋁製品(32.6%)和機械機床(18.8%),顯然對應「中國製造2025」中的五個重點發展領域。(註:括號內的數值代表上單產品占整個行業對美出口的比重)

「中國製造2025」列出計劃的十大行業包括:信息技術產業、數控機床和工業機器人、航空航天裝備、海洋工程裝備和高技術船舶、高鐵裝備、新能源汽車、發電輸電設備、農用機械裝備、新材料、醫藥和醫療設備。

如果被美列入301關稅清單後會如何?以航空航天器為例, 美301關稅清單幾乎將所有「航空航天裝備」相關產品「一網打盡」,列入清單的產品價值占整個行業總出口值的99%。2015年,美國共進口中國產航空航天裝備4.87億美元。

美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曾公開介紹如何遴選出301關稅清單,首先確認哪些商品會有助於「中國製造2025」等產業政策發展,隨後剔出可能會對美國經濟造成破壞的特定產品(主要消費品),最後按照徵收關稅對美消費者的可能影響以及有無替代來源國等因素,從小到大篩選出擬徵稅的中國產商品。

也就是說,美國的301關稅清單是做了精心挑選、而非「拍腦袋決策」的選擇,可以說既能有力遏制中共,又留足美方應對供給短缺的空間。

但對中共而言,301關稅就是致命的挑戰,因為中共既不能制衡美方推進,同時又無法逃避依賴美方市場和科技的現實處境。這也是「你打我高科技,我徵你農業稅」不奏效的真實寫照。

中共曾經在入世時,承諾讓市場配置資源起「決定性作用」,但同時它也在銀行,電信和能源等領域強化國有企業的主導地位。(AFP/Getty Images)

中共害怕301關稅的「關閉市場」效應

「中共現在就是懼怕美301關稅」,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分析說,因為徵收關稅意味著丟掉美國市場,「丟掉美國市場就是丟掉全世界」,沒有哪一個國家市場能消化那麼多中國產商品。

中共國內巨大的產能過剩,尋求外部市場對中國工業企業的存活至關重要,連當局巨資扶持的「冠軍企業」都必須遵循。因為要使先進技術具有可擴展性,就必須要有一個大市場來銷售產品,才能保證企業收回研發投資,以及維持生產能力。

以中興為例。中興是國有企業,在經過兩次重組後,國有股仍處控股地位。但從財報分析的角度來看,「中興的利潤是很薄的,主營業務幾乎不賺錢,完全依靠出口軟體增值稅退稅和政府研發補貼才讓公司有微薄的盈利。」大陸長江商學院會計學教授薛雲奎日前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

中興是國有企業,在經過兩次重組後,國有股仍處控股地位。(AFP/Getty Images)

如果連「冠軍企業」都利潤微薄,其它難獲補貼的中國企業恐怕更是如此。

路透社5月初曾報導,貿易戰威脅的影響面很廣,中國國內醫療設備、服裝、製造、鋼材、印刷等行業均受到波及。

一些中國企業已受到實際影響,並將銷售目標轉移到其它地區,還有些企業因為美國訂單下滑,而取消了工廠擴建計劃,更多大陸企業為貿易戰威脅帶來的不確定性前景忐忑不安。

一家生產輸送油氣、水等金屬管道的中國企業華洋鋼管已經連續幾個月沒接到美國訂單。其銷售經理史蒂文‧岳(Steven Yue)表示,美國買家擔心一旦政策實施,他們將支付額外的關稅。

他說,美國買家仍需進口這些產品,所以接下來(公司)可能會提供更多的轉運操作——為避開關稅,把產品賣給第三方國家的中間人,然後再運往美國買家。

GovernmentCIO聯邦研究經理和編輯普頓(Matthew van Putten)也撰文說:「從保護國內市場到通過國有銀行為企業提供補貼和廉價貸款,中國科技公司要是沒有政治支持,可能會(立刻)陷入危機。」

有專家指,中方在第三輪貿易談判後發出的單邊聲明意味著中美貿易談判再次陷僵局,同時聲明再次透露其懼怕美301關稅的真實處境。圖為羅斯。(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700億訂單合同能否擋住301關稅?

在第三輪談判過程中,中方代表、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還向美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表示,如果華盛頓繼續對500億美元中國製造產品徵收關稅,那麼這項700億美元的購買要約將「無效」。

不過外界認為,這項附帶條件可能會讓華盛頓視這筆交易「不成功」。《金融時報》引述一位聽取白宮貿易簡報人士的話說,「中方要求川普政府公開宣布不會徵收關稅,這是根本不可能的。」

據知情人士透露,羅斯週一向川普簡報了週末談判成果。同一天,川普發推文說:「(美國)農民15年來一直表現不佳。墨西哥、加拿大、中共和其它國家對他們不公平。到我完成貿易談判時,這種情況將會改變。」

川普推文或暗示第三輪談判已經談崩,美國徵收關稅已無可避免。

《華爾街日報》引述一位白宮官員的話說:「我沒有看到有任何跡象顯示川普希望在這件事上往回撤。總統一直在領導這方面的努力。我認為政府內部就此達成了普遍共識。」

這位官員稱,「我們很多官員都說過、總統也說過,美國一貫願意就任何及所有爭議問題進行真誠談判。不過,到目前為止,我們並不滿意(中美貿易談判結果)。」

中共「外詡自由市場,內行社會主義」

為應對川普糾正中共不公平貿易的舉措上,中共不僅沒做出改變姿態,更多次採用扮演自由貿易的捍衛者角色來施壓美國。

除了在國內製造輿論誤導大眾,在國外亦通過各種途徑欲阻止川普政府推進對華貿易進程。至今,中共政府仍公開謊稱,它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取得進展,是美國企業自願與中國企業簽訂合同、在華開展業務。

外界認為,中共言行不一,即便翻轉角色、施壓美國,恐怕也是搬石頭砸自己腳。

「親眼目睹一個世界上最具保護主義色彩的國家、重商主義的經濟體,將自己定位成捍衛自由貿易和全球貿易體系的守衛者,這實在是變白為黑、上下顛倒。」美副貿易代表謝伊(Dennis Shea)在就任美國駐WTO大使後,5月首次出席WTO會議上表示。

他在會中列舉美國在301調查中發現中共竊取知識產權、強迫外商轉讓技術、採取不公平補貼導致產能過剩、限制外商投資的事實,並請教WTO與會成員國代表,中共這種單邊主義是否屬於「犧牲貿易夥伴利益、謀求私利」?

謝伊呼籲各成員國對抗中共一直慣用的貿易措施。他說,WTO絕不能保護這種破壞全球貿易體系的國家,如果WTO希望維持原有的功能,就必須立即「對抗中共國家資本主義所造成的破壞」。

與會的其它國家出席代表告訴「美國貿易內幕」(Inside US Trade),從未在WTO見到如此激烈的言詞交鋒。

《金融郵報》週一(6月4日)發表文章(題為「中國(共):減少貿易順差,可以!但技術轉讓,絕不」)說,作為世界上最封閉的主要經濟體,中共卻豎起「自由貿易捍衛者」大旗,真是如外商所說的中共悖論——「外詡自由市場,內行社會主義」。

文章稱,中共曾經在入世時,承諾讓市場配置資源起「決定性作用」,但同時它在銀行、電信和能源等領域強化國有企業的主導地位。而中共在2013年更要求增加其黨在商業領域的直接領導作用,「這與日本和韓國等國在經濟發展時選擇更加開放和自由市場主導的路徑截然相反」。

「表面上是中美貿易戰,實質是政治結構。」

「美方現在拒絕訂單外交,」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分析說,「表面上是中美貿易戰,實質是政治結構。」

他表示,美國是將國際正常模式帶給中國,而中共過去一直依靠這套非正常模式維護政權和企圖征服全世界。

橫河補充說,所以,要改變中美貿易順差,就必須從根本上開放中國市場,但中共會死守它的權力,「因為中國一放開(中共)就完蛋,會觸發政治危機」。

《大紀元時報》之前也報導說,中共在貿易戰和科技戰中,不敢提的三件事——在未來科技競爭的發展渠道上,中共不敢提其2025計劃要靠「買」和「偷」來實現;在企業的未來「冠軍」爭奪上,中共不敢提企業是靠「拔苗」才長起來的;在深層次的經濟結構轉型爭論上,中共不敢提百姓消費不足是因為既得利益集團占據資源所致。

「倘若中共領導人真想解決中美貿易戰,同時為百姓著想,就要把資源讓利於民,實實在在讓百姓富起來,願意且能夠花錢消費。否則,消費不足帶來的進口效益會很有限,中美貿易再平衡將無解。」文章說。

就連國內學者也表示,中共此次可能在自美進口和市場准入等議題上,再次做出更多、更明確的讓步。

《聯合早報》微信公眾號引述中國國務院參事、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時殷弘的話說,川普總統過去一年多來在朝鮮和中美經貿等問題上,都向對手採取空前施壓後再適度放鬆的手段,並取得顯著成效。

大紀元的分析指,如中共繼續執意維持「中國製造2025」計劃打造「冠軍」企業,結果可能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再多養幾個扶不起的「阿斗」,以及承受一次次川普政府的「閃電攻勢」,直到被迫退回到正軌為止。換言之,中美貿易戰,好戲在後頭。#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06-06 8: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