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四位中國軍醫的人生奇遇

2010年11月27日,台灣部分法輪功學員五千多人在台北自由廣場,排出立體蓮花圖形,映襯寶藍的「真善忍」三個大字。(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25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葉楓綜合報導)他們原是中國軍隊醫院擁有上校等軍銜的主任醫生,卻治不了自己的一身疾病;曾經深陷絕望,卻又柳暗花明。是甚麼奇遇給他們帶來人生的轉機?

漸凍人」的生命奇蹟

汪志遠,男,畢業於中國第四軍醫大學,曾任中國全軍科學技術委員會委員、《航空軍醫》雜誌編委。他同時是主任醫師,行醫幾十年,救治了無數病患。

汪志遠(大紀元)

1983年,汪志遠患了「進行性脊肌萎縮症」,亦稱漸凍人症,這是一種不治之症。

汪志遠說,「得病後不到三個月,體重就降了32斤,上樓走幾步就頭昏乏力,記憶力嚴重減退,經常想不起自己住哪兒。」

他尋訪了包括軍隊三零一總醫院、三醫大、四醫大以及華西醫大等當時中國最有名的醫院專科和專家,也嚐試了各種中醫、偏方和氣功,但所有這些努力都毫無結果,只能眼見著自己肌肉逐漸萎縮。

隨著病情的發展,汪志遠的身體越來越差,先後患了十二指腸潰瘍、腸炎、尿路結石等。尤其是1994年那次消化道大出血,他當時休克,血色素只有6克,不到正常標準的一半。

1995年,汪志遠到了美國,在哈佛大學的一個心血管研究中心工作,他希望哈佛醫學院–這個世界一流的高等學府能夠醫治漸凍人症。但令他極其失望的是,這裡也沒有辦法。

1998年2月的一天,一個朋友告訴汪志遠法輪功很好。抱著試試看的心理,汪志遠參加了在麻省理工學院法輪功學員辦的九天學習班。

結果,法輪功的神奇讓他大吃一驚。

汪志遠說,第一天參加學習班,往那兒一坐,他就感到滾滾熱流從頭熱到腳,能感受到一種非常強大的能量場,非常舒服的一種暖流。而且坐在那裏,無緣無故的眼淚直流。當天回去的時候,已經到了半夜11、12點,但渾身感到輕鬆,很有力量。這個感覺他已經有十多年沒有了。

汪志遠在鍊法輪功第五套功法。(大紀元)

煉功近3個月,汪志遠不僅病症消失了、體重恢復了,比患病前還增加了,精力、記憶力各方面都恢復了,肌肉跳動、肌肉萎縮、肌肉無力全都沒有了,血色素也從6克恢復到正常。從醫學角度講,血色素的紅細胞120天為一週期,可他煉功90天就恢復正常。

自從修煉法輪功後,汪志遠精力充沛,身體越來越好。他說:「我現在每天只睡4、5個小時,工作時間超過10個小時。走路、爬山都不輸年輕人。」

副師級上校軍醫奇遇

王衛真,女,原遼寧瀋陽軍區大連醫學高等專科學校教員,上校軍銜, 副師級待遇,技術七級。她畢業於第四軍醫大學,在調入大連醫專之前,她是部隊醫院心血管內科的主治醫師。

1996年,才40多歲的王衛真就渾身是病:急性風濕性心臟病、慢性乙肝、早期肝硬化、腰椎間盤突出、嚴重貧血、婦科病、鼻竇炎、足背骨關節錯位等。經常住院,有時一年要住半年。

雖然醫技精湛,但她無力使自己擺脫疾病的折磨,陷入無望。

就在這時,她有幸接觸到了一本書——《轉法輪》(法輪功主要書籍)。書中「真、善、忍」的道理和通俗易懂的阐述述, 令她深深折服。她知道自己找到了一生尋尋覓覓、可遇而不可求的生命真諦–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返本歸真。

神奇的是,通過學法和煉功,她所有的疾病在很短時間消失。作為一名醫生,她深知這是醫學上無法解釋的奇蹟。

修煉法輪大法後,王衛真變了,她從一個整日焦慮、脾氣暴躁、鬱鬱寡歡的人,變成了一個樂天寬厚、善良無私、充滿健康活力的人。

單位分房子,分到手的房子就差拿鑰匙了,有人來爭,王衛真就讓給別人,自己住了一套靠山牆的冷房。單位裡評級調職, 競爭激烈,她也把機會讓給了別人。

工作上,王衛真更加兢兢業業,任勞任怨,成為全醫院公認的業務精湛、責任心強、服務態度好的全面型醫務能手。

王衛真的行為也感動了身邊的同事,好幾人開始跟她一起煉法輪功了。

少校軍醫祛病健身的故事

胡桂榮,原河南省信陽市濟南軍區54676部隊醫生,少校軍銜。

雖說是醫生,胡桂榮自己身體也不好:貧血、腰背腿痛、胃病、心慌、心律不齊、暈厥等。身體不好,心情也不好,加上看不慣社會上的不良現象,她感到活得很苦、很累。

1997年6月的一天,心情苦悶的胡桂榮找朋友訴苦,朋友向她介紹了法輪功,並告訴她:學了法輪功心情就舒暢、身體就好了。

第二天清早,胡桂榮到公園去,很容易就找到了煉法輪功的人群。她們熱情地向胡桂榮介紹說,法輪功是強身健體、修身養性的佛家功法;教人做事為別人著想,遇到矛盾找自己;煉功不收費等等。在世風日下、人人向錢看的現實社會裏,居然還有這樣一個為別人付出不求名、不求利、與眾不同的群體,這讓胡桂榮很感興趣。

跟著煉了幾天後,胡桂榮感到這個群體的人很坦誠、很善良。後來看了《轉法輪》,她明白了做人不應該爭強,而應該為他人著想,保持樂觀;人生也不是漫無目地的,而是有歸宿的。不知不覺中,她的身體全好了,心情也舒暢了。

修煉後的胡桂榮嚴格按法輪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不僅工作認真負責,家庭也和睦了。1998年湖北發大洪水,她捐贈了3千元,這在當時可不是一筆小數目,若不是修煉了法輪大法,她是不可能做到的。

軍校高材畢業生賈國傑的經歷

賈國傑,廣州第一軍醫大學高材生,畢業分配到新疆馬蘭軍事基地醫院工作。

賈國傑一生下來體弱多病,幾個月大就得了一場很重的肝病差點夭折。年紀輕輕,卻一身病:偏頭痛、肚子痛、風濕性關節炎、風濕性心臟病,並且,常年傷風感冒不斷。

90年代初,賈國傑考上了廣州第一軍醫大學。當時學校內有很多教師都在煉法輪功,他聽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於是,1995年7月,他在學校開始學煉法輪大法。

修煉不久,賈國傑身體發生了很大變化:多年的肚子痛,原本在學校附屬南方醫院做結腸鏡也沒查出原因,治來治去還是好一陣壞一陣,煉功半年後就痊癒了;風濕性心臟病不治而癒;「少白頭」也全變黑了。

除了身體健康,他的心靈也淨化了,變得更善良、寬容、真誠。

畢業前,許多學生都忙著拉關係,走後門,都想留在條件好的大城市,不願被分到條件差的邊疆或山區,甚至有的很要好的同學為了爭去某地的名額而反目。

賈國傑意識到,不能為了個人的利益去傷害別的同學。他抱著順其自然的心態,後來被分配到荒涼的戈壁灘,新疆的解放軍五四六醫院。

賈國傑當時所在的學生隊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被分配到邊疆、艱苦地區的同學,會分得一筆錢。那年,和賈國傑幾個一起要去邊疆的同學每人分得800元。

賈國傑不想拿這筆錢,心想:給退回去吧,會影響幾個已經拿到錢的同學。所以,他一直保存著這800元錢。直到後來他在解放軍五四六醫院,看到一個維族的大男人,因老婆生孩子湊不夠住院費在樓道裡哭泣,就給了他600元,剩下的200元在一次給災區捐款時捐了出去。

原第一軍醫大學軍醫見證大法奇效

現旅居新西蘭的周醫生目睹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明慧網)

修煉法輪功多年的周先生,曾是中國第一軍醫大學的醫生,他的工作環境使他有機會親眼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功效。

「有白血病患者醫治不了卻煉法輪功後好了的;有患糖尿病患者煉功後痊癒的;有軍隊高幹患中風後遺症煉功後恢復正常的;還有腎炎尿毒症等絕症患者通過煉功好了……」周先生表示,他所見到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1999年7月以前,(中國第一軍醫)大學的操場每天有幾十人,週末有上百人學煉法輪功,很多人是大學的教授或主治醫師。」

大陸官方曾多次對法輪功進行調查,調查結果證實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神奇。

1998年,國家體育總局組織北京、武漢、大連及廣東省的醫學專家,對近35,000名法輪功學員做了五次醫學調查,證明了法輪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高於98%。同時,以喬石為首的老幹部也做了詳盡調查,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

1998年9月1日,第一軍醫大學病理教研室教授胡明欽等七人發佈《廣東省部份地區法輪功學員身心狀況調查報告》。對收回的12,533名法輪功學員填寫的調查表統計分析:疾病痊癒和基本康復率高達97%。

法輪功洪傳世界

1992年,法輪功在大陸長春傳出。至1999年,修煉人數達1億人。學員來自中國社會各階層,包括政府官員、軍人、知識份子、藝術家,也包括工人農民等。

法輪功,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為原則,性命雙修,包含五套簡單易學的功法動作。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介紹,當時中共中央各大部委的部長、省長乃至中央級別的高官,還有政治局七個常委的夫人,他們都在學法輪功。從公安部長、副總理到人大委員長、政協主席到國家主席,幾乎人人都看過《轉法輪》。

至今,法輪功至少洪傳世界120多個國家和地區,受到各族裔民眾的喜愛。其主要書籍《轉法輪》被譯成40種文字在全世界發行。

(資料來源:明慧網、大紀元)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6-07 4: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