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陳剛:六四屠殺反映了共產邪靈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

人氣: 51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6月07日訊】1989年5月,許多北京高校的大學生來到了北京天安門廣場,為了反對共產黨官員腐敗和爭取更多的人權開始絕食。數十萬大學生和數十萬北京各界群眾自發的湧向天安門廣場聲援絕食學生,最多時達到300萬人。

我當時正上大學三年級,也跟隨我校師生去廣場聲援絕食的學生。每天都有數十萬北京各界群眾自發的湧向天安門廣場聲援學生,並在廣場周圍遊行。另有幾十萬大學生自發的匯集在廣場中央,當時人山人海。天安門附近,所有交通警察、治安警察、武警都從崗位上撤掉了,交通崗亭、天安門廣場上再看不見值勤警察的身影,完全靠大學生自己維持秩序。但一點也沒亂,而且秩序井然。我當時天天去廣場,從沒見到或聽到打架或偷東西的事情。

首都各界送來慰問學生的各種食品、飲料堆積如山, 應有盡有。大家都是發自內心的主動承擔起各項責任,我和幾個大學生正好站在了一個食品飲料堆旁邊,就自動承擔起分發食品的任務。我們負責分發的人並沒有近水樓台先得月先享受,而是先分給其他人。而領取食品的人,只是按需索取,沒人多拿多要。天安門廣場的學生愛國運動感染著人們,人們都放下自己私念,首先心系國家和民族的前途。

儘管北京城秩序井然,上千萬老百姓安居樂業,但共產黨當權者眼看就要失去自己的權力和利益,所以5月20日實行戒嚴,派幾十萬共軍進城,準備鎮壓學生。但各路開進的共軍被自發的幾十萬手無寸鐵的北京市民攔阻在各進城的道路上。從這天起北京基本擺脫了共產黨的控制。北京成立了沒有共產黨領導的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和北京工人自治會。

5月21日我來到離家最近的石景山區古城大街,只見長長的軍車隊被老百姓以血肉之軀攔截在馬路上。當時人山人海,軍車被百姓圍了好幾層。當時老百姓除了擋在軍車前,並沒有對軍人採取任何過激行為。那些士兵荷槍實彈,都是一臉茫然,被中共邪黨欺騙:「北京發生了動亂,前來恢復秩序」。許多老百姓圍住軍人,給他們講事實真相,告訴他們大學生是反腐敗,北京秩序井然,根本不需要共軍來維護秩序。我一是覺得那些士兵也是被共產黨欺騙的,也挺可憐的,另外想讓軍人理解,我們對他們沒有敵意,只是希望他們別對無辜的愛國學生和市民開槍。於是和幾個同學一起,在現場群眾中募集了一些錢,為士兵們買 了些飲料和食品送給他們。至今記憶猶新的是一位北京中年婦女感慨道:「怎麼聯合國不派維持和平部隊來北京保護我們呢!?」也沒人組織,百姓們自覺的不分白天黑夜的多日輪流給戒嚴部隊講真相,北京市民在各個進城要道赤手空拳的以和平方式沒有讓軍車前進一步。

北京城區和近郊看不見了警察、武警、軍人,擺脫了共產黨的統治,連十字路口的交通警察也不見了蹤影,取而代之的是學生們在指揮交通。為不給共產黨找到鎮壓學生的藉口,首都市民默契配合,自覺維護社會治安,社會秩序井然,商業活動如常。根據北京市公安局的統計,這一時期,北京市各種刑事犯罪案件卻明顯下降,交通事故也是歷史最低。這期間,北京老百姓人與 人、心與心之間的距離都拉得非常近,人見人親,連素不相識的人彼此都成了兄弟姐妹,根本不會計較個人恩怨得失,大家萬眾一心對付共產黨,希望沒有共產黨的好日子能長久維持下去。當時只要申明去天安門廣場或去攔軍車,任何一輛車都免費給你載過去。當時北京根本沒有「暴亂」發生,社會秩序良好,連小偷都聲稱罷偷!一次晚上我從天安門騎自行車往家趕,黑燈瞎火碰到另一騎車人,還沒等我開口,那人先開口:「沒事,理解萬歲!」招招手就走了。要是在過去共產黨統治時期,大家被共產黨欺壓的心裡一肚子怨氣,點火就著,街上相互碰一下就往往吵架。大家還有一個心照不宣的共同心願,最好這次大家一鼓作氣,能讓共產黨徹底從中國舞台上消失。沒有了共產黨的控制,首都媒體人的膽子也壯起來,不再為共黨塗脂抹粉,不再為共黨欺騙人民,首都媒體幾十年裡破天荒的說了幾天真話,當時北京的社會環境從沒有過的和諧有序。當時北京大多數人臉上都洋溢著喜悅的神情,大家被共產黨欺壓了幾十年,終於過上了 幾天沒有共產黨的快樂時光,沒有共產黨的日子真好!

可是好景不長,6月3日晚至6月4日,共軍在共產黨的指揮下,用坦克和衝鋒槍一路殺進城來,一直殺到天安門廣場。3日晚,一路共軍從北京軍區八大處司令部方向開上長安街,一輛民用卡車司機冒著生命危險,開車插入軍車隊,然後在石景山老山地區把車橫在公路上,擋住了後面長長的軍車隊。這一隊軍車被百姓包圍了,百姓們還是給軍人們講真相,勸他們別信共產黨的謊言,不要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我母親和姐姐給軍人們講了一夜真相。 後來幾輛公交車也被推來,擋住軍車前進的道路。

後來我因搶救被共軍開槍擊中的學生、市民,隨救護車來到北京軍事博物館附近的北京鐵路總醫院,親眼看見許多被共軍子彈打死、打傷的市民和學生。血!到處是血!被子彈擊中的人太多,不僅治療室裡,連走廊上到處都是傷員,就像個剛經過激戰的戰地醫院,此景以前只在電影裡見過。被子彈擊中四肢的在這裡都屬於輕傷,包紮一下子彈都不取出來,傷勢太重的也顧不上了。有一個場景至今歷歷在目,一個被擊中頭部的年輕小伙子躺在地上,血不斷從頭上的繃帶中流出來,喘一口氣,吐一口血,身下已經是血流成河,因傷員太多, 搶救不過來,只好任他痛苦中殘喘生命中最後的幾口氣了。還有一個原因,醫生們也沒料到共軍真的會開槍!所以根本沒有儲存足夠的血漿,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許多 傷員死去。悲憤!如果早點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事先稍作防範,老百姓也不至於死傷如此嚴重呀!

第一批戒嚴部隊衝過去之後,我來到軍事博物館前的大街上,看見地鐵站的窗戶和水泥牆上布滿彈洞。 我在解放軍301總醫院門前的十字路口看到被坦克碾成肉餅,一片血肉模糊,薄薄一層貼在地上的一堆人肉餡,中間陷著一些人骨,根本分不出來哪邊是頭,哪邊是腳,後來我發現有幾顆牙齒陷在肉泥裡,料想那邊曾經是人的頭部…… 後來聽說,環衛工人用鐵鍬把那堆肉泥鏟走了。

一個剛從天安門廣場逃出來的北方工業大學的女學生哽咽的告訴我,共軍在天安門廣場驅趕他們,在一字排開的裝甲車從長安街金水橋向廣場隆隆開過來時,有些學生還在帳篷裡,在裝甲車一路撞倒、碾碎廣場上的帳篷時,從帳篷裡傳出一片駭人的慘叫聲…… 是共產黨指揮的共軍給首都北京帶來了屠殺、死亡、恐懼!

六四大屠殺後的大清洗中,我所在的北京科技大學分院就有十幾個學生被端著衝鋒鎗的共軍從校園抓走,同學們各個都人人自危,人心惶惶,當時的感受是,北京已安不下一張平靜的書桌了,共產黨的槍桿子打碎了北京短暫的和諧時光。

中共邪黨就是靠謊言和暴力維持其統治,「六.四」屠殺有千百萬的見證人,還有全世界通過國際媒體的鏡頭看到了真相,可中共居然還是臉不變色、心不跳的撒謊,否認其殺人罪行,還造謠、誣陷廣大愛國學生和市民,其厚顏無恥真乃古今中外無出其右者。

六四屠殺除了殺害了成千上萬的無辜中國人之外,還帶來另一個嚴重後果。屠殺使中國人在顫抖中屈服於中共邪靈的暴力,喪失了堅持真理、保持良知的勇氣。我當時上學的北京科技大學分院也毫不例外地強迫我們每個大學生明確表態支持政府的所謂「平暴」。除了我之外,我們機電系裡所有的學生都被迫違心地撒謊表了態,包括一些學潮時走在前列的人。唯獨我始終保持沉默,因為電視宣傳的和我親身經歷的完全不一樣。誠實難道不是我們中國人的傳統美德嗎?中共邪靈就是如此要摧殘全體中國人的這種傳統美德!

六四屠殺是個分水嶺,中國人出於恐懼、失望、無奈,再加上中共有意引導,全民向錢看,開始放縱自己的慾望,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世風日下,直至今日家家裝上了防盜門,每個人都在為當初對邪惡的縱容承受著苦果。29年後的今天中國假貨遍地,毒奶粉、瘦肉精、地溝油……重慶三星沱江面,對呼救的落水者視而不見。見死不救的佛山小悅悅事件……許多中國人面對今天的社會不公,面對中共迫害中國同胞,面對中共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賣錢,都是麻木不仁。中國社會現在是你騙我,我害你。那些89年六四奮不顧身擋軍車的勇士們都哪去了?

六四屠殺不僅在肉體上消滅了成千上萬勇敢的中國人,「共產邪靈」同時還破壞了的傳統文化,使人失去人之為人的標準,道德上失去約束、急劇墮落,人心魔變,毀滅著人類,這也是「共產邪靈」的終極目的。

正如《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所示:『「共產主義的本質是一個『邪靈』,它由『恨』及低層宇宙中的敗物所構成,它仇恨且想毀滅人類。它並不以殺死人的肉身為滿足,因為人肉身的死亡並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靈魂)還會輪迴轉生;但當一個人道德敗壞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元神就會在無盡的痛苦中被徹底銷毀,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產邪靈』就是要使全人類都跌入這樣萬劫不復的深淵中。」

徹底解體共產邪黨,清理人間的共產主義邪惡因素, 全面反思近二百年來人類社會的墮落和魔變,成為今天人類的當務之急。歸正人心,淨化社會,回歸傳統,重建信仰,這是每個人的責任,也是每個人的希望所在! 每個人的內心。一個人在此時此刻的抉擇和所為,就會決定他(她)的未來。#

責任編輯:任慧夫

評論
2018-06-07 3: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