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吳惠林:川普的外交政策可預測嗎?

6月12日「川金會」究竟會不會如期在新加坡舉行,如今看來一切掌控在美國總統川普手中。(大紀元、Getty Images圖片合成)

人氣: 52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07日訊】6月12日「川金會」究竟會不會如期在新加坡舉行,如今看來一切掌控在美國總統川普手中。在實際舉行之前,都可能在川普的「一念之間」發生變化,而一年多來大家對此也似乎見怪不怪,有人早已說「川普外交政策中唯一確定的是其不確定性」。尤其川普的「對中政策」是否時時會有髮夾彎,更是受到關切,特別是近來飽受中共打壓的台灣,尤其要特別注意。

川普上台迄今的表現,固然其「商人性格」有所展現,但至少「見利忘義」並未出現,而其「反共」主軸和繼承雷根講求「公平貿易」則表現得異常堅定。在對中國政策上,依循彼得.那法羅(Peter Navarro)等鷹派路線也一直未變。

我們知道,川普之所以能勝選,是其「美國優先」、製造業回流、創造就業等等打動美國人的心心弦。

由於美國近幾十年來的國際戰略政策,並沒有讓人民受惠,反而讓他們損失許多工作機會、實際收入縮減,稅賦增加、福利減少,並危害到民眾的生活品質。

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美國富含「世界主義」(cosmopolitanism)色彩的國際戰略政策,以犧牲一般民眾為代價,富足了領導圈內人士的同時,卻傷害到美國中產階級和勞工階級。而川普的當選,正是反映美國民眾的不滿。

順應這些民怨,川普也陸續提出一些政策,究竟川普會再提出哪些有利於美國普羅大眾的明智健全政策?

出身哈佛大學的丹尼爾‧密斯(Daniel Mills)與史蒂芬‧羅斯菲爾德(Steven Rosefielde)在川普就任總統前共同著作的《川普風潮與美國外交政策的未來》(The Trump Phenomenon and The Future of US Foreign Policy)可供參考。作者強烈批判二次世界大戰後,包括奧巴馬在內的歷任美國總統的失敗外交政策,而寄望強調「美國第一」的川普能根本上改弦易轍,建立真正對美國,特別是中產與勞工階級有利的政策。

他們幾乎全盤否定了奧巴馬政府的外交思維及政策,認為美國在二次大戰後以「世界主義」為基礎的外交政策富足了少數菁英階層,卻傷害了美國中產階級與勞工階級。他們於是提出了「民主國族主義」( democratic nationalism )理念。

其內涵是:美國是個大家庭,不該為了外國人士或美國體制內少數人的利益,而忽略家庭成員的需求。作者認為,美國的外交政策應具有完整( complete )、全面( comprehensive )、協調( coherent )、一致( consistent )、可靠( credible )、以及兼容( compliant )這「六C」的「基本特質」。

在具體政策面上,作者認為美國應該採取十項作為:一是接受多極世界的現實,停止透過全球化、自由化、無限制移民、虛假民主化與西方法治,來強制灌輸美國霸權。二是制定外交政策應以國內人民的福祉最大化為原則。三是與俄羅斯走向「冷和」(Cold Peace ),而非冷戰。四是遏制伊朗的野心,削弱其勢力。五是接受中東地區重組國界。六是圍堵中共,限縮對手並確保與全球關鍵地區的連接。七是加強與日本關係,幫助遏制中共。八是加強與印度關係,幫助遏制中共。九是允許歐盟朝任何可行方向發展,包括崩解。十是調整美國貿易政策,維持或重建高薪資的商品製造業。

迄今,川普幾乎背離了美國過去幾十年的一貫立場,他宣布美國退出取代京都議定書的巴黎協定、TPP、伊朗核協議等等。川普顯然認為須回歸美國利益第一的根本原則,充分反映出本書所強調的,過去對國際社會的承諾及付出的受益者是外國,不符合美國的利益;也就是揚棄了行之多年的世界主義。

川普的強硬貿易政策與移民政策也是來自同一思考脈絡。雖然既得利益者及外交人士,甚至許多美國傳統盟友都無法認同川普的激烈態度與立場,但川普限縮美國的「世界警察」角色,降低國際參與及介入,走向公平貿易等措施,從世界主義翻轉到國族主義,已贏得許多美國民眾的認同。

這些具體作為都呼應作者主張的外交政策中的第一、二項。而美國傳統地緣政治層面目前有兩大核心議題:如何回應中共在遠東地區的擁有特殊影響力的要求?如中共反對,應如何回應,同時維持雙方和平?作者顯然認為,應將遏止中共,以確保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優勢,列為當前優先的外交政策之一。

雖然盎奧巴馬政府曾積極推動重返亞太或亞太再平衡戰略,但美國面對中共,除了讓步、默認外,基本上是束手無策。川普採取了前任總統迴避的策略,正面迎擊中共對美龐大的貿易出超、不平等貿易措施、侵犯智慧財產權、保護國內市場等,並片面宣布對中國產品提高關稅。川普發動的經濟戰的另一個更重要目標是要防堵中共在高科技及尖端製造領域威脅美國龍頭地位。

不過,在戰略、政治及軍事層面,也就是遏止中共勢力擴張,川普的立場並不明朗。對前述兩個核心議題,川普除了提出「印太戰略」概念外,美國仍沒有成熟的對策。

即使在中美貿易關係上,川普嚴厲手段的背後似乎藏有妥協的空間,他並一再凸顯與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友好關係,顯示川普無意挑起雙方的直接對抗。這完全符合本書所強調的「一次只對抗一個主要對手」的基本原則。

川普毫不掩飾對國際現實及美國外交政策的不滿與憤怒,但到目前為止,尚無有效的策略與行動,整個局勢並未改變。由於本書作者與川普在基本立場上相同,而迄今川普也採取本書建議的一些政策,我們或可參酌本書來得知川普的外交政策。當前,最重要的還是得厚植自己的實力,就台灣而言,即使被當成「棋子」,也得是一顆有大用的棋子。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6-07 10: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