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美貿易戰:僵局原因和中共的底牌(下)

在最新一輪中美貿易談判期間,華盛頓要求中國經濟出現結構性變化。(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人氣: 2460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綜合報導)在最新一輪中美貿易談判期間,華盛頓要求中國經濟出現結構性變化。至此,中美間已經舉行了三輪談判。在第二輪談判後,川普明確表示對在華盛頓的談判不滿意。

有分析認為,中共最害怕其經濟結構出現大幅改變。對中共來說,這可能影響到其政權,所以現在中美貿易戰才陷入僵局。

川普對華盛頓談判結果不滿意

5月4日,由美國財長姆欽率領的「超級團隊」訪華首輪貿易談判結束。此次談判無果而終:既無聯合聲明,亦無安排高層會面。有學者描述說:「從新華社的消息來看,基本上是談崩了,雙方分歧太大。」

5月19日,美中在華盛頓的第二輪貿易談判結束後,發表聯合聲明,中方承諾購買包括農產品及能源產品在內的更多美國產品,以減少對美3,750億美元貿易順差。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其後說,他對在華盛頓舉行的美中貿易談判不滿意。他稱那次談判是,美國政府朝著同北京解決貿易不平衡問題達成最終協議的起步。

對於此輪談判,中美雙方各自表述。中共官媒「盛讚取得雙贏」,副總理劉鶴指兩國達成共識「不打貿易戰,並停止相互加徵關稅」。

川普政府其他官員表示,聯合聲明的含糊措辭顯示雙方的巨大分歧。「並沒有就簽署協議達成一致。我方從未預期會簽署協議。兩個大國發表了一份公報,僅此而已。」美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拉里‧庫德洛說。

此外,美中貿易戰「暫時講和」也惹惱了美方強硬派。美國貿易顧問納瓦羅公開反駁了姆欽關於暫停貿易戰的言論。

《金融時報》報導,美國的批評人士擔心,白宮的重點似乎是達到川普的目標,即降低每年3370億美元的美國對華貿易逆差,而不是解決中國經濟存在的更為棘手的結構性問題,比如北京方面系統性地竊取美國的知識產權。

華盛頓要求中共改變經濟結構

6月3日,美中第三次貿易談判在北京結束,雙方沒有發布聯合聲明。白宮到4日才發聲明指,會談聚焦中方對美的農產品及能源採購,美方並向中方轉達了川普的明確目標,即實現兩國貿易關係公平化。

《華爾街日報》引述一位消息人士的話說,中方提出願意購買近700億美元的農業和能源產品,但希望川普政府放棄關稅。《金融時報》引述一位聽取了簡報的人士的話說,「中方要求川普政府公開宣布不會徵收關稅,這是根本不可能的。」

在最新一輪談判期間,華盛頓也向北京直接提出了「改變經濟結構」的要求。

6月2日,美國財長姆欽在加拿大七國集團財經會議上表示,美國除了要求中國增加購買美國商品以外,還希望中國經濟出現結構性變化。姆欽說,如果中國經濟出現結構性變化,使美國的企業能夠公平競爭,就能夠解決美國對中國的巨額貿易逆差問題。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其實,美國一直以來想要一個永久性改變對華貿易赤字的辦法,就是希望中共改變經濟結構。

李林一認為,雖然美國還沒有具體提出,中共需要如何改變其經濟結構,但是如中共需要遵守加入WTO時候的承諾、停止貼補國企、全面降低關稅,開放各個行業、停止過度干預經濟等,都是可以預料的內容。

據報導,在北京的第一輪談判前,美國發給中方的一份文件,向中方提出了八大要求,包括在2020年之前,將貿易順差減少2,000億美元及停止補貼「中國製造2025」重點產業等。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為了解決不平衡的美中貿易關係,這份文件要求中國在一到兩年之內調整政策措施。文件稱,美中兩國貿易關係「嚴重失衡」,中國的產業政策給美國「帶來嚴重的經濟和安全擔憂」。

分析:「改變經濟結構」對中共意味著什麼?

其實,中共最害怕其經濟結構出現大變,因為這會危及中共的政權。

不少評論把當前的中美貿易爭端,看成是純粹的貿易或赤字問題。中國進出口銀行前行長李若谷認為這是嚴重誤解。他承認,這次爭端完全是關於中國發展方向的爭議。

麻省理工(MIT)斯隆學院教授黃亞生表示,中美貿易爭端的實質是制度衝突,解決制度衝突唯一的辦法就是中國要加速市場化的改革和建立健全法制。文章認為,「那就等於要放棄黨對企業、對司法、對法律的領導了。對於把黨領導一切視為執政唯一要義的政權來說,實施這『唯一辦法』不是等於要它的命嗎?」

《蘋果日報》李怡的文章認為,中共的專權體制在國際政治經濟交往中損害美國的利益,引起美國再難容忍的反彈。中共進入WTO後,在世界傾銷產品,但中國實行的不是真正的市場經濟,而是由中共黨操控的所謂社會主義市場經濟。

美國於去年11月中旬對外公布,反對在WTO框架下給予中國市場經濟地位,正式加入歐盟對中國的應訴行列。

早在2016年12月,美國、歐盟和日本等國認為中共沒有兌現其加入WTO時所作出的開放市場的承諾,拒絕承認中國是市場經濟。美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中國研究項目副主任甘思德曾表示,美歐日等國不承認中共的市場經濟地位,主要原因是他們認為中共入世15年後,政府對市場的干預依然很多。

中共加入世貿,一個承諾都沒兌現。(大紀元製圖)

李林一認為,美國所說的「改變經濟結構」,其實內容很多。只有這些全部落實了,外企才能在中國大陸有真正意義上的競爭。

李林一說,而中共這個政權,最擔心的就是垮台。哪怕短期出現對自己經濟不利的事情,一旦中共判斷將會影響到政權,就不會答應,或者敷衍了事。對中共來說,過去很多的利潤就是通過破壞國際規則才賺到了,現在要遵守規則,等於是要讓其未來收入大幅減少,增加了其垮台的風險,所以現在美中貿易戰才陷入僵局。

分析:中共的貿易戰底牌

外界普遍認為,中共現在實行的是「訂單外交」,即以一些訂單收買大國政要,以維持其在國際上繼續破壞貿易規則,獲取利潤。

今年1月10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北京表示,中方計劃2019-2020年購買184架空客A320飛機。根據市價,這些耗油量較低的A320neo系列客機總價值約為180億美元。

英國首相特雷莎‧梅1月底訪華期間,中英簽署90億英鎊經貿合作協議。而在2017年11月,川普訪華期間,美中簽下超過2500億美元的合約。但2017年中美商品貿易順差擴大10%,至2,758億美元。

中國問題評論員橫河對大紀元表示,早期,美國把人權和每年一度的最惠國待遇掛鈎,中共就採用「人質外交」,即每年審核最惠國待遇時就放一兩個被關押的著名異議人士向美國示好。克林頓任總統期間,把人權和最惠國待遇審查脫鉤,後來中共又加入了WTO,不需要搞「人質外交」了,就改為「訂單外交」,一旦發生貿易糾紛時,就帶給對方一大筆訂單,就是一次性簽約,外界就覺得數量很大,但是最後一算,當年貿易逆差其實更大。

橫河分析表示,所以美方要求中方經濟結構性變化,換句話說就是打開市場之門,最低程度就是加入WTO時的承諾。

橫河認為,現在中共的貿易戰底牌仍然是「訂單外交」,也就是,我可以多買你美國一點東西,甚至可以開出幾千億美元的價碼,也可以降低一些關稅,但是中共不會同意做「經濟結構改革」。未來,如果實在美國逼得很緊,或者形勢所迫,中共也可能會退讓。

橫河認為,即便未來中共不得不作出有限的讓步,也會千方百計拖延執行經濟結構的改革。#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8-06-08 6: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