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上火車,來一趟 大吉嶺心靈之旅!

作者:陳慧芝

此生最美好的事,莫過於沒事可做,在大吉嶺找回「浪費時間」的幸福!( 圖/陳慧芝)

    人氣: 15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學時看過一部電影《大吉嶺有限公司》(The Darjeeling limited),電影主要講三個情感疏離的兄弟,於父親葬禮後決定前往大吉嶺旅行。當時深為電影中混亂的奇異世界所吸引,也對搭乘印度40多節車廂火車的長途旅行很嚮往。雖然電影並不是在真的在大吉嶺拍攝,但為了一圓旅行夢,我決定來趟大吉嶺火車之旅。

(圖/陳慧芝

比自行車跑得慢的蒸汽小火車

大吉嶺喜馬拉雅鐵路聞名世界,1999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宣布為世界遺產,是印度目前唯一還在使用蒸氣的山區小火車。鐵路從西里古里(siliguri)連接大吉嶺(Darjeeling),採用適合山區行進的窄軌鐵道,車廂寬度也只容得下三排坐椅,因此被暱稱為“ Toy train ”。

(圖/陳慧芝

小火車緩慢地在山區小鎮裡前進,兩邊就和街道及鄰房接壤,距離不到一公尺,甚至手伸長一點就可以和居民們握手;途中也會有乘客上上下下,買個東西再上車,搭乘小火車穿過街頭巷弄的感覺非常有趣。

從大吉嶺發車時,建議先在車站觀賞添加煤碳的過程,並與小火車拍照留念。行經山路緩坡上時,不妨輕鬆地享受微風、欣賞山景及園。由於大吉嶺火車爬升的高度很大,因此運用了馬蹄型及之字形鐵軌路線,中間會經過著名的Batasia Loop馬蹄形鐵軌路線,很值得一看。

在路邊攤上和當地人一起享用奶茶,度過悠閒緩慢的下午時刻。(圖/陳慧芝)

除了火車,也可以選擇從西里古理(siliguri)搭乘巴士。巴士沿途載客,從蜿蜒的山路攀升到大吉嶺,在「極度」搖晃中欣賞山景。記得,千萬別吃太飽才坐車上山喔!涼爽的山風迎來,當大夥兒坐在巴士裡東搖西晃時,默默觀察同行的乘客也是一種樂趣,像坐在對面的大叔下一站就要下車、臨座大嬸的雞沒有綁好被抗議,還有和當地人聊天……諸如此類。

三個半小時車程,終於看到滿山遍野的茶園。山區的氣候就像善變的姑娘,前一刻還陽光普照,後一秒就雲霧繚繞。天氣晴朗時,可見到喜馬拉雅山脈的第三高峰─金城章嘉峰;即便是晚上,也能看到白雪皚皚的山頭在黑暗中閃耀著。午後置身雲霧中的大吉嶺,同樣另有一番風情,行駛中的小火車像極了在雲端中穿梭;也正是這樣終年被雲霧籠罩、雨水充沛的環境,才得以孕育出知名的大吉嶺紅茶。

大吉嶺原為藏文「霹靂」之意,指雷聲霹靂之地。(圖/陳慧芝)

百年茶莊品味頂級茶香

大吉嶺紅茶享譽世界,其味道帶有純凈的熟果香氣,是19世紀中葉由英國人引進技術而發展起來。因地勢及氣候的關係,這裡白天日照充足、日夜溫差大、薄霧籠罩、雨水豐沛,特別適合栽種茶葉。除了紅茶,還有頂級的白茶及烏龍。許多莊園都有百年以上的歷史,近年亦陸續加入公平貿易及有機種植行列。幾處著名的茶園,如Happy valley、Arya、Makaibari……等,都提供參觀製作流程的導覽,讓遊客體驗採茶生活。事實上每家茶廠做出來的茶風味各不同,唯有花時間細細品嚐,才能挑選到自己喜愛的味道。

低矮的茶樹沿著山坡種植,景色如梯田般壯麗。(圖/陳慧芝)

雲霧飄渺的山城,最適合花一點時間漫步。大吉嶺的風俗民情、生活習慣和印度大不相同,這裡應該可以說是「最像尼泊爾的印度」,居民大多來自尼泊爾,在英國統治時期移民到大吉嶺工作;住民還包含少數來自孟加拉、不丹、夏爾巴、藏族、錫金……等地。複雜的民族融爐造就風情萬種的大吉嶺,不同的宗教信仰、語言、種族、文化在這裡和平共處著。

與擁擠繁忙的加爾各答不同,大吉嶺的生活步調悠閒緩慢,來到這裡有回家一般地輕鬆自在。中午時分,在大吉嶺最主要的廣場Chowrasta餵餵鴿子,除了遊客、賣玉米的小販、茶販,還有不少中學生聚集在這裡用餐。吃飽喝足後就在附近的林蔭步道漫步,享受芬多精的洗禮,連接山城上上下下的階梯步道及兩側高聳的針葉林,讓人彷彿置身雲端。走累了,帶上一本書,找個景觀優美又有異國情調的小店好好享用英式下午茶;或在路邊小茶攤的座椅上和當地人一起悠閒地喝著奶茶。此生最美好的事,莫過於沒事可做,在大吉嶺找回「浪費時間」的幸福!

專欄作家

▍陳慧芝

熱愛旅遊的建築設計師,曾在南太平洋當國際志工,

透過對活動、空間、環境的觀察探索異文化,

試圖將觸角延伸到不同領域,透過文字、繪畫及設計傳遞世界之美。

──轉自萬海航運慈善基金會《停泊棧》期刊74期

責任編輯:楊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通常提到義大利,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便是文藝復興發源地;徐志摩深愛著並獻給她美麗名字的「翡冷翠」;或是曾經無比強盛、幾乎占領整個歐洲的羅馬帝國;接著便是舉世聞名、一生一定要造訪一次的威尼斯面具嘉年華。
  • 法國街頭有許多不同類型的街頭藝人,各個身懷絕技。來法國前對街頭藝人這個行業充滿了幻想:是藝術家,又能到處旅行;把歡樂帶給別人,又能賺錢;工作時間自己決定,又沒有頂頭上司。這種人生真是完美啊!
  • 戲劇工作,總是在場與場之間不斷地轉換。上一場,妳是17歲的妙齡年華,等著雀躍、等著欣喜;下一場,也許就是一個遲暮之年的老太婆,等著老朽、等著無奈失去。換場的過程,除了仰賴整體造型給予的專業支持,表演者在心境上的沉澱、想像,為擔任的角色抓出生命累積的脈絡,甚是關鍵。
  • 於嘉義縣東石鄉外海的外傘頂洲,是台灣沿海最大的沙洲,素有「漂流中的國土」之稱。因受到波浪及季風影響,隨著時代變遷而逐年漂移,仿如無時無刻漂泊不歇的旅人。
  • 有時候,牠們才是人類真正的靈魂伴侶,代替忙碌的父母,陪孩子度過無憂無慮的童年,面對渾然未知的世界;也取代疏離的子女,撫慰孤寂的老人家
  • 一般人對兔子的印象大多是外表可愛、充滿活力,相較於原著中作者較為溫馨的畫風, 真人動畫似乎更符合大眾想像,也更符合「現實」,設定與原著相同。比得兔和父母同住在鄉間一棵大樹底下的窩,父親卻被外來居民殘忍殺害,母親耳提面命不要接近人類,但電影將故事集中於母親離世後的挑戰,片中比得兔正值叛逆期,他獨自帶著妹妹和表哥一起生活,雖養成他一肩擔起責任的好習慣,卻也變得自負,並多次陷入危機中。
  • 城子古村位於雲南紅河、文山兩州及瀘西、彌勒、丘北三縣之間,是彝族先民的聚居地。其後有了漢族人遷入,使得此地的土築民居建築融合了彝漢風格。根據史料記載,距今600多年前的明朝成化年間,土司昂貴在飛鳳山上建立宏偉的土司府,使得城子古村所在地成為當時滇東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
  • 從非障礙者成了障礙者,從站立到坐輪椅,生活中許多習以為常的事都被放大為特殊情況,改變的地方著實很多,有時真令人哭笑不得,更成了一件件既特殊又奇妙的趣事。
  • 「我兒子的狀況最近越來越糟,與他溝通他反而將所有的問題歸咎於我,埋怨我不幫他買車、也不幫他當汽車貸款的保人,責怪我都不關心他。」
  • 父母和子女,本來就經常在「捨」與「得」之間拔河拉扯,但如果沒有「獨自」就難以學會「獨立」,獨自就是「捨」,獨立就是「得」,所以必須忍下心,拿掉她的保護傘,不然她永遠都學不會獨立勇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