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考狀元慘被槍決 北大天才32歲命喪求真

人氣: 6082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10日訊】出生在書香門第的沈元,當年是高考狀元,考入北京大學歷史系,之後的成就讓業界矚目。然而在中共的統治下,嚴於治學的沈元卻在32歲時被中共扣以「反革命罪」槍決。

每年高考總有一批高考狀元出爐,成為媒體網絡追逐報導的天之驕子。然而並不是所有狀元都前程可期,中共建政史上,曾有過一名命運極度悲涼的狀元——北大才子沈元,被譽為天才學者,最終卻因治學命喪黃泉,直到文革後才平反。

沈元於1938年出生於上海的書香門第,父親沈昌畢業於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南京政府成立後,曾任鎮江縣縣長,後在抗日戰爭中功勛卓著,因「涉歷巨險,憂勞至疾」而病逝。母親何天予,畢業於早期南京女子師範學校,是一位漢語言學家,書法家。

沈元從小功課就好,中學文理各科均為全班之冠,近乎滿分。1955年以全國高考文史類總分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北京大學歷史系。

還在北大讀書時,沈元就被譽為天才學者,但反右運動中被打成極右派,摘帽後,連續發表轟動學術界的文章,沈元最終因治學命喪黃泉。文革中的1970年「一打三反」,年僅32歲的他被以所謂的投敵叛國「反革命罪」錯誤槍決,文革後才平反。

人們驚嘆沈元臨刑前的鎮靜

前北京大學教授郭羅基,曾在題為《一個人才,生逢毀滅人才的時代:哀沈元》一文中以同窗的身分,回憶了沈元最後的生命時光:

1970年4月的一天,北京工人體育場在召開「公審大會」,宣判「反革命分子」。一聲吆喝,押上20多人,在主席台前站了一排。名曰公審,沒有公訴,不準辯護,只有判決。一兩個是「從寬」的典型,其餘皆「從嚴」。

宣判某人死刑,某人立刻癱倒在地,後面兩個解放軍戰士把他提溜了起來。20來個人都癱倒了,只有一個被判了死刑的人依然站立。宣判大會結束,所有被判了死刑的人,也只有這個人是自己走出會場,其他的人都是被架著拖出去的。

到了刑場上,這個人大喊一聲:「我還有重大問題要交待!」行刑人退出了槍膛里的子彈,把他押回去。其他人都倒在血泊里了。實際上,這個人並沒有交待出什麼「重大問題」,第二天又被押赴刑場……。

這個人就是沈元,中國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的實習研究員,他被執行死刑的罪名為「投敵叛國反革命罪」。

郭羅基回憶,那時,在江西南昌鯉魚洲北京大學農場勞動,北京來的人,一遍又一遍地敘述沈元臨刑的故事,驚嘆他在死神面前的鎮靜。

沈元是50年代郭羅基在北京大學歷史系的同班同學,郭稱沈元是一個才華出眾的人。「我了解他。他是想再爭取多停留一天、一小時,哪怕一分鐘,等待有人喊:刀下留人!」

然而沒有等來,別人早已絕望了,他還在運用超人的機智尋求死裡逃生的機會。我知道他的腦海裡有多少歷史學的研究課題,在向他招手,鼓舞着他求生的意志,不甘心就此了結一生。

私譯赫魯曉夫「祕密報告」惹禍

從現僅存的一張公開照片可以看到,沈元長相清秀:穿灰布中山裝,戴着一副近視眼鏡,是一個麵皮白凈的書生。其北大同學回憶,沈元平時靦腆少語,循規蹈矩,他是那種天才加上勤奮的學生。

在北大學習期間,他在給老師的信中寫道:幾無片刻休息,大批的參考書要看,要做摘錄。每次課一完就跑到圖書館去,每餐之後也儘速趕去等館門之開,否則搶不到座位,「我們進了圖書館,正像餓牛進入水草地。」

然而,好奇心害死了這位早慧且勤奮的青年。

1956年,蘇共召開第二十次代表大會。赫魯曉夫在大會閉幕後,作了《個人崇拜及其後果》的長篇「祕密報告」,揭露了斯大林肅反殺人的事情。

同年2月,沈元在閱覽室裡看到一份英文版《工人日報》,上面全文刊載了赫魯曉夫的祕密報告。沈元在中學學過英語,藉助字典摘譯了赫魯曉夫祕密報告,私下供同學們傳閱。其中特別驚人的是斯大林在肅反中大開殺戒,受害者達70萬人之多。

看後沈元的「翻譯」,宿舍裡每天晚上議論的都是斯大林問題。沈元比其它人想得多。

沈元提出:中國封建王朝的史官還能秉筆直書,社會主義時代為什麼不能寫信史?沈元還提出:斯大林為什麼能夠握有生殺予奪的權力?幹了壞事為什麼能夠長期隱瞞?赫魯曉夫只是譴責個人崇拜。沈元認為,根本上是制度問題。

沈元提出的問題,引起熱烈的討論。在1957年的反右運動中,沈元因翻譯傳播赫魯曉夫祕密報告,被定為極右份子。翌年他被開除學籍,遣送農村勞動改造三年。這一年沈元正讀大三,年僅19歲。

沈元連發轟動史學界的文章

在結束了3年的勞改生涯,1961年沈元返回北京,開始在街道上勞動,摘掉右派帽子後幫助街道辦事處做點事。因他在北大和家居時寫的一些文章,其才華見識為史學界前輩激賞,被破格延入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任職。

1962年4、5月間,沈元就被分配到中國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思想史組工作,歸丁守和管理。

24歲時,沈元在1962年第3期《歷史研究》發表了《研究》一文。這是一篇對漢代兒童啟蒙讀物《急救篇》同題研究的論文,質量被指高過大學問家王國維。一些老學者對該文備加稱讚。

25歲時,他又在該雜誌發表《洪秀全和太平天國革命》,後被《人民日報》整版摘錄。

中國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長黎澍喜滋滋地說:「近代史研究要有十個沈元,面貌就能根本改觀。」

此時,北京大學歷史系有人向中宣部控告,沈元是右派,報刊這樣發表他的文章,公然宣揚白專道路,對抗黨的教育方針,這對擔任黨團工作的學生幹部是嚴重打擊。

1966年,文革浪潮席捲中國,黎澍被批為「招降納叛,網羅牛鬼蛇神」。鬥黎澍,沈元陪鬥。此後,沈元非但不能再做學問,連生存度日都難。沈元夫妻二人走到哪裡都會被紅衞兵追到那兒。

北大歷史系學生雷光漢(沈元的同學)說:那時候正值文革造反期間,世道很亂,沈元當時和一個十八九歲的上海姑娘在一起,那姑娘雖然沒上過大學,但是很有才華。

他說,我記得我們在一起談話時,這姑娘正在用英文打字機打字,她說了一句西諺,來形容文化大革命:「上帝讓誰滅亡,必先使他瘋狂!」還說:「戴高帽、掛牌子並不是毛澤東發明的,是希特勒當年對付猶太人的手法,電影《馬門教授》裡面就有。」

沈元和他太太寄居在親戚家,紅衞兵運動一來,他倆被掃地出門,逼得到處躲藏,工作單位也不接納,小兩口連棲身之地也找不到。

學者何與懷回憶說,當時沈元實在是被鬥得受不了,實在是走逃無路了。

最後沈元不堪凌辱,他在身上塗抹了黑色鞋油,假扮成黑人,進入一外國(也有人說是蘇聯)大使館,請求他們幫助他離開中國,結果被中共政府逮捕。

沈元被捕後,經常拉出來游鬥。沈元被「工宣隊」內定判死刑,交給大家討論。黎澍說:「我是欲哭無淚。我要找個助手,前後考察過40多人,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滿意的。眼看要拉出去槍斃了……。」

1970年4月18日,北京市軍事管制委員會簽發了一份公告:「現行反革命叛國犯沈元,男,32歲,浙江省人,偽官吏出身,系右派分子……,企圖叛國投敵,化妝成黑人,闖入了外國駐華使館……。」

沈元被捕後,他夫人仍抱着企望。她對一起挖防空洞的老大媽說:「我決心再等他個七年八年,總會出來團聚的。」

沒想到有一天,她被叫去開群眾宣判大會,在大會上沈元和其它「反革命分子」一起被押上台,並被宣布以叛國罪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她當場暈了過去。

沈元在1970年3月被以「反革命罪」判處死刑,他的家人,一年多後才接到通知。

1981年,法院為沈元平反「反革命罪」。遲到的平反通知交到了沈元老母的手中,她號啕大哭:「我不要紙,我要人!我要活生生的人!我送走的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一個聰明絕頂、才華橫溢的兒子,為什麼現在還給我一張紙?我要人啊!……」#

點擊看完整影片:

責任編輯:任浩

評論
2018-06-10 3: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