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院士鄭樹森是醫生還是政治工具(1)

鄭樹森。(新唐人電視台)

人氣: 616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7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辰綜合報導)2014年6月6日,英國倫敦。中共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院長、器官移植醫生鄭樹森,步出一個會場。他神情輕鬆,一邊走一邊和同行的幾個中國人說話。這時一位英國人向他遞上一份追查通告。鄭樹森伸手接過來,瞬間他臉色一沉,匆匆而去。

2016年8月18日,香港灣仔會展中心。國際器官移植大會(TTS)前主席查普曼(Jeremy Chapman)正在主持一場「中國專場會議」。鄭樹森,原本排在發言第一位,但負責主持會議的查普曼沒有邀請他發言。這個環節改為邀請他人發言,但是鄭樹森卻走上講台。鄭樹森發言不久就離開論壇,之後,再也沒有出現。

次日,查普曼在新聞記者會上表示,頭一天「中國專場」上提交的一份論文,或違反了協會要求不可用死囚器官做研究的規定。查普曼沒有提及論文提交者的姓名,但《紐約時報》稱「若干參會人員指認其為浙江大學的器官移植外科學家鄭樹森」 。

2018年6月30日至7月5日,兩年一度的國際器官移植大會在西班牙馬德里舉行。鄭樹森作為中方代表出席,但再次受到國際社會的抗議。在器官移植這個高度敏感的話題上,鄭樹森屢屢「頂著風頭」為中共站台。披著白衣天使外衣的他,是否暗藏不能見光的秘密?和中共之間又是否達成某種交易?

是醫生還是中共的政治工具?

鄭樹森,本是一個農村赤腳醫生。文化大革命結束之前,他上了一所工農兵大學,也就是後來的浙江醫科大學。畢業後,他成為一名正式醫生。

從2007年起,鄭樹森在醫生身分之外,還有一個和醫學無關的奇怪頭銜——浙江省反邪教協會的副理事長,之後他又升任理事長,直至2017年。

也許很多人不知道,浙江反邪教協會的職責什麼。

浙江省反邪教協會2002年成立,受成立於2000年11月的中國反邪教協會領導,主要工作就是迫害法輪功,對外聲稱是自發的民間公益組織,但是機構開支均由中共政府列支。

「邪教」這一標籤,是江澤民為了誤導輿論和維持迫害法輪功而設計的陰謀。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以法輪功「真、善、忍」的修煉原則與共產黨意識形態不同、修煉人數超過共產黨員人數等原因,下令鎮壓。

記錄顯示,鄭樹森多次以浙江省反邪教協會理事長的身分參加迫害法輪功的會議,並發表講話,這些會議上同時有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負責人出席,並講話。

比如:2007年11月、2009年12月、2010年、2012年、2013年1月17日,鄭樹森分別以浙江省反邪教協會副理事長、理事長的身分出席迫害法輪功的會議。

鄭樹森甚至主持反法輪功的刊物出版, 比如: 2009年,鄭樹森任編委會主任的《新時期邪教防治研究——學術論文精選》由中國科學技術出版社出版。

鄭樹森,為什麼要參與一場中共政治特色的迫害運動?這和他的醫生身分之間到底有什麼關聯?

奇怪的遺體、強制火化和離奇失蹤

2000年起,中國大地上出現了一具具奇怪的的屍體。屍體上有許多傷痕,一道大縫線橫過烏紫色塌陷的胸腹。打開縫線,胸腔裡卻是空的。

黑龍江大慶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計算機軟件工程師、法輪功學員王斌的遺體。(明慧網)

很多普通的火葬場如臨大敵,布滿了警車、警察。那些等待火葬的遺體,親人無法上前告別或仔細查看,就被警察匆匆拉走、火化。

江莉手持父親、法輪功學員江錫清的遺照。江錫清的女婿辛堯斌,2009年1月28日和親人一起去看遺體時,發現江錫清的生命體徵還在。他表示,當局只允許5分鐘的探視時間,並明令不許多看、多摸及拍照。家屬發現異樣後,當局25人把7名探視人員強行拖離現場。(EET)

也有的遺體被現場解剖,器官被掏空,冒著騰騰熱氣。

還有很多人離奇失蹤。一年一年過去,親人焦心地等待他們的消息,卻渺無音訊。

十多年來,留美博士黃萬青四處尋找弟弟黃雄。(大紀元)

蘇家屯事件

你聽說過蘇家屯嗎?

2006年,來自中國的安妮參加了在美國首都華盛頓DC舉行的一個記者會。安妮是瀋陽蘇家屯醫院的護士,她的前夫是蘇家屯血栓醫院的外科醫師。她說出的事震驚了所有的人:蘇家屯有一個地下室,2002年,裡面關押了約六千名法輪功修煉者。

她從來沒有進去過,只能遠遠瞥見那些被關押的人。每年,那些人大約減少兩千。到了2006年,那裡沒有一個人活著出來過。

「從2003年開始,我前夫精神恍恍惚惚的。他抱著沙發枕頭看電視,你把電視給閉了,他都不知道。」「我丈夫的情緒很反常,經常出現恐懼,睡覺的時候經常盜汗、做噩夢、尖叫。當時他心裡也很害怕,他跟我說出了一些真相。這些學員一般都是被注射一針使心臟很快衰竭的藥物,然後把他們推到手術台摘除眼角膜、腎臟、或心臟。有的學員根本就沒有嚥氣就被摘除腎臟。他做了兩年半這樣的手術,最後他拿著手術刀手都會顫抖。」

這些參與活體摘取器官的醫生許多患上了憂鬱症。

「我丈夫有記日記的習慣。有一篇日記是這樣寫的:當這個病人昏厥之後,他用剪刀剪開這個病人衣服的時候,從衣服的口袋裡掉出來一包東西。他打開一看是個小盒子,裡面有個圓的法輪。上面有個紙條,寫著:祝媽媽生日快樂。我丈夫受了很深很深的刺激……」安妮說。

鄭樹森與王立軍的照片

網上流傳鄭樹森醫生的一張照片——他身穿白大褂,手持(X射線)拍片,似乎正在研究某個臟器的病徵。這張照片,也令人聯想起前重慶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

(百度網上截圖)

王立軍那張照片顯示:他身穿白大卦,在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現場,進行所謂的解剖研究指導。

陸媒報導,王立軍創辦了「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並稱是中國唯一的現場心理學研究中心,研究人體器官移植。

(追查國際提供)

2008年6月,王立軍被薄熙來空降到重慶後,又成立了「重慶市公安局現場心理學研究中心」。該中心和西南大學合作,王立軍被聘為西南大學教授,成為可以帶博士生的導師。

是什麼讓王立軍從一個沒有任何醫學背景的莽夫,「躍升」成為一名大學教授,研究人體器官移植?

王立軍跨界「行醫」和鄭樹森跨界「涉政」,這兩者之間,是否有著什麼聯繫?(未完待續)

(資料來源:追查國際、大紀元、明慧網) #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7-02 3: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