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藥神》牽出天價藥黑幕 中共緊急降溫

人氣: 4249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7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綜合報導)近日,大陸電影《我不是藥神》上映後,引發民眾高度共鳴。該片反映了老百姓「看不起病買不起藥」的現實狀況,受到民眾的熱捧。這結果卻讓中共官方始料不及,緊急要求各大媒體冷處理,以免引發全民反彈。

電影爆紅 中共官方緊急降溫

該片根據江蘇白血病患者陸勇的真實遭遇改編。陸勇因病耗盡積蓄後,無力購買正版抗癌藥,從印度非法代購血癌藥「格列衛」並轉售給中國病人。這款仿製藥讓不少病患延續性命,但陸勇卻被警方抓捕。在輿論關注下,最後陸勇獲釋。

該片上映僅4天便衝破13億元(人民幣,下同)票房大關。該片擊中了大陸社會高價藥、賣假藥等敏感話題,也觸動了一般老百姓「看病難,看病貴」最深切的痛點,在社會上引發強烈反響。為此,中共官方緊急要求媒體冷處理,以免引發全民反彈。

據海外自由亞洲電台報導,7月8日,中共中宣部口頭傳達給媒體的指令稱,正在上映的電影《我不是藥神》,各媒體要遵守不採訪、不報導、不評論、不轉引的指導。

此外,中共官方還要求官媒加強輿論引導,將批評的矛頭指向外國藥企,強調中共已對進口抗癌藥實行0關稅,並正在努力要求外國藥企降價。

儘管該片把問題的責任推給外國公司的專利權保護,但也不能掩蓋癌症患者在死亡線上掙扎的事實。

中國紅十字會旗下組織的一位前高管李塬稱,這個電影上映檔期,本來就有中共官方配合貿易戰的意圖。他們把民眾買不起抗癌藥的責任推給外企的專利保護,其實是想煽動民間對外國政府和藥企的仇視心理。只是沒想到,老百姓對看不起病的不滿如此強烈,同時老百姓也知道責任在政府本身。所以現在官方才緊急干預試圖降溫。

李塬表示,中共派官媒攻擊外國的同時,推出中共「把藥品0關稅了,想為老百姓辦好事」。但它沒想到的是,老百姓都很明白,知道不是什麼外國公司專利權的問題。所以現在它覺得這個激起老百姓對大陸醫保制度的反思和關注,他們現在有點慌了。

李塬還表示,所有的外國進口專利藥,定價權實際都在中共發改委,它禁止專利藥在中國低價銷售,其目的就是變相限制銷售量。

中國天價藥的背後黑幕

《我不是藥神》對天價藥的刻畫十分生動準確。在影片中,「格列衛」是治療慢性粒細胞白血病的唯一救命良藥,然而,它近4萬元一瓶的價格卻讓想要活命的患者吃掉了房子、吃得傾家蕩產。

作者為「伍麗青」的文章「《我不是藥神》錯了,天價藥不能怪藥企」披露,中國的進口藥,基本上都是「原研」品種,來自原創研發、最早擁有專利的公司。它們的價格昂貴,首先有著最理所當然的原因:這些公司在研發藥物的時候投入了巨額的資金,之後當然要從市場討回成本。

文章表示,要想知道進口藥為什麼會這麼貴,大家必須明白進口藥的價格是怎麼樣定的、巨額成本是怎麼分攤到患者頭上的。

2000年,中共發改委頒布了《藥品政府定價辦法》,規定「原研藥」可以給予單獨定價權。這是什麼意思呢?國產藥物通常有政府指導價,但是進口藥中占大多數的「原研藥」的價格,是由醫藥公司自己定的。

文章表示,處於專利保護期內的原研藥可以自主定價,這是全球通行的規矩。然而,在中國,這個單獨定價權還有一個優越之處:即使原研藥20年的專利保護期過了,醫藥公司依然可以享受單獨定價的優惠政策,不需要遵循政府的指導定價。

文章說,這就是業內被人詬病的進口藥的所謂「超國民待遇」。

專利權過期之後,國產品種和進口品種的地位本該相同,都應該服從政府的價格管制。然而,在這個環節,(中共)政府卻對進口醫藥公司保持了縱容的態度。國產品種會被拚命壓價,而進口藥則依然可以大搖大擺地開出高價錢。

文章說,這是中國獨一無二的現象。在其它國家,專利期過了之後,原研藥會失去原先的特權,導致價格的大幅下降。但在中國,進口原研藥有著「憑本事賣的藥,憑什麼降價」的底氣。

文章最後說,在天價進口藥層層加價的誕生過程裡,與那些吸血的中間人、(中共)監管漏洞及違法行徑相比,專利權是最清白無瑕的一個環節了。

格列衛是瑞士諾華公司的專利藥,用於治療慢性髓性白血病和胃腸道間質腫瘤,是目前全球治療白血病最好的藥物。

據《21世紀經濟報道》2011年9月1日報導,為讓更多患者獲得治療,諾華公司於2003年開始在全球啟動格列衛患者援助項目(簡稱GIPAP),向符合條件的患者免費贈送格列衛。GIPAP在大陸的合作夥伴就是中華慈善總會。截至2010年底,諾華已向中國患者捐贈的格列衛累計價值超過74億元。

但在2010年底開始,陸續有人爆料稱,中華慈善總會將受捐的格列衛以25,000元的價格賣給患者。當時,中華慈善總會否認此事。

據報,「格列衛」在香港的價格為17,000元,美國為13,600元,澳大利亞為10,000元左右,在日本16,000元,韓國約為3000元,但在中國的藥價是23,500元。

香港醫務行政學院理事莊一強博士說,同為專利保護,為何人家的定價卻便宜一半?就是說,即便給了專利保護的特權,也應當根據市場環境定價。「格列寧」的天價,恰恰是中共定價機制出了問題,是藥價虛高的體現。#

責任編輯:李明宇

評論
2018-07-10 11: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