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神祕的兄妹:「俠婦」和虯髯客

作者:杜若

南宋端陽殿學士洪邁(1123年─1202年)為博學廣聞的賢者,他有一部著作《夷堅志》,書中記述了很多宋代的人文典故、奇聞軼事,內容涉及各層面的世俗民情。裡面有一則傳奇的小故事,讀起來令人莞爾。

董國慶,字元卿,饒州德興(屬今江西省)人,宋徽宗宣和六年考中進士,任萊州膠水縣(屬山東省)主簿。

當時,金國和宋朝的軍隊在北方打仗,董國慶將家眷留在家鄉,獨自一人在山東任職。金兵攻破中原後,董國慶無法返回家鄉,只好棄官到村裡避難。董國慶和村裡客店的主人很投緣,店主憐憫他隻身在外,為他買了位小妾陪伴他。

董國慶棄官到村裡避難,和村裡客店的主人很投緣。圖為宋 張擇端《清明上河圖》局部。(公有領域)

夷堅志》中沒有交待這名女子是何方人士,只知其聰慧貌美,很會持家。為了使丈夫擺脫貧困,小妾變賣家中物品,買回來七八頭驢、數十斛小麥。驢磨好了麵粉,她就騎驢入城販售,晚上將一天所得帶回家。每隔數日進城一次。女子經商有道,如是過了三年,盈利越來越多,因此買了田地和宅院。

古時,驢拉動石墨以研磨麵粉的情景。明 宋應星《天工開物》插圖。(公有領域)

董國慶和母親、妻子闊別多年,江西的家裡究竟怎樣,他全然不知。董國慶因為思念家人,經常抑鬱寡歡。小妾幾次問董國慶原因。兩人感情越來越好之後,董國慶坦誠相告:「我本是宋朝官員,全家都留在家鄉,杳無音信,我獨自一人漂泊在外,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回去。每當想起家人,就會思念不已,令我傷心欲絕。」

小妾說:「原來是這樣。為什麼不早些告訴我呢?」小妾說自己有個哥哥,素來喜歡幫助別人,待哥哥來了,可以請哥哥幫他想想辦法。

大約過了十天左右,果然來了一位個頭很高、留著蜷曲的連鬢鬍鬚的客人,騎著一匹高頭大馬,身後還跟隨著十多輛車。小妾說,這位就是她的哥哥。

董國慶和這位虯髯客在宴席上互敘姻親之誼,當他們歡飲到深夜時,小妾提出請哥哥幫助董君回到江西老家的請求。

董國慶小妾的哥哥是位虯髯客。圖為明人《吉慶圖》。(公有領域)

當時金人有令,宋朝官員逃匿在外,必須自首,如果被人檢舉,就要處決。董國慶已經跟小妾說了自己的身分,擔心兄妹二人會謀害自己,不禁又悔又怕,於是抵賴說沒有這事。

虯髯客大怒,說:「我的妹妹和你做了數年夫妻,我待你也像至親一般,所以才會想冒禁令之險,送你南歸返回家鄉,你卻如此見疑。要是半路生變,你豈不連累我嗎?」

虯髯客命董國慶拿出宋廷授予他的委任狀,作為信物,否則,天一亮就送他去官府。董國慶很害怕,只好交付委任狀。

次日一早,虯髯客牽來一匹馬,催促董國慶趕緊上馬。董國慶想要愛妾跟他同行,那小妾說有事要處理,明年一定去找他,並交給他一件親手縫製的衲袍(用碎布料縫綴的袍服)。

小妾叮囑董國慶千萬不要弄丟衲袍,「返國後,如果我哥哥饋贈你錢財,你萬萬不要接受。假如你實在拒絕不了,可以拿這件衲袍給他看。

「我原有恩於哥哥,這次送你南歸,尚不足以回報我對他的恩情。如果你接受了哥哥贈與的財物,哥哥可能覺得已經報答了我的恩情,就不會再回來護送我去南方和你團聚了。」

董國慶聽了小妾的這番話,感到驚訝與不解,但為了不使鄰人生疑,只能揮淚道別。一行人上馬疾馳,來到海邊,有一艘大船正在解開纜繩準備啟航。虯髯客命董國慶立刻上船,就此作揖而別。

董國慶走得匆忙,沒有帶什麼財物,心裡茫然不知所措。奇怪的是,船上的人對他都很恭謹,為他準備飯食,對他的去向也一概不問。

船隻航行數日,抵達南宋境內時,船剛一靠岸,就見虯髯客已在岸邊等候了。兩人相約去旗亭中小坐,虯髯客取出二十兩黃金,說是要送給董國慶的母親。

董國慶記起臨別時小妾的叮囑,推辭不收。虯髯客說:「你空手返國,難道想和妻子兒女餓死嗎?」於是,強行留下黃金,轉身離去。董國慶追出去,向他舉起那件衲袍。

虯髯客詫異不已,馬上笑著說:「我的智慧果然比不上她啊。看來,我的事還沒有了結。明年,應當護送美人兒到董君身邊。」說罷,便逕自離去。

董國慶回到家鄉,看到母親、妻子和兩個兒子都安然無恙,一家人終於團聚在一起。董國慶拿出衲袍給家人看,這才發現布塊的縫隙隱隱透著黃色,拆開一看,原來裡面全都是金箔。

董國慶趕往京城,朝見宋帝,榮升宜興縣尉。第二年,虯髯客果然送來董君的愛妾,和他團聚。@#

事據:《夷堅志‧乙卷》卷一

責任編輯: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