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案】小勇士讚

作者:溫嬪容 中醫師

蓮花(全景林/大紀元)

    人氣: 275
【字號】    
   標籤: tags: , , ,

網路橫掃世界每個角落,尋找各種資料垂手可得,卻也資訊爆炸難以消化,南轅北轍的說法,令人無所適從。而每一個人都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無法複製,想要盜版也難。有一對年輕夫妻,有問題就上網尋求解決之道,但面對自己寶貝兒子的問題,理不出頭緒,也看了不少醫生,仍然是原地跑步。

爸爸自己先來調身體,看個究竟,探路試醫術。經過3個月調理後,爸爸鼻子過敏,容易累,筋骨酸痛的問題,都有很大的改善,之後才把3歲的兒子從南部帶來看診。小兒子患有鼻子過敏,最苦惱的是還不會說話,只會發出沒有字義的聲音,不能領會大人說的話。為了兒子,媽媽辭去工作,做全職媽媽,雖然年輕,但遇上活動力超強,又煩躁的兒子,每天都像在作戰,光是追著小兒子,每晚都累垮了,更沒時間打扮,每次帶孩子來診,好像都隨便抓一件衣服就穿上的樣子,孩子的問題沒解決,恐怕媽媽會先累倒!

當我對小朋友問話時,他一直在講話,雖然對著人,卻像在自言自語,誰都聽不懂。還好大小便正常,飲食可以,身材比同齡的幼兒小。爸媽都希望給小兒子做針灸治療。先針百會穴,啟動中樞系統,並觀察小孩的反應,他沒有抗拒,就繼續針。安神,針神庭穴往印堂方向進針,兼治鼻子過敏;小兒開智力,針神庭、本神穴;說話應用能力,針角孫穴往浮白穴方向進針。小孩竟乖乖的針,只有反應:好像針的地方癢癢的,想用手去摸。

隨著針灸次數增加,也增加了穴位,調理第二個腦—腸胃,針合谷、足三里穴;補腎兼長高,針湧泉穴。最痛的湧泉穴,針前三次都痛的哭了,以後就沒再哭。每次針完,我立即豎二個大拇指,對小孩說:「小勇士讚!」他只是眼睜大大的看著我,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針3個月後,媽媽說小孩子可以模仿大人講的2個字,例如好棒、很冷、生氣,但小孩子好像不瞭解字義。每次針灸完他也會跟著說「小勇士讚」,卻是一臉茫然!慢慢的可以模仿五個字,仍是無意識的跟著念,自己仍無法使用字詞表達。針灸加補腎,添腦髓,針四神聰、太谿穴。針灸第31次,針完小勇士突然大聲哭叫:「救命啊!」因為哭聲突然又很大聲,爸媽都愣了一下,又驚訝又覺得好笑,我問小勇士:「叫誰來救你?」孩子竟然回答:「叫哆啦A夢(卡通人物)快來救救我!」爸媽聽了笑歪了!

從此以後,小勇士突然開竅,會使用字彙,變得很愛說話,好像想把以前所有滿肚子的話像洩洪一樣沖出,聒噪不停,而且字正腔圓,說話還會捲舌,聽起來像道地的北京片子,大家都還以為小孩接受過語文訓練,爸媽也搞不清楚怎麼會這樣?一點都不像爸媽帶有台語腔的國語。

小勇士語言出竅後,智力也跟著突飛猛進,很會表達感情,也很拗,有時不順他的意,他就野性大發,撞牆、跺腳、蹬地、摔東西,像脫韁的野馬,媽媽招架不住,苦惱極了!針灸加針神庭,兩針對刺;平肝氣,降逆氣,針太衝、眉衝穴,囑咐媽媽多按小孩子的神門穴,此穴若針灸因小孩好動,容易走穴掉針,也容易動到針會痛。並請媽媽多帶孩子到野外、大空間、園地遊戲跑跳,少吃會向上衝、含發性的食物。

我抓起小勇士的手,按著合谷穴對他說:「這是你的秘密開關哦!你要常常按,就會很健康哦!」多按合谷穴,健身又安神。前後調理1年半,小勇士已不常暴跳如雷,攻擊性減少很多,過敏現象偶而發生,身高已追過同齡兒童。以後爸爸有空會帶來針灸保健。@

選自《明慧醫道——情理法天》/博大出版 http://broadpressinc.com/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位大家閨秀,在28歲時嫁給醫生,當時親友都恭喜她,說她有富貴命,嫁給了金龜婿。她的先生很有事業心,想鴻圖大展,開拓疆土,把事業延伸出醫界,因此做了很多投資。而這位醫生娘就在診所幫忙,每天耳濡目染的,也學到了醫技。於是自己開始讀書,參加中醫師考試,聰慧的她,考取醫師執照後,很快的就有屬於自己的病患群,診務蒸蒸日上,夫妻倆開始各忙各的。
  • 人生即道場,現在她老人家90高壽,已是千帆過盡的沉寂,她仍癡癡地盼望著二兒子的訊息。那無怨、無休止的慈母心,好似她家門前的一顆大樹,一半在土裡安詳,一半在空中搖曳,飄送親情、思念之情給遠方的愛子。她靜靜地與人性決鬥,譜成生命悲愴的樂章。
  • 自有人類以來,人發自本能的向上天提出千古之問:人是什麼?我是誰?我為什麼活著?我連自己的心臟都無法操控?吃下去的食物,我也無法控制內臟運作?這些難以回答的問題,集古今中外的宗教家、哲學家、生物學家、動物學家等,都不斷地在探索著,至今眾說紛紜而難解。於是有些人走進了宗教,甚至出家想在佛門中了悟生死而解脫苦海。
  • 我問她:「妳這樣的現象有多久了?」她說:「剛開始蛋白尿濃度就有420,很緊張的去找西醫治療。西醫開了降血壓藥給我服用,雖然當時的血壓很正常,但西醫說是為了治療蛋白尿。結果服用了之後,蛋白尿濃度不但沒降,反而年年攀升,至今已5年了,這半年更高達1800,一直降不下來。」我仔細的看看她,身高152公分,體重74公斤,原本以為的福相,原來是月亮臉、水牛肩與大腹便便。
  • 我說:「看來你是備受煎熬。你回想一下,當初你一定很愛她,才會選擇和她廝守終身。你多久沒表達對她的愛意了?有一首《雁丘詞》其首句寫道:『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其實這個典故說的不是情侶。」他睜大眼睛看了我一下。
  • 腳水腫的部分,治療了2個月,反反覆覆的還是有一點腫。推測和她服用的西藥有關,代謝變慢。請她拿西藥單來看,上面寫著服藥副作用會引起水腫。只要出現水腫就會龜步行走,她很是苦惱,我告訴她養生有龜息大法,前賢勉人處世要學得烏龜法,得縮頭時且縮頭,反而是長生之道。她因此就放下許多心中事,變得快活,繼續治療巴金森氏症。
  • 當病人被診斷為糖尿病時,就需要終身服藥控制,被判無期徒刑,終身都活在恐懼當中。在臨床上,看到長久服用降血糖藥的患者,皮膚逐漸變粗、變黑,還會變癢,也有些發生潰爛,有人下肢因而被截肢;視力漸模糊,有人後來就失明了;耳朵漸重聽,有人後來就耳聾了;不少男性患者性功能漸差,有人後來就陽痿了;腎功能下降,有人後來就洗腎了。但患者仍然繼續服用降血糖藥,為什麼會這樣?治一病卻引發那麼多病?
  • 於是我再對他說:「我跟你講一個8歲小女孩的事:在歐洲的一個小鄉鎮,某一天早上,小女孩走路上學的途中下起大雨,打雷又閃電。媽媽急著開車去接她,只見小女兒正擺著可愛的姿勢,朝著閃電方向笑。媽媽問她:『妳在幹嘛?下那麼大雨為何不趕快找地方躲雨?』小女孩回答說:『上帝正在用照相機幫我拍照啊!我要擺個好姿勢。剛才閃光燈打得好響好亮哦!』小女孩高興的呵呵笑。之後,她也沒有因此而感冒。」看他傻愣愣地聽著,好像不懂這和他的病有什麼關係。
  • 我好奇的說:「很多關心妳的親朋好友,應該會問妳,倆個人都這麼年輕,會不會怕先生喜出望外,窗外有藍天。」她馬上回答說:「我家是窗內有藍天,先生說他不是用睪丸酮思考的人,也不會被賀爾蒙控制,而且他每天準時上下班,也很疼愛我和孩子。」我在她的話語間,聽到了一種充滿幸福快樂的韻味。
  • 溫醫師相信「萬病由心造」,境由心轉,病患的態度關乎到醫療效果,「我有時也感覺是病人個人的德行,或是他前世累積的德,有可能因為他人很好,所以菩薩、佛也會助一臂之力。所以我常常覺得不是我治好的,我只是菩薩借的手而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