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漣:川普四面出擊 意在改寫全球化格局

人氣: 285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7月12日訊】7月6日,中美貿易戰正式開打,各國大媒體忙於計算雙方清單上增加與減少的商品類別,我卻注意到這次中美貿易戰帶來一個未曾預想到的角色翻轉:中國儼然成了全球化進程的維護者和現存國際秩序的守門人——自命為「人類命運共同體建構者」;而美國則成了要顛覆現存國際秩序的「造反者」。讓人產生滑稽感的是:這一國際秩序是二戰以後美國出錢出力建構、維護,提供給國際社會的「公共產品」。

美國為何要改變現存國際秩序?

造成這種角色翻轉的原因是美國從全球化的受益國成為最大受損國,各國與聯合國都將美國當作隨時可食用的「唐僧肉」。

自3月下旬美國總統川普宣示中美貿易戰將開打以來,這三個多月發生許多大事,被輿論批評為四面樹敵:南懟墨西哥源源不斷湧來的非法移民,北與近鄰加拿大、西與歐盟互征關稅;隔著太平洋與世界第二經濟大國中國開打史上最大的關稅戰。與此同時還不斷退出聯合國的各種國際組織,對外宣稱正在制訂退出WTO的方案。這與善於統戰工作的中共政府完全不同,連川普的支持者也不免認為川普這種打法毫無章法。

其實川普所為,只為一個目的:改變現在由美國出錢出力支撐的國際體系。在川普及其支持者看來,這個體系已經讓美國成了國際社會的提款機與世界上最大的非法移民收容所。

所謂全球化包含三個層面:經濟全球化,包含資本自由流動與WTO體系支撐的自由貿易;人口全球流動,包含人才的流動,近十多年來包含非法移民、難民向美國歐洲自由流動;國際組織成為全球秩序構建的參與者。聯合國是推進全球化的總推手。

由前美國總統克林頓充當主力推手的全球化,曾被視為人類社會進步的標誌和最高境界。從文化傳播來看,其主流確實是西方文明對發展中國家的巨大滲透與影響;從貿易和投資來看,則是發達國家的投資和技術向適合投資的國家轉移,而發展中國家的產品湧入發達國家。

迄今為止,提供技術、投資和主要銷售市場的都是發達國家,而獲得投資、技術和外匯的主要是發展中國家,包括中國。無可否認的是,過去20多年,哪個發展中國家搭上全球化便車,哪個國家的經濟就能繁榮;但誰也沒問過,是不是積極開放投資、技術轉移和國內市場的發達國家,經濟也同樣走向繁榮?錯了,美國的例子表明,在全球化的高潮年代,美國在走向經濟蕭條。僅以中美貿易一項來說,美國對華貿易逆差3000億,就足夠讓美國頭大。

2016年5月,前世界銀行高級經濟學家布蘭科‧米拉諾維奇(Branko Milanovic)和耶魯大學政治學教授約翰‧E‧羅默(John E. Roemer)在《哈佛經濟學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上撰文指出,在全球化趨勢下,中國和印度這兩個發展中國家的快速上升大大降低了世界不平等程度,但在多個發達國家內部,貧富分化卻在不斷擴大,中產階級在貧困化。(見本人2016年文《支撐全球化的基石正在動搖》)

移民曾為美國帶來人才與經濟活力,但近20多年的移民早就不是這舊日光景了。根據美國衛生和社會服務部提供的資料,非法入境美國的移民人數雖然從2000年的大約160萬人下降到去年的大約30萬4千人,但無人陪伴兒童卻由每個月二千到三千名上升到每個月一萬名,奧巴馬時期每年入境高達十萬名,全得由美國納稅人供養。今年新當選的極左墨西哥總統乾脆認為:美國有責任與義務贍養拉美各國的非法移民,公開抱怨美國奉行「與所有西方國家不一樣的價值觀」。

既然要改變現有的全球化格局,川普得先找准誰是全球化的最大得利者,在向美國輸送非法移民方面,當然以墨西哥為最;在經濟獲利方面,中國是全球化的淨得利者;在美國盡保護責任方面,北約得利最大。北約29個成員,只有3個按要求支付國防費,剩下的國家全都省下國防費來增加福利,讓美國承擔三分之二的北約軍費開支。聯合國更是將美國視為取之不盡的錢袋,這方面情況我已在《美國退群,只因不想當冤大頭》裡說得清楚:美國充當國際組織的主要提款機,聯合國長期依賴美國提供主要經費,通過多數票掣肘美國,對解決非洲、中東局勢一事無成,造成大量國家管理失敗、遊民流播各發達國家。

占美國便宜既然成了聯合國與許多國家想要保護的「既得利益」,川普就只好成為現存國際秩序的「造反者」。

中國為何充當了經濟全球化的守門者?

與川普的白宮沙盤推演相對應,習近平桌上也有戰略與戰術的沙盤推演。

中國在貿易當中選擇不讓步,是經過精確計算的。美國對中國的要求是兩條,第一是減少對美國出口,第二是立刻承諾不再侵犯知識產權。這兩條讓中國處於伸頭是被砍一刀,縮頭也被砍一刀的尷尬境地:減少對美國出口,外匯順差就沒了;不再侵犯知識產權,技術來源就沒了。既然讓步(縮頭)的結果是輸光,北京就採取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戰術,你美國加征我的關稅,我也加征你的關稅。我輸得不輕,你贏得也不輕鬆。這就是習近平所說的「以牙還牙」戰術。

戰略上,中國與美國相反,美國要顛覆現成國際秩序,中國則要守護今天的國際秩序,因為全球化在西方世界與中國眼中有著不一樣的風景。

當年美國克林頓總統在任時力推的全球化,為避免落下殖民時代的惡名,附加了文化價值觀的全球化,宣導民主、人權、自由、種族平等為核心理念的普世價值。但中國在成為經濟全球化的唯一淨受益者的同時,卻堅決拒絕普世價值,並推出中國模式(北京共識)來與華盛頓共識抗衡,一直在抵制美國的「顏色革命」。由於不守國際規則也未遭到制裁,由於享受了經濟全球化的紅利,中國的精英群體甚至認為,中國特色才是中國經濟獲得成功的原因,政府管制經濟、壓制勞工權利、加強社會管制、盜竊外國技術、鑽各種規則的空子,都是發展經濟必須的合理行為。

也因此,中國非常明白:必須維持現存國際化格局,中國經濟才能繁榮下去,中共政權才能安全。

北京的沙盤推演

北京的沙盤推演中,有三點是其寄望所在:

第一,中國寄希望於世界上多數國家聯手遏制美國的舉動,加拿大、歐盟對美國加征關稅採取了相應的報復措施,百達資產管理(Pictet Asset Management)整理了10大最受累經濟體名單,亞洲區包括台灣、南韓、新加坡、馬來西亞,所有這些都讓中國看到了這種可能。儘管有5名歐盟官員和外交人士對路透社表示,歐盟已回絕和北京結盟對抗華府的構想;在美中關稅戰正式開打後,川普稱「後面還有幾千億,只針對中國」。但中國仍然相信,全世界因美國開打貿易戰的國家,最後會因為利益受損而有可能聯合起來。

第二,寄希望於美國人民用手中的選票把川普趕下台。北京認為,中國對美國農產品加征關稅將影響農業州(川普的政治基本盤)選情;貿易戰開打後,商品價格必會上升,美國國內消費者因增加關稅導致價格上漲而心生不滿,數百家商會、行業協會及華爾街都反對貿易戰。北京相信,以上諸種因素將導致美國共和黨中期選舉失利,進而影響2020年美國大選。

第三,寄希望於美國的其他對手不斷製造新的麻煩,在美國國內,北京寄希望於民主黨等進步派不斷搗亂,比如6月20日《時代》週刊以洪都拉斯小女孩仰頭哭泣的畫面作為封面,將非法移民問題當作攻擊川普的重炮,歐盟政在、媒體均發出強烈批評。事後該封面報導被證明是假消息後,進步派仍強勢攻擊。在國際社會,寄希望於北韓不斷搗亂,讓川普外事無功;同時還希望墨西哥總統不斷向美國輸送非法移民,給川普製造道德壓力。

一句話,北京在等待美國國內經濟政治形勢變化、翻盤。美英主流媒體在這點上,倒是滿足了北京的期望,同聲指責川普不應該「美國獨行」,顛覆全球化秩序,不應該拋棄歐盟、加拿大等盟友,將同情的天平偏向中國一邊。

觀望中,應變正在「進行時」

面對目前的全球化格局,美國要改變,中國要守住,歐盟與其它國家雖然在觀望,但已經知道很難回到2016年以前的狀態。眾多跨國公司不敢再抱幻想,希望避開美中兩個漩渦中心,紛紛轉移生產線,有從中國轉至亞洲的,也有從美國撤出的。Puma宣布將生產線撤出中國,鞋類生產線移往越南、印尼,服裝部分則考慮遷移到柬埔寨或孟加拉。美國知名摩托車製造商哈雷大衛森(Harley-Davidson)宣布,為應對歐盟關稅報復帶來的長期成本壓力,計劃將部分摩托車生產線遷移至美國境外。台商郭台銘很聰明,寶押兩家:在美生產的賣北美市場;在華生產的銷往亞洲市場。

目前無人能準確預測中美貿易戰的止損點在哪裡,連中國自己也不清楚最後這場「剪羊毛」的關稅戰是否會演化成「剝羊皮」。能夠確知的事情是美國仍然是世界老大。老大想改變國際格局,其它國家只能宣示不滿,卻連「沒有美國,全球化照樣推行不誤」的大話也不敢講。中國在貿易戰正式開打之後,終於開始檢討對美外交定位的錯誤,長期在對美外交中占主導地位的「錢其琛中美關係論」已被點名批評。#

文章轉自台灣上報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8-07-12 2: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