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淩曉輝:毒害人類靈魂的共產主義理論(上)

--由馬、恩兩《言》的荒謬理論所感

共產主義危害人類除造成戰爭、飢荒、屠殺、暴政造成了上億人的非正常死亡之外,還造成大面積的家庭解體、社會混亂、道德崩潰和整個人類文明的沉淪。(AFP)

人氣: 234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7月12日訊】

引言

近一個半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對於人類的毒害而造成的災難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它們近乎控制了整個人類。可是被共產主義理論毒害了的千千萬萬信徒們,包括被信徒們搬上神壇一代代的共產黨領袖們,在他們被毒害之前、以至於被毒害之後,並不一定知道他們已經中毒和怎樣中毒的,也認識不到自己所犯下的滔天惡行……。偶然間在《炎黃春秋》看到一篇《對〈共產黨宣言〉的補充和修正——讀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有感》的文章,使我提筆寫下此文。

作為馬克思主義理論中最為經典的兩篇巨著,即所謂兩《言》:一是指1848年馬、恩合著的《共產黨宣言》(以下簡稱《宣言》),二是指1859年馬克思為他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寫的《序言》。兩篇文章用「混亂的邏輯」和對共產主義「相悖的定義」,著實寫出了共產主義的本質特徵和邪靈毀滅人類的途徑同時包含了「暴力共產主義和非暴力的共產主義。」 [1]

本文嘗試從兩個層面來看共產主義理論的魔鬼本質,再以兩《言》關於共產主義理論最經典的表述,來看魔鬼是怎樣給人類注射最致命的這一劑毒藥。

魔鬼的教義

《宣言》赤裸裸的暴露了共產邪靈要把全世界的共產黨人變成毀滅人類的「先鋒隊」,致使共產黨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無論是從規模、激進和恐怖程度、特別是對人類靈魂的毒害深度,在人類的歷史和文化中都無法找到類比和參照來描述。恐怕人類也找不到語言和文字可以足夠形容共產主義的「共產黨」對人類、以及人類居住的這個星球所造成的,無法修復的毀滅和破壞。

在共產主義的理論家們看來,《序言》似乎是《宣言》更近一步的理論補充,可是它們運用的是相悖的理論表述,也就是說,在理論上是不可能成立的。奇怪的是這並沒有引起和導致御用文人們對其理論的批判和否定。即使馬克思、恩格斯在世時,自己對於這種共產主義理論相悖的定義也沒有過任何明確的說明和解釋。可是後來的共產主義者仍然把這相悖,邏輯錯亂的理論擺在神壇上無條件的膜拜。從表面上來看,唯一可能的解釋就是《序言》是對共產主義毀滅人類的目的進行掩蓋、修飾和美化。

兩篇文章相距十一年,寫作的背景有所不同,寫作的目的似乎相差很大,而且文字的風格、氣度各異。但它們對虛假的人類歷史發展的規律,仇恨世界和人類的本性,以及對所謂無產階級和勞苦大眾的欺騙和煽動是一脈相承的。如果對這被共產主義理論家們吹噓的兩篇「雄文」,細細研讀一下可以看出:兩篇文章除了對讀者最強烈的毒害外,其餘都是以盡其所能的,哪怕理論是相悖的,也要用盡所有可能的「謊言」和「欺騙」,一來宣揚仇恨、鼓動暴力;二來通過滲透和蠶食、非暴力的共產主義來毀滅人類。

其實《炎黃春秋》中《對〈共產黨宣言〉的補充和修正》這篇文章的作者是對共產主義基本理論的理解產生了疑問,如果再搜索一下會發現、只有大量的關於兩《言》進行更加混亂、荒唐和更加錯誤的競相「理解深刻意義」、「修改和補充」似的論文比比皆是。可以肯定,在共產主義邪靈的控制下,一是不讓有負面影響的論文發表;二是論文被用來充數的。對於這種疑問來說,實質上再高的馬列主義理論家都無法回答,只是他們有發表他們研究結果的權柄,可以給出權威的、似是而非的、卻一定是錯誤的答案。原因就在於:共產主義的理論根本就不是人間的理論,而是魔鬼的教義。

「它不是人間的理論、學說、主義或者失敗了的嘗試。」 [2]只要一旦你在血紅的黨旗下宣誓過,無論你是否可以讀懂共產主義理論,也無論你是在東方或西方,你都會按照魔鬼的意志行事。

二、從兩個層面來看共產主義理論的魔鬼本質

第一個層面:人類對「理論」的認識

從人類關於「理論」的認識層面來看,我們即使排除其理論的所謂學術用語,馬克思主義的理論仍然是生僻、漏洞百出、邏輯紛亂。可以說一般人不容易讀懂和理解,可讀性不強。很多共產主義信徒,包括其御用理論家,通過反復多次研讀也不一定弄得懂,問題依然不斷。

當共產主義信徒們要幹什麼事,做什麼大的決定就會從當中去找根據。可是在需要讓你懂的部分會讓你得到你所需要的,它可以指導你去在你所能理解的層面去幹該幹的違背人性本有良心的事。也就是說,當信徒們還有人性和一點惻隱之心,或幹壞事之前需要理由、根據和勇氣時,他們會要求其理論家們從所謂的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寶庫」中找出條文來說服信徒。如果找不到直接的依據,被封為領袖的人物就可以根據具體情況來「發展、創造」。只要是朝著其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或當共產政權遇到生存、發展危機時什麼決定都是符合共產主義「原理」的。因為共產主義的邪惡本性是從來沒有,也不會講任何規則和道理。即使作為人起初的願望並不一定是壞的,也許是為人民的,可是這個理論一定會使結果按照魔鬼的目標,讓你在你所在的「位置」朝地獄邁進。

共產主義理論會搜集一切人類社會思潮、理論中最邪惡和最骯髒的內容,因為其本身就是宇宙中的敗物所構成。只要是最邪惡,哪怕與其初創的所謂理論相悖也不在乎。各地的共產主義領袖們也都會從馬克思主義理論中提取出他們應該取出的部分,從而在各國以共產主義的名義實施魔鬼統治。 這就是會有列寧主義針對俄國和東歐國家的共產政權;毛澤東思想會否定其所有中共前期領導從布爾什維克那裡照搬來的思想而專門針對中國;主體思想會針對北朝鮮……等等。

他們都在共產主義的大旗下實行著毀滅人類的計畫。起初它們相互之間除了短暫的合作外,一定是交惡,也會大打出手,因為共產主義在毀滅人類的時候,一定要自我毀滅掉。

所有的共產黨員之間的關係,除了剛剛加入組織或被共產邪靈附體之初,相互會有一種親近的感覺和情感外,很快就會被魔鬼的「黨性」取代。這種「黨性」只是「魔性」的代名詞,毫無疑問,這種「魔性」是要驅使那些共產黨人變成具有人類外形但按共產邪靈意志行事的魔鬼。

從共產體制解脫出來、並且退出了共產組織的原共產黨員一定會有親身的體會:共產黨的各級領導、共產黨員之間的交流,特別是在黨的會議上,除了黨文化的「黨話」、「套話」等相互欺騙的各種「豪言壯語」、「自我檢查檢討」、「新的體會認識」和「謙虛的建議」外,剩下的就是相互揣摩、猜忌、妒忌、加上算計。應用批評和自我批評進行相互明爭暗鬥,人間最陰險、狡詐、惡毒的人人為近敵的絞殺就發生在共產黨內部。這就是暴力的共產主義,也就是被共產政權統治的國家和民族,各自都將神給人創造的世界與棲身之地毀掉後,只能與魔鬼同住。

第二個層面:共產主義的全盤計畫

以共產主義的全盤計畫方面來看,共產主義理論是怎樣毒害人類靈魂的?從1848年馬恩發表《共產黨宣言》,到1859年馬克思為《政治經濟學批判》所寫的《序言》僅僅相隔十一年。可是這兩篇都使馬克思感到十分滿意、被稱為共產主義雄文的經典之作,其理論卻是「相悖」的。對此幾乎所有共產主義理論家們,雖然使盡解數去解釋,卻毫無否定或認為其理論會有錯誤之意。人們也不知道為什麼……。

這是因為共產主義理論的本身並不是我們理解的和學術意義上的理論。前面說了它就是魔鬼的教義。作為人,即使你再聰明、有再高的學術造詣也是無法讀懂和通過邏輯推理能理解的。這並不是說其理論如何高深,而是因為它有意紛亂邏輯、使人類的正常思維軌跡發生錯亂,以至於不容易發現其教義的邪惡性;還加上它太過邪惡和狡詐。

其實《序言》是寫給其他富裕地區的國家和民族的。邪靈利用人的善良、同情和惻隱之心,在物質十分豐富(現在有些地區似乎已經屬於物質過剩)的國家和地區,搞共產主義那一套的絕對平均(所謂的高稅收、高福利),毀滅家庭(女權主義、同性戀等)、消滅國家(全球一體化、共同體)、共產共妻(性開放);借用「民主」的名義,「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 [3],實質性的實踐著共產主義的魔鬼教義。

《九評編輯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中,有史以來第一次揭開了共產主義魔鬼的真實面貌和陰謀手段:「魔鬼慣用相互對立的表現形式迷惑世人:或為強制極權,或鼓吹民主;或為計劃經濟,或為市場經濟;或是全面的言論管制,或是極端的言論自由;在一些國家反對同性戀,在另外一些國家推動同性戀合法化;有時大肆破壞環境,有時鼓噪環境保護,不一而足。它可以主張暴力革命,也可以信奉和平演變。它可以表現為一種政治經濟制度,也可以表現為藝術文化思潮。它可以表現為純粹的理想主義,也可以表現為冷血的陰謀權術。共產極權國家只是魔鬼的一種表現形態,絕非其唯一的表現形態;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只是其歪理邪說的一部分,絕非其邪說的全部。」 [4]

那麼,共產主義的表現形式和運行手段同樣也包括:「暴力共產主義和非暴力的共產主義。滲透和蠶食是非暴力共產主義的主要手段」。這也是人類,特別是西方社會很難識破、防不勝防備受魔鬼欺騙的招數,共產主義邪靈「是在貌似對立的東西方兩大陣營裡同時佈局。當魔鬼轟轟烈烈侵略東方的時候,同時也改頭換面潛入了西方。……冷戰過程中,蘇聯和中國的大屠殺、集中營、大饑荒和大清洗,使一些西方人慶倖自己仍然擁有優裕的生活和自由的環境。某些社會主義者從人道主義出發,甚至公開譴責蘇聯的暴行,更讓很多人放鬆了警惕。這些流派或運動,或來源於共產主義,或被共產主義所利用,來實現其邪惡目的。」[5]

當然共產主義的魔鬼教義無疑就包含了相互對立的表現形式,也即兩《言》中對共產主義理論完全對立和相悖的表述。實際上,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國家,現在共產主義魔鬼已經控制了我們的世界。人類的靈魂已經被魔鬼的教義所毒化,人類本身正處於被魔鬼吞噬的毀滅之中,這一切絕非危言聳聽。

(未完待續)

[1]   《九評》編輯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http://www.epochtimes.com/b5/18/5/19/n10410036.htm

[2]  《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http://www.epochtimes.com/b5/17/11/21/n9876205.htm

[3]   諾查丹瑪斯:《諸世紀》http://bbs.tianya.cn/post-no01-414376-1.shtml

[4]   《九評》編輯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http://www.epochtimes.com/b5/18/5/19/n10410036.htm

[5]   《九評》編輯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http://www.epochtimes.com/b5/18/5/19/n10410036.htm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7-12 1: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