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經濟現六大亂象 黨媒預警苦日子剛開始

人氣: 6514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7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綜合報導)「宏觀政策全都失靈,不管是財政政策也罷,貨幣政策也罷,失去作用了。」「政府沒錢了,地方政府的債務償還全出了問題。」這是大陸經濟學家許小年最近在一論壇上的演講,曝光了大陸經濟形勢的真實狀況。

隨後,中共黨媒罕見轉發了許的演講文,並在標題上預警「苦日子剛剛開始」。

最近,許小年在2018年浙商證券「鳳凰行動」論壇上做了2萬字的演講,解讀中國經濟現狀。

許小年表示,在後工業化時代,在產能過剩的情況下,宏觀政策全都失靈;不管是財政政策也罷,貨幣政策也罷,失去作用了。

許小年談到大陸經濟中期有兩大變數,一大變數是去槓桿,第二大變數是貿易摩擦。同時,地方政府償債已發生嚴重的困難。如果金融機構一撤貸,地方政府的融資平台要垮掉,可能地方政府的投資公司也要垮掉。

「現在大家都在叫苦,都覺得過不下去了。那更嚴厲的措施還在後邊呢,你這麼高的負債率,早晚是個問題。」許小年說。

隨後,陸媒多以「財政政策失靈,貨幣政策失靈,苦日子才剛剛開始」為題轉發演講稿。而中共新華社《環球雜誌》的微信公眾號「牛彈琴」於7月16日則以「苦日子才剛剛開始!未來五年,在中國最賺錢的不是股市、房地產,而是……」為題轉發。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作為體制內相對較為敢言的學者,許小年過去多次對中共政策提出批評,一直被認為是體制內不受待見的經濟學者。而且,中共歷來是報喜不報憂的政黨。此次,中共黨媒罕見轉發許的演講稿,並承認「苦日子剛剛開始」。在不久前,中共黨媒還要老百姓一起「共克時艱」,可見中國經濟在未來一段時期,可能會有些艱難。

除了股市、匯率雙下跌,中國經濟領域近期內還爆出以下六大亂象。

一、信用債市場喪失流動性

「央行窗口指導銀行,向一級交易商額外提供中期借貸便利(MLF)資金,支持貸款投放和信用債投放。」某城商行副行長向陸媒記者證實這個18日的消息。

大陸經濟學者葉檀在其微信號中解讀認為,翻譯成大白話,中共央行通過貨幣工具,向市場輸送廉價資金,否則,信用債被繼續擠兌,將形成系統性金融風險。

葉檀認為,當局此舉屬於「沒辦法」。今年以來,有超過300隻債券推遲或者發行失敗,信用債市場正在喪失流動性,連地方政府背書的城投債、大型民企都發不出債。

文章還以永泰能源違約事件為例質疑,永泰能源這樣的企業不算差,如果永泰能源違約,類似的公司都會違約,貸款的銀行怎麼辦?風險會不會像P2P市場一樣蔓延?

二、財政部和央行互轟

近期,中共央行和財政部互打嘴仗的新聞,成為大陸經濟的一個熱點。

先是央行猛批財政部「耍流氓」,財政部回應要央行有「大國央行」的視野。有分析認為,中共內部對於未來政策走向出現了矛盾。

7月13日,中共央行研究局局長徐忠題為「當前形勢下財政政策大有可為」的文章稱,多個現象表明積極的財政政策不積極,甚至是緊縮的。並挖苦說財政部經常加班加點,但近期市場上對財政政策的詬病也比較多。

文章稱,大陸今年預算安排的赤字率是2.6%,比起去年的3%是緊縮的,「沒有赤字增加的積極財政政策就是耍流氓」。

文章稱,目前的減稅政策不少,但企業和居民缺少實實在的「獲得感」。並直接點名減稅減在國企,然後把鍋轉移到小微企業身上。

文章說,國有金融企業的國有資本在很大程度上是不真實的,之前的歷次注資,財政並沒有真正掏錢。

對此,財政部一名署名「青尺」的財政系統官員7月16日刊發長文逐一反駁。文章直指,地方不是有意賴帳不還,等著違約,更多是出於政績考核和風險指標的考慮,屬於「中國國情和政治現實」。

文章稱,在地方債亂象當中,金融機構很大程度上扮演著「共謀、從犯角色」。

文章反過頭來建議央行應該具備「大國央行」的視野,並暗批央行缺乏監督。更意有所指稱,財政和央行應各司其職,「自己不亂作為,也不要求對方亂作為。」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在中共體制內,罕見出現兩部門公開互掐,可見中國經濟下行的壓力已經大到什麼程度了。

三、經濟數據再爆造假

近期,中共統計局發布了2018年的統計數據,被質疑數據造假。

中共統計局發布的2018年統計數據顯示,1—5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27,298.3億元(人民幣,下同),同比增長16.5%。而去年同期的數據為29,047.6億元。

有大陸網民質疑:「從29,047.6億元跌至27,298.3億元,居然被算成『同比增長16.5%』?」

財新網報導,部分市場人士據上述數據認為,今年1—5月工業企業利潤同比應為下降。這一情況今年以來一直存在。從絕對值看,根據統計局數據,工業企業利潤總額一直低於去年同期,但統計局公布的同比增速卻一直為兩位數增長。

對此,中共統計局辯稱這是「統計範圍規範、統計質量提高的結果」。網民揶揄:「為了經濟增長,辛苦了,國統局。」

四、一線大城市新房價格低於二手房

大陸經濟形勢不被看好,也反映在房市上。陸媒近期多以聳動字眼形容:「市場一片慌亂」、「樓市冰封」、「房地產涼涼」……

中國指數研究院近日發布消息表示,2018年上半年北京住宅成交均價整體呈下降態勢。這裡面既有新房,也有二手房。

數據顯示,上半年北京商品住宅(不含保障房)均價為39,060元/平方米,較2017年上半年均價下降4%,同比增速由升轉跌。而上半年二手房成交均價為56,993元/平方米,較2017年上半年同比下降9%。

從均價上看,二手房已經明顯高於新房。

數據顯示,上海6月新房均價是45,628元/平米,二手房均價為51,336元/平米;深圳6月新房均價是50,316元/平米,二手房均價是52,880元/平米。

這些一線大城市的新房價格下降,乃至降到了低於二手房的程度,讓大陸的中國人感受到了樓市的涼意。

網上作者名為「真叫盧俊」的文章描述了最近半年市場上海二手房市場發生的事情。有一個房東看好了房子,付了50萬定金,但他沒想到自己的房子降價70萬,還是沒有人接盤。現在他已選擇違約50萬,樓市的冷超過他的預期。

五、P2P平台大規模崩潰

跑路、失聯、自首、被查、爆雷……過去幾週,中共一度大力鼓吹的P2P借貸平台(網絡借貸)各種信息繼續蔓延,搞得人心惶惶,受害者不僅是投資人,還有P2P平台的員工。

「到了飯點,一點餓的感覺都沒有,早飯也沒有吃。現在一天一頓飯,只能吃得起泡麵。」「我們員工現在泡麵湯都喝乾淨了。」這是深圳明星平台投之家員工在公司爆雷後,發出一片的哀怨聲。

7月13日,投之家員工聯繫CEO黃詩樵、COO鄧偉、CIO覃五權、總助顏淵這幾位核心高管,結果多人失聯。14日,投之家被立案偵查。

截至13日,投之家平台累計借貸金額為265.76億元,借貸餘額為29.14億元。

據每經網報導,對於投之家的一百多名員工來說,這只是痛苦的開始。他們在投之家投資總計2,000多萬元,其中不少為結婚買房的款項,還有親戚朋友的錢,目前這些人連生存都成問題了。

7月16日,互聯網借貸信息中介平台上海永利寶金融出事,同時出事的還有其旗下的火理財平台。

據和訊網數據,截至7月11日累計有2,149家互聯網金融平台出問題,其中一半以上負責人跑路。中金公司預估,三年內90%的P2P網貸公司要倒閉。

中共官方發布的數據顯示,僅僅在6月份以來的的40天,網貸新增問題平台133家。這一百多家互聯網金融平台均出現兌付危機,累計涉及金額數以千億元,受害人也超過千萬人次。

有業界人士表示,互聯網金融平台頻頻倒閉,一方面大陸經濟整體下滑,借出去的錢還不回來;另外,當局在金融領域去槓桿,造成市場流動性緊張,一些平台借新還舊行不通了。

時事評論員何堅表示,P2P如今淪為雷區,除了經濟下滑和樓市的壓力外,更深層的因素在於今天假、騙橫行的中共治下,它用政治扭曲經濟、引誘全民「向錢看」,結果就是整個社會道德淪喪、誠信缺失。

六、科技創投陷「錢荒」 各方悲觀

隨著大陸經濟增長趨緩,先前一度被看好的創投業,今年也陷入「錢荒」。

《紐約時報》報導,三年前,部分受政府引導的經濟增長引擎推動,出現了一股技術淘金潮,共約萬家投資管理公司在這浪潮中成立。王仕東他們的杭州東張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也是這股浪潮中創立的近萬家公司之一。

兩年前,還在讀研究生的王仕東與兩名合夥人兩個月不到就籌集了4,500萬美元,成立了一家風投基金。然而時過境遷,今年他們用三個月的時間走訪了全國各地的90多位潛在投資者,僅籌集到300萬美元。6月,他們關閉了公司。

王仕東表示,他的公司2016年不用回答尖銳的問題就能獲得融資。他們在電商、互聯網、生物科技和農業等領域投資了17個項目,但只有一個項目發展得不錯,其它不是失敗就是勉強存活。

並非只有像東張這樣的新公司難以找到投資者,幾乎所有的風險投資公司都很難獲得資金,它們的現況已經成為中國經濟趨緩的最新跡象。

「所有行業、機構、個人都缺錢」,深圳一家名為金斧子的在線資產管理公司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張開興說,「很多投資人想抽回投資PE、VC的錢。」金斧子管理著超過45億美元的資產。

文章指,在當下,很多中國人不願意公開發言,因為即使是經濟學家也不被允許做出悲觀的預測。但在私下的談話中,投資者、企業家和經濟學家承認,由於高債務水平和與美國的貿易戰,政府運作的空間正在縮小。悲觀程度各不相同,但其中許多人正準備迎接艱難的未來。 #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8-07-21 3: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