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在崇山峻嶺間

文、圖/王金丁

觀賞雲霧及山色變化也是享受。(王金丁提供)

    人氣: 760
【字號】    
   標籤: tags:
山上雲霧幻化風起雲湧。(王金丁提供)
大漢溪穿越角板山溪谷。(王金丁提供)

那年春天,我們拜訪了台灣北部橫貫公路海拔最高點1200公尺的明池,也登上了雪山山脈、標高2500公尺的桃山瀑布,終日盤旋崇山峻嶺間,領略了台灣山岳的宏偉與俊秀。

我們從角板山,沿著大漢溪進入北橫,趕到素有「北橫明珠」美稱的明池時,雲霧已早到了一步,眼前的景象,是如資料上說的:「明池終年煙嵐繚繞,只有在雨季才能一窺全貌。」

明池像蒙著面紗的姑娘,含羞帶怯。站立湖畔,彷彿置身童話世界,雲霧朦朧裡,傳來吹奏黑管的聲音,為高山湖泊增添空靈氣氛,宛如人間仙境。

縱然看不見明池的面貌,霧裡黑管的樂音似乎在迎接造訪的遊客,心裡讚賞著這貼心的巧思。

水聲中,一群鴛鴦滑出了雲霧,群聚岸邊嬉戲,給明池增添了幾許生趣,這時,演奏家戴著帽子穿著風衣的輪廓也在雲霧裡出現了,他握著黑管坐在湖邊小碼頭上,幾隻鴛鴦似乎聽見了,紛紛划著水波,游了過去。

初識明池美得像童話世界。(王金丁提供)
湖中涼亭映襯著湖面如畫如詩。(王金丁提供)
幾隻鴛鴦破霧游來在岸邊嬉戲。(王金丁提供)
小橋在霧裡劃過湖中更顯靈氣。(王金丁提供)
大島櫻開得燦爛。(王金丁提供)
偶見山茶花獨自承受雨水滋潤。(王金丁提供)

不敢奢望雲霧散去,我們踩上石板路,繞著湖邊散步,路旁栽植了許多野薑花、燈心草等水性植物,走過一棵九芎時,一座涼亭出現湖中,一時,寧靜中有了熱鬧,遠處隱約能看見幾位遊客走過一段跨越湖水的木橋,雲霧籠罩湖上,宛如一幅國畫,空靈飄逸,雖不見明池全貌,卻有另一番景趣。

繞湖一圈,我們親炙了明池的靈氣,回到入口處,一樹潔白的大島櫻,已在枝上燦爛多時。

揮別空靈飄逸的明池,我們準備造訪另一處高山勝景,桃山瀑布。

車子在群山間盤桓時,眼見宏偉大山近在咫尺,卻要降至谷底再從山谷盤旋而上,此刻,我們在一處山谷裡,沿著蜿蜒公路進入了一個叫「南山」的村莊,遠處山坳雲霧裡還有一撮小聚落,紅綠屋舍清晰可見,宛如山中祕境。

盤旋崇山峻嶺間,領略了台灣山岳的宏偉與俊秀。(王金丁提供)
盤旋山中隨處可見翠綠山頭。(王金丁提供)

車子慢慢升至高處,只見一團雲霧從山腰洶湧而來,心中正自欣喜,哪知一個轉彎,雲霧已被拋至腦後,眼前卻驚見青山蔥翠,又是另一番景象。千山盤旋間,不覺已來到了武陵國家森林公園。

武陵國家森林公園位於台中縣和平鄉、宜蘭縣大同鄉境內,南北西界為雪山山脈放射狀稜線構成,桃山西溪及桃山溪切割其間,分別由西向東、由北向南延伸而下,交會成七家灣溪,形成了廣大的河谷階地。

我們要探訪的桃山瀑布在武陵國家森林公園內,桃山由雪山山脈圍繞而成,遠望如同桃子,因而得名。桃山瀑布乃七家灣溪源頭之一,瀑布自80公尺高的峭壁傾洩而下,常年保持攝氏13度以下的水溫。

到桃山瀑布需走4.3公里的步道,來回約需2.5至3小時。我們由武陵山莊旁邊的步道出發,經過武陵吊橋時,清澈的溪水從腳下流過,這時,天氣晴朗、空氣清爽宜人,走過一片高大的杉木林,路上,偶會遇到豔紅的山櫻花,低頭穿過山櫻樹下時,一串串水滴篩落肩頭,一絲涼意也滴入心頭。

七家灣溪清澈水流。(王金丁提供)
往桃山瀑布途中常見高大的針葉林。(王金丁提供)
走過山櫻樹下,一串串水滴篩落肩頭,心裡卻有一絲涼意。(王金丁提供)
森林隱藏在群山間。(王金丁提供)

這是一段不太輕鬆的腳程,我們隨著緩坡攀升,森林植相因高度不同而有變化,有高大的松樹、冷杉、高山鐵杉等針葉樹,還有赤楊、青楓、栓皮櫟、樟科及殼斗科植物,沿路可以盡情觀察。

行進中,從樹林間看見了遠處翠綠的青山,轉過一片杜鵑林時,大家已氣喘吁吁,一陣風從樹林裡吹來,夾帶著雨滴,有人已打起了傘,也有人披上雨衣。這時,從瀑布陸續下來的遊客鼓勵我們:「快到了,加油。」可是雨卻大了起來,大家身上已汗雨淋漓,因為空氣清新,心裡卻覺舒暢,這是繁華都市裡品嘗不到的。

終於,來到了瀑布面前,我們在大雨傾盆裡,看見瀑布自峭壁傾洩而下,帶著轟隆水聲奔向溪谷,四周煙雨朦朧,此刻感覺坐擁群山,胸壑開闊。

雨仍然下著,氣溫已逐漸下降,我們只好慢步下山。暮色中,一路上頻頻回頭遙望,瀑布還在山雲霧雨中隨風墜落,如一位智者長鬚,瀟灑飄逸。@*#

遙望瀑布在山雲霧雨中隨風墬落,如一位智者長鬚。(王金丁提供)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個歲末寒冷的早晨,校園的柴窯已擺滿坯陶,層層疊疊像一座小山,幾位同學忙進忙出,陶藝老師蔡坤錦站在凳子上探視窯室。
  • 有三十年製鼓經驗的老師傅告訴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說:「這鼓是天上來的。」這話引起我的興趣,問他有什麼涵義,老師傅輕描淡寫地說:「我想就是打出來的鼓聲很細很柔,像仙樂一般,能夠傳達出打鼓者內心的慈悲。」
  • 燈光暗了下來,戲台布幕後面有人揮了一下螢光棒,大鑼被重重一擊,鑼聲響徹禮堂上空,學生屏息等待著好戲上場。
  • 裁判伸直了手臂把槍口指向天空,這時,海水似乎也停止了呼吸,槍聲還沒有劃破藍天,我們的龍舟已像箭一樣射了出去,同一瞬間,神鼓阿飛擂下了第一聲戰鼓。
  • 這棵高大的槐樹下面,碎瓷片排成的「箭」符吸住了我的眼光,順著箭頭望去,指向前面的山谷,瓷片上還有坊號的淡藍色雲朵釉彩,看得出來,這些瓷片就是咱「如意坊」廢棄的碎片,定是父親特意留下的記號…
  • 一生為臺灣創作樂曲的郭芝苑(1921-2013)說:「我最光榮的,就是能創造出屬於臺灣人的民族音樂。」
  • 姐姐倔強的個性造成現在離我們那麼遠,想到這,就想起小時候唱的那首《離家幾百里》的美國民謠,姐姐真的嫁到遙遠的美國,應了母親說的,筷子丈量的距離。
  • 1949那年,臺灣音樂家呂泉生為李白的千古名詩〈將進酒〉譜曲後,那句「與爾同銷萬古愁」就不斷迴盪在胸臆間,盼著馬蹄聲從遠古歸來,呂泉生也要銷解心中的鬱卒。
  • 渡輪慢慢接近基隆港時,鄉愁跟著浮上心頭,望著迎面緩緩而來的海岸,想起大稻埕街上賣楓片糕的阿婆,陣陣海風中,似乎聞到了香甜的楓片糕味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