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幸遇大法消痼疾 八年牢獄磨難不改初心

陳四桂(前左)每天到蒙特利爾唐人街煉功,這已成為她日常生活的一部分。(Nathalie Dieul/大紀元)
人氣: 117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7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譚雅加拿大蒙特利爾報導)在蒙特利爾唐人街中山公園,有一個法輪功學員的煉功和真相點。年逾六旬的陳四桂每天準時來到這裡,面對著街頭各種膚色的遊客或路人,靜靜地煉功打坐,這已經成為她在加拿大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如果把時間推回到20年前,那時的陳四桂從未曾想到,自己有一天會遠離故土來到海外。如果沒有1999年開始的中共迫害法輪功法輪大法)的曠世冤案,她應該還在中國廣東的一個小鎮上過著簡單寧靜的生活。

幸遇法輪功

1996年秋天,廣東某市的一個小鎮,陳四桂的鄰居介紹她煉法輪功,借給她一本《中國法輪功》,她看了很喜歡書裡的話,於是跟著一起去煉功,幾個月後,困擾她半輩子的氣管擴張的老毛病竟然好了。

「我從小時就得了這個病(氣管擴張),嚴重時會大口大口地吐血,吐很多血。到處去治,廣州等地的大醫院都去了,看不好。有人就介紹我煉法輪功,結果煉幾個月就好了!」

陳四桂覺得很神奇,「法輪功太好了,我很珍惜」,她讓兒子、女兒都來煉。女兒阿華一口氣看完《中國法輪功》,連續發了三天的燒,之前眼睛看東西有重影的毛病也消失了。

陳四桂又把書給自己的老母親看,老人家覺得看書費事,不願看。過了幾年後,老人家自己拿起《轉法輪》一書,一看就放不下了,她告訴四桂:「不得了,書裡都是金光閃閃的,而且還在轉。」從此,老人家每天早上起來學兩講《轉法輪》。

就這樣,陳四桂是家裡第一個得法的,之後陸陸續續地女兒、小兒子、老母親、外孫、孫女也先後走進了修煉

得法以後,每天清晨她騎著自行車來回十幾公里趕去煉功點煉功,回想起那段時光,她覺得非常幸福。

橫遭八年冤獄

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在《諸世紀》裡說:「1999年7月,恐怖大王從天而降。」

1999年7月,中共宣布教人修「真、善、忍」的法輪功「非法」,開始對法輪功殘酷打壓。恐怖的陰雲籠罩在每個法輪功修煉人的頭上,生活在小鎮上的陳四桂也未能倖免。

陳四桂沒有受過多少教育,但她懂得「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的道理,懂得人不能說違心話,「我覺得法輪功那麼好,我想讓多一點人知道,多一點人知道。」

然而,中共竟容不得一句「法輪大法好」。為了說句公道話,陳四桂多次身陷囹圄,在2013年逃往泰國之前,陳四桂4次被中共非法抓捕,前前後後在牢獄中被關押了8年。

1999年12月份,因去北京上訪,她被當地派出所關押15天;4個月後,她再度進京上訪,被判2年勞教,關押在佛山三水勞教所;2004年,因為張貼「法輪大法好」的標語,她又被關進同一個勞教所,又是3年;2009年,她在街上和人講法輪功的真相,被判3年刑,關押在廣東女子監獄。

陳四桂說,那時街上有很多監控攝像頭,她不懂這些,是警察把她貼真相的錄像放給她看後才知道,不過她還是要出去講真相。她說:「修煉前,我膽子小,很怕。修了大法了,就不怕了,大法那麼好,我(告訴別人法輪大法好)又不是做壞事,我不是做壞事。」

在她的印象中,三水勞教所裡有幹不完的活,「每天做16個小時,電子產品、插花、毛衣,很多種活,都是出口的產品,天天幹不完的。那些人(管教)恨不得我們不睡覺地做,就是那樣也做不完。」

而在廣東女子監獄時,對法輪功學員的精神折磨,超出了她的想像,從沒見過這麼「邪惡」的地方,地獄小鬼的黑窩一般。

「要你做誹謗大法的作業,不這麼做,不給睡覺,不給上廁所。」曾經有3天3夜,陳四桂不被允許上廁所和睡覺,大小便只能在地上,同房普通犯人受不了髒臭,就上來打罵她。

錄製造假錄像也是常用的伎倆 ,「(中共)逼迫法輪功學員讀編好的稿子,說自己的病不是煉功煉好了,而是看醫生看好的。而且讀的時候,還必須面帶微笑,心甘情願的樣子才可以過關。」陳四桂回憶說。

有人精神承受不住,崩潰了,有人被送進精神病院,也有的人在獄中失去了生命。「那個時候,他們逼人寫(放棄修煉法輪功)『三書』,我就想寧願撞牆死,也不能抹黑大法。可是又一想,這樣(自殺)又給大法抹黑了。該怎麼辦呢,很難很難……」

「但不管這麼樣,這麼好的大法我都得了,我堅持(學大法)的心是不會變的,也不會動的,我就一直在心裡背法。」

陳四桂被關押的那些年裡,家裡也發生了很多變故。

八旬老母承受了很大打擊,2007年在陳四桂從勞教所回家之前幾個月,帶著遺憾去世了。女兒阿華也被中共警察抄家,被公司辭退,為了安全,阿華不得不帶著剛滿2個月的兒子避走外地。陳四桂十二三歲的小兒子在學校讀書,警察隔三差五就到學校去騷擾他……

2012年,陳四桂從廣東女子監獄被釋放。這一年9月,中共國保警察再一次找到她的女兒阿華,威逼她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最終,阿華和剛出獄的母親商量,決定一家人離開中國,前往泰國避難。

輾轉海外 修煉如初

歷經輾轉顛簸,陳四桂和女兒阿華分批逃到了泰國,之後阿華的兒子也來到這裡和她們會合。祖孫三人向聯合國難民署遞交了難民申請保護。經過5年的等待後,陳四桂終於獲得加拿大的難民保護身分,2018年2月來到蒙特利爾

剛來的時候,蒙特利爾還是寒冬,從小在炎熱地區長大的陳四桂沒有見識過這麼冷的天氣,在唐人街上煉功時,手指頭「凍得疼」,她非常想念泰國和廣東。但想到中國大陸還有那麼多修煉人在受迫害,她對自己說,「沒有什麼不能承受的」。

8年的牢獄折磨,似乎沒有在陳四桂身上留下過多的烙印。她說自己是個樂觀的人,凡事不會看得太重,「過去的事情,怎麼艱難,我不都去想它,不值得想,過去沒做好的,現在就做好。我每天都在想怎麼向更多的人講法輪功的真相。」

到了夏季,在蒙特利爾的戶外講真相活動多了起來,陳四桂說很喜歡參加講真相的遊行活動,舉著「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覺得很幸福,彷彿重新回到了1999年以前快樂地煉功弘法的日子。#

責任編輯:顏永明

評論
2018-07-18 2: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