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產黨宣言》謊言邏輯之解讀:共產必先共妻

作者:Henry

人氣: 108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7月15日訊】馬克思將公妻制隱藏在閃爍其辭的《共產黨宣言》中,但史達林、波魔(波爾布特)等都如實地實行。這是將人類動物化、叢林化的謊言和罪行。《共產黨宣言》發佈170多年來,知情者掩蓋,傻瓜和罪犯奉行,今日,我以高等數學的群論和邏輯將其完全解密,以拯救全世界數十億吸毒者和中毒者。

共產黨人和馬克思的公妻制正式化和公開化原則

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表述:「資產階級的婚姻實際上是公妻制。人們至多只能責備共產黨人,說他們想用正式的、公開的公妻制來代替偽善地掩蔽著的公妻制。其實,不言而喻,隨著現在的生產關係的消滅,從這種關係中產生的公妻制,即正式的和非正式的賣淫,也就消失了。」

一方面,顯然,其只有是具有同一性的某種公妻制A才能是「代替偽善地掩蔽著的(資產階級的)公妻制」;另一方面,依據剩餘罪責原則,「人們至多只能責備共產黨人」表明,人們一旦指責共產黨人實行公妻制,共產黨人和馬克思再怎麼樣耍賴也無可否認(否認不掉)的最低底線也就只有「正式的、公開的公妻制」,即「正式的、公開的公妻制」是共產黨人和馬克思在責任最小化原則中不容抵賴的最低責任,某種公妻制A至少就是「代替偽善地掩蔽著的(資產階級的)公妻制」的「正式的、公開的公妻制」,這才有「(人們)至多(只能責備共產黨人)」之「用正式的、公開的公妻制來代替偽善地掩蔽著的公妻制」,這就是共產黨人和馬克思的公妻制正式化和公開化原則。

依據共產先共妻原則,馬克思的公妻制正式化和公開化原則是(構建)共產主義的直接前提,即共產主義是直接建立在「正式的、公開的公妻制」之上的,與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的表述完全一致。

但是,全世界都看到了,就《共產黨宣言》而言,馬克思並沒有明文回答公妻制;而任何人不使用邏輯推理很難或者幾乎不可能得出上述公妻制正式化和公開化的責任,綜上所述和其根源,馬克思可能已經預料到了,直接退化到叢林階段的不知廉恥的公妻制不可能被野人或畜牲以外的人們所接受,所以,即便是老馬識途的他,在公眾的眼皮底下(《宣言》是面對公眾的)也只敢用誰也看不懂的語言瞎扯,令共產主義木已成舟的支柱公妻制變得撲朔迷離,十分神祕且見不得任何人,綜上所述,馬克思不是真小人而是將人類重新叢林化、動物化的偽君子。

蘇聯和多國翻譯外文版的《馬克思傳》時,曾刪去馬克思有關私生子 的一段。以致中國人不知道馬克思在32歲時曾經瞞著夫人與保姆海倫·德穆特·琳蘅私通,導致後者懷孕並於1851年6月生下一個男孩名為亨利·弗裡德里希·德穆特(Frederick Lewis Demuth)。為了不讓馬克思家的後院起火,終身未曾正式結婚而擁有情婦的恩格斯,作為馬克思最真誠的朋友,假稱這是自己的私生子,直到恩格斯臨終時才把真相告知馬克思的幼女。麥克萊倫的《馬克思傳》中譯本第一次保留了這些內容。譯者說,她在翻譯這件佚事時有三天三夜想不通,後來讀了佛洛德有關性心理學的書,認清了凡人的弱點才想通了。

比照馬克思的剩餘價值的剩餘罪責則令《共產黨宣言》隱藏著的公妻制正式化和公開化的祕密昭然若揭,也就是說,平行(類比)於馬克思的剩餘價值學說的剩餘罪責原則徹底破除了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將人類徹底動物化的偽裝,狼外婆的人皮於是被撕裂:用馬克思的矛戳馬克思的盾,馬克思(主義)的人皮烏龍就從地底下冒出來了。馬克思主義或共產主義的「人皮烏龍」中的人皮是指其毀滅性的世界災難:史達林在蘇聯的三次大清洗中消滅幾千萬蘇聯無辜和精英、波爾布特三年不到屠殺了柬埔寨600萬人口中的200萬、東歐列國因為奉行餿主義而無理由無條件煽動起來的數百次災難性大屠殺等等……凡是實行共產主義或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國家、地區、民族等無一例外。

人皮夫人伊爾斯·科赫(Margarete Ilse Köhler)活剝人皮,但她披著的是自己的具有性別偽裝意義的人皮;馬克思及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追隨者則不同,人人披著不分性別偽裝或偽善的人皮「活剝」全人類的人皮,這是比照廣義相對論並各國政府白皮書的廣義人皮書。

剩餘罪責原則、罪責最小化原則

無罪推定包括員警、原告、證人等舉證和罪犯(當事人)及其律師等從相反方向以相反理由排除不利(罪責最小化)兩個環節,最終無法排除的罪責即成剩餘罪責或最終罪責、淨罪責;在剩餘罪責中,任何人的罪責最小化、脫罪的權利最大化,無辜者和罪犯都能以同樣水準得到最大的保護,其最大限度地保證正義也保護了惡人或罪犯,這就是具有兩面性的剩餘罪責(責任)原則、罪責(責任)最小化原則。也就是說,任何罪犯或當事人、證人等最終無法推卸的罪責或在最後陳詞時仍然無法推卸的罪責,即是淨罪責或比照馬克思的剩餘價值的剩餘罪責(責任)。

歸根到底,無罪推定必然導致罪責最小化原則,而其在某種意義上一中純粹的抵賴法則。然而,如果人們不實行罪責最小化原則,無辜者或當事人(罪犯、證人等)的無辜權利便無法得到保障,正義也就無從實現,這就是無罪推定(罪責(責任)或責任、剩餘罪責或責任)先於正義原則。

絕自由公妻制

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又說:「我們的資產者不以他們的無產者的妻子和女兒受他們支配為滿足,正式的賣淫更不必說了,他們還以互相誘姦妻子為最大的享樂。」「其實,不言而喻,隨著現在的生產關係的消滅,從這種關係中產生的公妻制,即正式的和非正式的賣淫,也就消失了。」

馬克思認為,資產階級的公妻制是「偽善地掩蔽著的公妻制」,是以生產關係權威支配和金錢交換為前提和支柱的公妻制,其必然「隨著現在的生產關係的消滅」,「從這種關係中產生的公妻制,即正式的和非正式的賣淫,也就消失了」;共產黨人和馬克思「代替偽善地掩蔽著的(資產階級的)公妻制」的共產主義公妻制或無產階級公妻制是「正式的、公開的公妻制」,必然排除生產關係權威支配和金錢交換而為生產關係極其權威中不受約束的和金錢上無償(無價而純奉獻)的這就是共產黨人和馬克思的非約束性(自由)無償公妻制(原則)。

生產關係是人們賴以生存的具有絕對意義的框架性前提,共產黨人和馬克思的無償公妻制不受生產關係及其權威的任何約束,那麼,依據前提決定結果原則,以絕對的框架性生產關係及其權威為前提的無償公妻制必然是絕對而具有絕對自由即無條件自由的,進而在任何關係中都因為上述的絕對性和無條件性而為絕對自由的;而依據非約束性自由無償公妻制原則,共產黨人和馬克思的無償公妻制是無償的,綜上所述,共產黨人和馬克思的公妻制既是無償(金錢上絕對自由)的又是在任何關係中絕對自由的,歸根結底為絕對自由,這就是共產黨人和馬克思的絕自由公妻制(原則)。

共產黨人和馬克思的正式和公開的絕自由公妻制

共產黨人和馬克思的公妻制正式化和公開化原則和絕自由公妻制合併為正式化和公開化的絕自由公妻制,稱為共產黨人和馬克思的正式、公開的絕自由公妻制或絕自由公妻制正式化公開化(原則),簡稱共產主義(無產階級、馬克思主義)公妻制(原則)、共產主義(無產階級、馬克思主義)公妻制(正式化、公開化)(原則)。

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公妻制是絕對而無條件的,從而必然不以家庭主體同一性和社會主體同一性為前提而與其分裂,從而必然違背以家庭主體同一性和社會主體同一性為前提的同一律而遭否定,這就是共產主義公妻制違背同一律否定原則。

婚姻,泛指男女之間的結合,一方到另一方家落戶成親,形成人際間親屬關係的社會結合或法律約束,歸根到底,婚姻是一種人與人之間的社會約束和人際關係約束;而依據共產主義公妻制正式化、公開化原則,共產主義公妻制下的兩性關係是淩駕於任何關係(包括但不僅限於生產關係、社會關係、人際關係)的絕對開放式的自由,是絕對反婚姻之約束而必然反婚姻、反人類的,這就是共產黨人和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公妻制反婚姻原則。

共人先於共產和共產先共妻(共夫)原則

任何財產或產權必然以主體為前提,這就是主體先於財產(產權)原則。共產以財產或產權為前提,這就是財產(產權)先於共產主義原則。

如果財產或產權B被共有或共用而其主體前提A不受到影響為正確,那麼,依據前提決定結果原則,財產或產權B仍然為其主體前提A所有而不可能被共有(共用);而上述假設表明財產或產權B是被共有或共用,綜上所述,財產或產權B既是被共有或共用的又是不可能被共有或共用,顯然違反矛盾律而既不可能為真也不可能正確或成立,從而反證上述假設既不可能成立也不可能為正確,這就是共產不共人(主體)否定原則。

依據排中律和共產不共人(主體)否定原則,共產不共人(主體)的反面之共產共人(主體)即為正確與成立,這就是共產共人(主體)原則、共人(主體)先於共產原則、共產以共人(主體)為前提原則,包括但不僅限於共產(先)共(公)妻(原則)、共產(先)共(公)夫(原則),人皆可夫的朱(豬)可夫元帥白骨精代人受孕了,收了多少錢鬼才知道。

依據共人(主體)先於共產原則,共產以共人為前提,那麼,即便共產並非以共人開始,也必然以共人為結束,期間必然共人,波爾布特以實現「最純正和最美好的最高共產主義理想」為由強制實行公妻制;列寧實行公妻制、史達林也實行公妻制,十月革命後北高加索蘇維埃共和國革命軍總司令部總司令伊華謝夫親自簽署並非少數的公妻證,允許持證者有權在葉卡捷林琳娜堡公有化10個(為什麼不是20個?)16至25歲的姑娘……這就是共產黨必共人原則,包括但不僅限於共產必(先)共妻(公妻)原則、共產黨必(先)共夫(公夫)原則。

共產共妻和共產必先共妻(公妻)原則違背了分配不可分配(獨立)資源(財產、產權、事物、主體)否定原則,將人類社會絕對退回到性愛追逐的叢林時代,純屬全面全規模反人類的制度性犯罪。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7-15 7: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