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的品格

作者:李起周(韓國)

人與人之間的對話就像是流水,會依照你的回應決定談話的走向。(fotolia)

  人氣: 9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法國有間咖啡廳,會依照顧客買咖啡時所說的話,來決定飲料的價格。
咖啡廳menu上的價目表是這樣寫的:
「咖啡。」—- 7歐元
「我要咖啡。」—- 4.25歐元
「您好,請給我一杯咖啡。」—- 1.4歐元
直率和無禮,常常只有一線之隔。
你脫口而出的那些話,究竟是話音,還是噪音?
「好好說話」的關鍵就是:「說話的品格」。

猶記某天,我和家人一大早便前往京畿道幸州山城看日出。或許是前一晚的冷空氣尚未全部昇華為雲朵,太陽害羞地躲在雲層背後,彷彿散步在雲朵之間若隱若現。直到火紅的太陽透出雲層,黎明破曉的曙光普照大地,這段過程花了好長一段時間。

等我們親眼見證了新年第一道曙光以後,山上的人群便沿著山稜線排成一列,每個人都想用全身迎接新年曙光的照耀。

販賣禦寒用品的攤販也統統湊了過來,其中一位老闆舉起一條毛毯,朝一對年輕情侶說:「買條毛毯吧,很暖和喔!」

那對情侶面無表情走過了攤位,老闆的話根本沒有傳進他們耳裡,直接消散在空中。他們只在彼此耳邊悄悄說著:

「有賣毛毯耶!」

彷彿是在打情罵俏般竊笑嬉鬧。

這時,老闆不甘示弱,再度抓起毛毯一角,扯開嗓子高喊:

「便宜賣喔!真的很便宜喔!是頂級材質喔!」

但是依舊沒什麼用。對那對年輕情侶來說,價格與材質好像不是什麼特別重要的資訊。正當他們恩愛地勾著手準備離開時,隔壁同樣也是在賣毛毯的攤販老闆輕聲細語隨口向他們說道:

「你們真的超配的,真是帥哥美女、令人羨慕的一對啊。」

雖然這一聽就是場面話,但是站在那對情侶的立場,聽起來自然悅耳。緊牽著女友的男子露出了潔白的牙齒,咯咯笑著。於是老闆再次提問:

「你們交往多久啦?」

老闆的提問就像是從炮口發射出的飛彈,順著拋物線直直落到那對情侶面前。

被男子緊摟在懷中的女友回答:

「剛好一百天,所以想說來看個日出,順便紀念一下。」

聽到女子回答「一百天」的老闆,耳朵馬上像兔子一樣高高豎起,眼睛也瞬間亮了起來,臉上浮現一抹淺淺微笑。接下來,老闆只用了一句話,便為這段簡短談話做了畫龍點睛的效果。

「那看來是最甜蜜的時候呢!等一下到山頂上會非常冷喔,小心別讓女友著涼了!」

沒想到男子聽完這句話以後,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口袋裡掏出了皮夾,向老闆問道:

「是喔!那我應該要準備一條毛毯才對。老闆,這條多少?」

這名攤販老闆發揮他獨有的親和力,接近了這對情侶。有趣的是,老闆對於商品的優點或差異性隻字未提,卻成功售出了一條毛毯。

如果我們重新回顧這位老闆的說話順序,會有更有趣的發現。老闆只透過幾句簡短問話,便從情侶口中獲得了答案。

尤其「山頂上會非常冷」這句話,並非只是單純的資訊提供。對於才剛交往滿百日的男子來說,都聽到人家說「山頂上會非常冷」這句話了,有誰會不趕緊在女友面前掏錢購買呢?

這位賣毛毯的老闆並沒有賣力宣傳自家商品,而是讓客人自願性地消費。

我仔細觀察過名主持人申東燁的主持方式,他是以「說一次、聽兩次、附和三次」的方式進行。

申東燁不會擅自打斷來賓的談話,只會營造出讓來賓能夠侃侃而談的氛圍。

就像韓國的國粹「盤索里」中的鼓手一樣,在演唱間不時添加一些「哎呦!」「好啊!」等簡短的感嘆詞,作為助興合聲,申東燁也會在來賓回答問題時,適時添加「啊哈!」「原來如此!」「然後呢?」等感嘆詞和問句。

這樣一來,來賓就會愈來愈有勇氣回答,甚至把從未在其他節目中公開的私密故事,大膽地講出來與觀眾朋友分享,就好比在人煙稀少的山中找到山泉水脈,然後鑿井,用吊繩桶舀出清水一樣,滔滔不絕。

像這樣需要「說話品格」的場合,豈止限於做生意和主持,如果想要打破社會各角落根深柢固的對立與溝通不暢,或許我們每個人都應該要像脫口秀的主持人,用心聆聽對方的發言,適時附和,引導對方做出回應,並且把握對方的回應,探索、撫慰彼此的心靈。

*

任何人都需要心有所屬。

注意,是「心有所屬」,而非「身有所屬」。

當然,「所屬」並不限物理性的場所,也包含人心。我們常向他人傾訴內心的憂愁,或許也是基於想讓自己的「心」好好休息,不全然是為了解決「煩惱」。

有時我也會找身邊的朋友訴苦,但是我發現,比起千篇一律的安慰或鼓勵,先輕輕撥開我的內心帷幕,然後默默對我說:

「類似的傷痛,我也曾經歷過。」

後者的安慰方式,會比前者更打動我。彷彿對方也從內心深處掏出了自己的傷痛,毫無保留地讓我觀看。

每當我聽到這種恰到好處的安慰話語時,都不禁會浮現這樣的念頭:

「當新的傷痛與舊的傷痛相遇時,舊傷痛的稜角會不會就會慢慢被磨平,讓我們變得愈來愈圓融。或許,要等到稜角完全被磨去時,才會冒出安慰與希望的新芽吧!」

人與人之間的對話就像是流水,會依照你的回應決定談話的走向。不過,只要在談話中放入真心,對方察覺時,內心深處的傷痛自然就會被撫平。

儘管傷痛可能不會完全消失,但椎心刺骨的痛苦也就不會在對方心中到處鑽孔,也可能因此突然豁然開朗,不再痛不欲生了。◇(節錄完)

——節錄自《說話的品格》/漫遊者文化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對那些無法避免的事,逃脫並不能解決問題,能夠克服內心的障礙才是根本。
  • 一九四六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剛結束不久,百廢待舉。人們一邊重建城市,一邊也試圖從戰爭期間的無序混亂中重新建立價值感與秩序,並藉以找到人生方向。報社專欄作家茱麗葉‧艾許登,偶然間與遙遠根西島( 二戰時期英國唯一淪陷、被德軍占領的領土)上的農夫道西‧亞當斯成為筆友。
  • 解決問題的根本不在於外物,還是要讓內心更加強大才行,得到、失去都隨緣。當我們能夠以更豁達的心胸面對一切時,像沒水喝而愈加口渴這樣的滑稽事也許就會越來越少了。
  • 平平常常的小事,教給我不尋常的生命意義。難怪,以前聽人家說:「小修在深山,大修在世間。」
  • 因為嚮往「真善忍」,心中常常渴望,自己能做一個更真實的人;也常渴望,自己動的念頭都是真的,不是妄念,不是負氣,不是計較,而是來自內心深處的那個真我。當心真實的時候,自己會發現,看待周圍的一切都是清晰的,美好的,是柔柔的透著光暈的一片祥和。
  • 團隊裡有個同事L小姐,是一個做起事情來特別沒譜的人。每次接手上級布置下來的工作,L小姐只管悶著頭苦幹,工作結果也從來不會主動匯報反饋,經常需要領導一再催問才會告知情況,因此也給領導們留下了非常負面的印象。
  • 我在和愛德華見面之前,就聽說了他在太太臨終前所作的承諾。
  • 在這裡,人們過去和現在都有一種習慣,一種執著:耐心地把一些思想和形象壓進自己的頭腦,這給他們帶來難以描述的歡樂,也帶來更多的痛苦,我生活在這樣的人民中間,他們為了一包擠壓嚴實的「思想」甘願獻出生命。
  • 古德瑞奇沒等別人邀請,就逕自安坐在真皮辦公椅上,仔細打量起辦公室內的擺設。四周牆壁的書架上擺著一排排古老書籍,辦公室的中央矗立著辦公桌,旁邊有一張胡桃原木的會議桌,和一張別緻的小沙發,整體呈現出一種奢華的風格。
  • 這幾年,我發現學生總是厭倦在「紀律與模仿」中蹲點,寫詩的不讀好詩;寫小說的,人物可以不需要任何鋪陳就擁有飛翔的能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