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網文」拿什麼和你們共克時艱?

詩文換酒

人氣: 2439
【字號】    
   標籤: tags: ,

一、

我是很想為這個國家做點什麼的,想讓我們國家變得更好,讓我們每個人都活得像個人樣。

貿易戰以來,我知道,我們被美帝按在地上摩擦,打得都找不著北了。

前兩天回老家山上,和一個堂兄喝酒,就是經常在我朋友圈出現,一隻手,在出車禍後,徹底廢掉了的堂兄。

兩罐啤酒下肚,聊到了中美貿易戰

他很激動,說如果美國鬼子,或者任何鬼子,要是敢來打我們,我都要去上戰場。

我很震驚!

雖然可能是酒後氣話,但是,我想,他的話中,真的有很大部分是出於愛國熱情的,一個殘疾人的熱情。

只是,我不忍心告訴他的是,現在美帝和我們打貿易戰,我們這些底層草民,是根本就找不到拚命的對象。

人家只是不想和我們做生意了而已,難道我們這些草民,還能拿起槍,去逼迫美帝和我們做生意?

我們倒是可以想著和美帝打兩槍,但是人家敢發槍給我們嗎?

不怕草民們拿起槍了後,把槍口不對準美帝嗎?

我們底層草民,要錢沒有,要命可能有一條,就算是殘疾了的,都有一腔捨命為國的情懷。

但是,我們這命,該賣給誰,怎麼賣?

拿著大刀長矛,和美帝的堅船利炮打,能不能讓美帝和我們繼續做生意?給個說法吧?

二、

前兩天,一件事,讓我良心受到了巨大譴責。

難過了很久。

我和兩哥們,在我們秀山縣花燈廣場附近,吃了個便餐,他們兩個去電影院看《我不是藥神》,我看過,就散著步,溜達回臨時租住的地方。

剛走過,上次秀山各微信群,瘋傳一個小視頻,裡面抓了不少失足站街婦女的地方。

就看到,一個七十歲左右的瘦弱老頭,穿著掃地的黃馬甲,在路邊吃著一個小膠凳上的,一小碗米豆腐。

他用牙籤,很美味的吃著,仿佛很久沒吃東西了一樣。

突然,一個年輕的少婦,竄了出來,搶走了老人面前的米豆腐。

嘴裡不停地念叨著,這是給我毛吃的,你怎麼可以偷吃我毛的米豆腐。

毛就是兒子的意思,秀山是這麼個叫法。

當時我就楞住了!

原來這個老人,是在吃,別人吃剩下的米豆腐。

而且吃剩了的米豆腐,還可以不讓一個餓了的老人吃。

突然,就覺得良心疼得厲害。

馬上想到的,是給老人點錢,讓他自己去買碗米豆腐吧,才五塊錢一碗而已。

手往褲口袋一摸,沒想到口袋比我臉還乾淨。

一個是,我也很窮,第二個是,剛才吃飯,是用的微信支付。

身上,已經很少放錢了,走哪裡基本上帶個手機就是了。

我想到的是去銀行,給老人家取點錢,然而卡也沒帶。

準備去附近的商家,微信掃給他們錢,然後讓他們給我錢,我再給老人吧。

剛尋摸著找個店,換點兒錢。

一轉背,老人卻已經不見了。

我當時就發誓,一定要讓身上放點兒錢,不能讓自己的良心,過不去了。

然而我像沒有記性一樣,繼續犯錯,因為今天出門吃飯,身上依然是一毛錢都沒帶。

吃飯回來,按例,去我住的對面堂哥開的賓館,小坐一下,準備找堂哥擺下龍門陣。

這時候,一個老人家,應該八十歲上下了。

說話已然中氣不足,大病一般,挑著自己種的菜,步履蹣跚由遠及近地,沿著商戶們的門面,小聲地叫賣著過來。

他挑著的有苦瓜,和已然已經有點發黃的韭菜在賣。

看來他的生意,很不好,走了這麼一圈,好像沒有賣出什麼東西。

他來到我堂哥的賓館。

堂哥不在,五十多歲的嫂子在。

嫂子,也是一個很有良心的人,沒有選,老人隨手拿起兩把韭菜,遞給了嫂子。

嫂子覺得,一家人確實吃不下這麼多韭菜。

於是就只要了一把,給了五塊錢。

老人嚷了半天,希望嫂子,將兩把全要了,而且嚷嚷的時候,完全成了嘟噥,一個是可能有病,說話都不太清楚,完全聽不懂,一個是可能不好意思,老農民進城賣點東西,都很害羞,或者害怕。

城管如猛獸,誰都知道。

我在旁邊,實在是看不過去了。

於是習慣性地去摸褲口袋,一摸,還是一毛錢沒有。

馬上給嫂子說,你櫃檯看看有多少錢,我掃一掃給你,你拿點現錢給我。

沒想到的是,堂哥出去辦事,將櫃檯上的錢帶走了,而且櫃檯上也不怎麼放錢。

打開抽屜一看,就一把零錢,最大的一張,五十塊。

我就說,我掃五十塊給你吧。

拿到五十塊錢,給了老人,老人像不知道我為什麼給他錢一樣,傻了,也不知道說什麼?

那表情,好像說,這世界,還有白給人錢的嗎?

更讓我傻眼的是,在我給老人錢的時候,老人拿著一個空礦泉水瓶子,去接堂哥家的空調水,還小心翼翼地問嫂子,能不能讓他接點水。

我看老人的樣子,趕緊從嫂子的冰櫃裡面拿了瓶礦泉水給他。

然後老人,搖搖晃晃地挑著菜,步履蹣跚地就走遠了。

嫂子直誇我良心好,一定能找個美女媳婦,生二十個兒子。

我這幾天,秀山這個小地方,就遇到兩個,像是老無所養的老人,我也知道,我的那一點點愛心,根本不足以改變他們的生活。

我很自私,我知道,我幫助他們,並不是我多偉大,多麼善良,僅僅是為了他們轉背過去後,我的良心不被自己譴責,尋心安而已,不求什麼回報。

我就想,如這樣的農村老人們,拿什麼來和你們共克時艱

農村,如這樣的老人,少說,也有幾千萬,他們本來就生活在艱難困苦之中,拿什麼來和你們共克時艱

三、

我大表哥被我說動,今年回來養蜂。

原因很簡單,他也差不多五十了,打工,還能打幾年?

如果沒有一個能夠長期謀生的手段,他老了,該怎麼辦?

還有一個更簡單的原因,現在去外面打工,除了生活費,根本就剩不下幾個錢了,還有大段的失業時間,需要動用好不容易存下來的錢過日子。

在外面,什麼都要錢,在家種點兒東西,找到點靠譜的營生,就比在外面打工強。

如我表哥這樣的打工仔,特別是老年農民工,基本上活在朝不保夕的不停換工作,混日子狀態的農民工,全國又有多少?

特別是沿海的血汗工廠,大規模倒閉的現在,很多工作崗位已經消失了。

家裡不是孩子上學,就是老人病重,很多人家,都是一個月的錢,根本就接不上一個月的用度。

比如去年我二姑眼睛有病,大表哥來回跑了幾趟,花的錢得他打工一年了。

貿易戰後,大規模工廠是鐵定要倒閉的,失業人口將會是人山人海。

沒有飯吃了,數億如我表哥這樣的老和半老的農民工們,拿什麼出來,和你們共克貿易戰下的時艱?

請你告訴我。

四、

我記得,在重慶上班的時候。

我做營銷策劃,經常和公司的設計打交道,公司的兩個做設計的小姑娘和我要好。

一個小姑娘結婚了,剛在重慶買了房子。

一個小姑娘沒有結婚,父母給了首付,自己付按揭款。

相熟了以後,中午偶爾也一起出去吃中午。

一起吃飯,每次都只敢點重慶小面,就是五塊錢一小碗的那種。

每每來敲詐我,給他們一人加個蛋,就像過節一樣,要是能請他們吃一碗十二塊錢一碗的牛肉麵,他們就把我當大恩人。

這是我接觸的城市白領一族。

大部分,都被一套房子,搜刮乾淨了一家幾代人的錢,而且自己吃飯,連加個蛋,都覺得日子過得太美好。

這樣的房奴,被房子綁架的年輕人,一個城市又有多少,整個中國又有多少?

說到底,一個七十年產權的鋼筋混泥土盒子,價值又有多大,卻搭上了很多人家,幾代人的積蓄。

被房子壓的死死的所謂城市白領,或者所謂中產,欠債纍纍,又能拿出什麼來,和你們共克時艱?

我就想問你們!

五、

富人們,有錢人們,應該是有本事,可以出力共克時艱的。

但是富人們,有錢人們,都跑哪裡去了?

跑澳洲、歐洲去了,跑美帝去了,跑我們對手哪裡去了。

這仗還怎麼打?

告訴我們,我們怎麼發揚捨小家為大家的平民精神,來和美帝野心狼打好這場貿易戰?

如果是餓肚子,這是我們唯一能做的了,就是餓死我們自己,來讓你們去打好這場貿易戰,但是你們,能保證打贏這場貿易戰嗎?

打贏了貿易戰,如果我們沒有在這場貿易戰中餓死,我們能落下什麼好處?

我想問你們,作為草民的我們,能拿什麼出來,和你們共克時艱,怎麼共克時艱,共克之後,我們能落下什麼好?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8-07-16 9: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