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趙簡子率軍渡河遭耽擱 卻成就一段好姻緣

杜若

女娟,是趙國河津渡口官吏的女兒;趙簡子,是趙氏孤兒趙武的孫子,也是春秋時期晉國趙氏大夫的領袖。論身分地位、財富權勢,這二人都很難產生交集。但有一年,趙軍南征楚國,河津吏耽誤大軍渡河,有膽有識的女娟不僅救下父親河津吏,還成為趙簡子的夫人,成就一段美好姻緣。

趙簡子主政時,有一年南征楚國。大軍出征在即,負責管理碼頭事務的河津吏因為醉酒,耽誤了大軍渡河的時間。趙簡子一時大怒,就想將河津吏問斬。

娟見父親醉酒闖下大禍,恐懼之下,拿起船槳,準備划船逃走。趙簡子看到之後問她說:「那名女子你跑什麼?」

河津吏因為醉酒,耽誤了大軍渡河。趙簡子大怒想將河津吏處斬。娟見父親醉酒闖下大禍,願代父受刑。《新鐫增補全像評林古今列女傳》之「趙津女娟」插圖。(公有領域)

娟說:「我是河津吏的女兒。我的父親聽說,主君要東渡過河,因擔心陡起風波,驚動水神,所以供奉祭品,獻給九江三淮的水神,為主君祝禱。為了求得福佑,喝了巫祝剩下的祭酒,所以才喝醉了。主君要殺我的父親,我願意以卑微的身軀替父受死。」

趙簡子說:「這並不是你的過錯。」

娟說:「主君因我父親醉酒才殺他,我擔心其身不知痛苦,心裡也不知所犯何罪。如果不讓他知道有罪就受死,等於殺害無辜。希望等父親醒來之後,您再殺他,使他知道自己的過錯。」趙簡子覺得娟說的有理,就放過了河津吏。

趙簡子要渡河時,發現船上還少一個划槳之人。娟見狀,捲起袖子,拿起船槳,說:「我居住在河邊,善於撐篙划槳,我願意和大家一起划槳。」

趙簡子擺擺手,說:「那可不行。臨行之前,我特意挑選士大夫,一齊齋戒沐浴,現在不能和女子同舟渡河的。」

趙簡子和娟一起登上渡船。圖為漢 劉向《古列女傳》之「趙津女娟」。(公有領域)

娟對趙簡子說:「我聽說,昔日成湯討伐夏桀,駕馭戰車的馬,左邊是雌黑馬,右邊是雌野馬,最後成湯大勝,放逐夏桀;周武王討伐殷商,駕戰車的馬,左邊是雌青黑馬,右邊是雌黃白馬,最後周武王戰勝紂王,軍威直至華山以南。主君不過是想渡河罷了,和我同在一條船上,對您又有什麼傷害呢?」

聽罷這番話,趙簡子欣然和娟一起登上渡船。船行至河中,娟為趙簡子唱起一首歌《河激》,歌詞是:

「登上渡船啊,看著眼前清靜的河水;河水揚起波浪啊,昏暗不明。祝禱求福啊,父親大醉不醒;將被誅殺啊,我心驚憂恐。免除刑罰啊,河水也顯得清澈。我持槳划船啊,拉起大繩;蛟龍相助啊,主君歸來得勝。呼喊著輪槳啊,不要懷疑,往前直行。」

娟有膽有識,又有才藝。歌中,她詠唱醉酒的父親能免除刑罰;又祈禱蛟龍幫助趙軍,使主君得勝,平安歸來。

聽到這首歌,趙簡子非常高興,他說:「以前我夢到娶妻,是否就是這名女子?」於是他令人向神明祈禱,去災祈福,準備立娟為夫人。

娟一拜再拜,推辭說:「按照禮法,女子遵循禮義,沒有媒人不嫁。父母都還在,我不敢只聽從主君之命。」於是向簡子辭謝,轉身就走了。

大軍歸來後,趙簡子按照娶親的禮節,向娟的父母行納幣厚禮,娶回娟,立她為夫人。圖為漢 劉向《列女傳》清刊本之「趙津女娟」插圖。(公有領域)

趙簡子也很守信,待大軍歸來後,按照娶親的禮節,向娟的父母行納幣厚禮,終成所願,娶回娟,立她為夫人。@*#

(據《列女傳》)

責任編輯:王愉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