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銘:身陷窮途末路的中共 下一步會如何沉船

中共高層對貿易戰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對抗,也就是選擇了一條不歸之路,選擇了自我滅亡之路。(AFP/Getty Images)

人氣: 565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7月17日訊】縱觀歷史,戊戌年通常可能出現巨大變局,2018年的戊戌年果然不平凡,我們看到中共先是有重大的修憲行為,現在又陷入到經濟自損的貿易戰時局中,且不論晶元和知識產權等等問題,僅僅貿易戰就已經使中共處於巨大的困境當中,這也正在印證戊戌年之前分析的,中共必將在2018陷入窮途末路。

中共為了貿易戰在國際上處處碰壁,成為孤家寡人,「一帶一路」出現巨大失敗,政治和經濟都陷入重重危機;在國內群體維權事件不斷,貿易戰引發的經濟動盪也即將顯現,或引發一場大豆革命;還傳出政治老人聯名逼宮,被認為是一次政變;更詭異的是,最近央視在新聞直播的時候出現一個遞紙條的黑影,更像是一個鬼影,有人解讀中共高層必將出大事。靠經濟支撐統治的中共完全陷入窮途末路境地,下一步中共面臨如何沉船的選擇。

中共打造升級版沉船計畫

中共為何將走向滅亡?要說清這個問題先來看看中共究竟有什麼計畫和構想,中共的政權經歷過多次危機,特別是六四大屠殺後,為了逃避清算開始尋求出路,接著東歐國家和蘇聯紛紛解體,大驚失色的中共再次面臨巨大危機,感覺中共大船也面臨沉沒,必須尋找後路,中共高層與紅二代開始制定大逃亡的沉船計畫,當時主要是轉移資金到國外,紅色家族和權貴階級都隱藏身分在國外置房產和產業等,時刻作好逃往海外的準備。

結果中共前罪未了又再犯大罪,因迫害法輪功中共官員包括江澤民紛紛被國外法庭起訴,歐美許多國家都有中共惡人名單,犯罪官員入境就將面臨被起訴和審判,美國等一些民主國家還禁止中共黨員移民,中共在國際上已經臭不可聞,大逃亡的沉船計畫幾乎完全破滅。

打造升級版的沉船計畫成為又一個選項,中共開始拚命發展經濟,不擇一切手段與世界搞貿易,所以不需要講原則也不需要講規矩的賺大錢,中共本身也就具備這些本性,權貴們竟然都變成了世界上少有的巨貪和巨富,中共不僅可以腐敗治國,也可以利用腐敗搞外交,更能夠拿出一副流氓嘴臉、讓世界害怕的形象屹立世界,用「一帶一路」的招牌,私下進行腐敗外交,對許多國家大撒幣的根本目的其實不是為了賺錢,而是求得這些國家的保護,尋求大逃亡的藏身之地,同時加快速度對世界進行意識形態的滲透,讓更多國家贊同共產主義或者變成同樣的邪惡暴政國家,使世界黑白顛倒失去正義,中共的罪惡才可以有庇護之地。

儘管在退黨大潮數據不斷飆升和眾多的反共聲浪以及各種壓力下,當局也不可能有拋棄黨的想法,相反它要向世界證實黨的厲害,前段時間又高調的紀念馬克思,唸唸不忘老祖宗的誕辰,還給德國送去馬克思雕像,19大新常委就首先去了上海黨的發源地,等等這些行動都在告訴世界,中共是鐵了心的將在紅色邪道上走到底。

不過中共多年來也一直有忽悠人民的做法,曾經也通過一些動作和言論釋放一點政治改革的暗示,或者對世界答應某種改革的承諾,其實也不過是設計一些不可能去實現的夢想,以此欺騙世界,讓人們對中共抱一點幻想罷了,目的是爭取更多時間修補破船鞏固其邪惡政權,以實現不可告人的目的。

所以中共有獨特的老人干政問題,就是因為他們都被捆綁在同一條破船上,他們時刻注視破船的動向,儘管當局不允許老人干政,但是當這艘破船要沉沒的時候,就會傾巢而出。近日瘋傳政治老人聯名逼宮,微信等社交平台傳出中南海內鬥升級,可能發生政變,衛戌部隊戒嚴還召開二天擴大會議,王滬寧將下台等等,在中共高層詭異事件不斷之際,發生任何未意料的突發事件都是可能的,政治老人罕見的集體出動,證明中共高層的形式非常嚴峻和緊張,他們擔心或者已經發現貿易戰給中共破船的沉沒吹響了喪鐘。

中美貿易衝突

中共既然有如此背景,在中、美貿易衝突問題上就不可能有正常思維去處理和對待,在貿易衝突緊鑼密鼓的時候,高層還在吹噓「厲害了我的國」,中共對美國的懲罰性關稅一開始就將其定義為貿易戰,而川普卻沒有這樣認為。中共手上的牌明顯大不過對方,中共卻偏偏要激發這場貿易戰使其不斷升級。

其實,中、美間發生貿易衝突本身並不是什麼大問題,日本作為當年第二大經濟體,也出現過類似中共今天的貿易問題,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日本對美國出口呈現長期順差,由於美元的升值,使美國面臨財政和貿易的雙赤字,促使美國計畫準備對日本出口施加懲罰性關稅,為此雙方坐下來談判,日本當時如果操縱貨幣,或者使用其它一些不正當手段,直接就可以挑戰或者取代美國經濟地位,而日本並沒有自我膨脹和忘恩負義,加之與歐美發達國家的市場經濟和普世的價值觀相同,不存在意識形態方面的鬥爭,更沒有「沉船計畫」,所以日本沒有與美國較勁,而是退一步與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簽訂《廣場協議》,使美元對日元及德國馬克等主要貨幣有秩序性地下調,以解決美國巨額貿易赤字,日元也因此升值。

而中共與日本相比,更多問題是中共自己不遵守貿易規矩造成,加之中共的出發點截然不同,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方面就站在了美帝資本主義的對立面,並叫囂「趕英超美」,在不斷的自我膨脹中又拋出「中國製造2025」的計畫,試圖取代美國成為世界龍頭老大。儘管與當年日本一樣也躋身為第二大經濟體,但本質上卻是完全不一樣的,並且是非常不穩固的經濟體,而最終的結果也注定不會與日本一樣。

中國擁有一大推名頭的所謂知名專家教授也在黨的統一步調下一至認為貿易戰可以打,而且一定會贏。有的專家還宣稱,貿易戰小打反而對中共不利,中打可以形成三塊經濟區,中共可主導亞太地區的經濟,大打對中共更有利,中共獲勝就將取代世界老大的經濟地位。只會搞政治和鬥爭的中共高層也深信不疑,並且早就想吞併世界,正愁找不到摩拳擦掌的地方,認為貿易戰就是給了中共的一次歷史機遇。

中國的傳統文化是「退一步海闊天空」,而中共黨文化只配使用「以牙還牙」的言詞,對川普的第一張牌340億美元徵收25%關稅,中共果然採取了相應的還擊行動,美國又宣布將對2,000億美元進口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後,中共「震驚」了,至今還沒有回過神來,貿易戰才打了兩個回合中共就啞了。

中共還非常不識時務,不斷在敏感的朝核問題上會見金正恩,用朝鮮牌來打貿易戰是非常不理智的,同時,據有關報導,中共還可能違背聯合國安理會制裁伊朗協議打伊朗牌,這更是錯上加錯,必將受到世界譴責和圍堵。

還有晶元問題,美方暫時放過了中興,但華為、聯想等十幾家大公司已進入美國的調查範圍,成為時刻可能爆炸的定時炸彈。

中共選擇了自我滅亡的沉船之路

我們知道,當一個人陷入山窮水盡,走投無路的時候,或許有兩種選擇,前者懺悔誤入歧途之根由,設法突破困境,哪怕有一線生機也要披荊斬棘,才可能柳暗花明又一村;後者則傲慢自大,無視後果只會越陷越深,不能自拔最後自取滅亡。中共選擇的是前者還是後者呢?

川普早就表明對中共加徵懲罰性關稅的目的,是希望中共真正放開市場改變不公平貿易,而中共也非常明白,一旦放開市場就涉及到中共政治體制問題,就必須打開網際網路與世界自由交往,而網際網路幾乎就是中共最敏感的政治問題。中國各種專家學者都不敢觸及敏感問題,也不願檢討自身違背世貿規則的原因,竟然一致認同打貿易戰,這非同尋常的舉動或許也是滅亡前的徵兆。中共高層對貿易戰也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對抗,也就是選擇了一條不歸之路,選擇了自我滅亡之路!

一些國家拒絕了中共的「一帶一路」投資項目,馬來西亞還查出中共在背後的腐敗行為,「一帶一路」的陰險動機被不斷曝光。據有關報導,「一帶一路」有二百多個項目處於失敗狀態,中共投資損失巨大,更要命的是中共並沒有得到這些國家的信任。對委內瑞拉、朝鮮等共產主義國家的大量投入也達不到中共希望的結果,會變臉的金正恩隨時可能不給中共一個好臉色,不適合中共逃亡路線,拉攏歐美發達國家中共就更不要痴心妄想了,在反共浪潮中世界已經容不下中共,所以中共升級版的沉船計畫也面臨徹底破滅。

在國內,中共面臨退黨大潮和各種維權抗暴群體,也猶如坐針氈難以安身,企圖利用一切高科技手段監控每個人的一舉一動,打造強大的黨國暴力機器對付人民,多少維權群體包括強悍的維權老兵都一次次在暴力機器下流血和分解,但一個貌似強大的政權,或許就毀於一個弱女子。

貿易戰中共打了一張最臭的牌就是徵收美國大豆進口關稅,美國大豆銷售並沒有受到影響,而中共將面臨大豆危機,貿易戰也將影響中國的整體經濟,民眾之所以沒有全面起來反共,就是因為中共利用經濟拴住了一大批民眾,中共的經濟命脈幾乎全部砸在外貿上,貿易戰的直接後果將導致中國經濟出現巨大問題,民眾將被迫起來抗爭,或將出現大豆革命,一旦全民反共的時候,中共一定會死得非常難看。

中共「一帶一路」、「中國製造2025」包括「厲害了我的國」都是在直接高調的標榜黨的厲害,所做的這一切,其實就是想告訴世界,共產主義強權政治是成功可行的。如此高調展露且不說是否韜光養晦,黨竟然用了「厲害」這個包含貶義的詞,把黨一下子就歸類到不正統的、或者邪惡一邊,中共最高宣傳口用了如此的宣傳用詞,只能說是一個亡黨徵兆!

更詭異的是,最近央視在新聞直播的時候出現一個遞紙條的黑影,針對全國人民的央視也太馬虎太不嚴肅,也有人發現黑衣人除了手臂外身體是純黑影,而現場有多角度的強光不應該是這樣,而且黑衣人的穿著怪怪的,在夏季還戴一個連衣帽,更像是影視劇中的鬼影裝扮,不管是人影還是鬼影吧,出現這樣的事也非常罕見,不僅王滬寧可能被拿下,也預示中共高層可能出大事。

中共對外說事總是先綁架中國人民,聲稱貿易戰背後有全國人民作為後盾,中興、華為也都說有十三億人民的支持為後盾。我們看到,在第一次鴉片戰爭的時候,清政府也相信人民的支持,當英國一支小艦隊和幾千人的軍隊到達中國,進攻清軍戰船的時候,岸邊圍觀老百姓,竟然歡呼喝采,拍手稱快,令英軍感到不可思議。就是因為官員太腐敗失去了民心,當時的中國商人更是歡迎英軍,他們不滿清政府對貿易的貪腐和管束,希望英軍改變清政府,打開自由貿易市場。

今天紅牆內的中國人民,難道不希望美國通過貿易戰改變中國的政治體制,打開中共的網路長城?十三億人民難道不希望美國和國際社會幫助擺脫人民頭上的枷鎖和束縛,呼吸自由世界的新鮮空氣?相信當今中國人民一定比清朝末年百姓更加渴望自由。

不過貿易戰才剛剛開始,應該還有許多變數。最高現任者應該抓緊這最後機會,藉貿易戰之機正好推動中國政治體制變革,要想贏得美國及國際社會的尊重和避免貿易戰,就必須進行一次華麗轉身,推倒紅牆全面開放自由貿易市場經濟,要想獲救應該立即跳出即將沉沒的共產主義破船,讓它永遠沉沒。#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7-17 8: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