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1400例」是騙局 這些數字告訴你

中共江澤民集團製造1400例騙局,栽贓陷害法輪功。(明慧網)

 

【大紀元2018年07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羅瓊綜合報導)中共江澤民集團在1999年7月20日鎮壓法輪功後,立即開足馬力輿論上大肆造勢,炮製了諸多謊言詆毀法輪功、欺騙民眾。其中所謂「1400例」死亡案件就是其中一個彌天大謊。十九年來,法輪功學員不斷揭露、曝光中共製造的多個騙局,幫助民眾認清真相。

1999年6月10日,在江澤民的命令下,成立了一個凌駕於法律之上,操控國家機器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610」辦公室。在「610」的指使下,全國居委會和公安系統到處收集和羅織自殺、殺人(包括精神病者殺人或自殺)以及住院瀕死者等案例,再通過媒體的炒作和司法系統的偽造,編造出所謂練法輪功致死1400例的謊言,企圖以此妖魔化法輪功,毒害民眾,進一步升級迫害。

本文以「1400」這個數字為線索,通過第三者的質疑、對比、分析及媒體的調查,揭露中共「1400例」的騙局。

看完整影片

1. 不可信的數字

1999年10月25日,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訪問法國前夕,接受了法國《費加羅報》社論委員會主席佩雷菲特的書面採訪。江說:「據不完全統計,因練『法輪功』致死的達一千四百多人。」第二天,這番話被中共黨媒《人民日報》轉載,之後,中共所有的媒體開始炒作這個數字。

中共擁有2000多種報紙、雜誌、廣播和電視等宣傳機構,僅中央電視台就有十多個電視頻道,覆蓋全國。

大陸著名律師、東南大學法學院教授張贊寧認為,「1400」的數字是「不可信的」。他表示,中共掌握了國家信息,就可使這個數字具體落實到個位數,「不應該是籠統的1400多例,就算當時還不能到個位數,後來也應當補充完善」。

張贊寧還闡明一個觀點,按中共的說法,假如法輪功真的有那麼大的危害,那麽1400這個數字應該會不斷增大。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十八年過去了,法輪功仍然存在,而這個數字卻沒有變化。這說明了什麼呢?

張贊寧說,「那說明江澤民這個數字是杜撰的,沒有事實依據的。」

《北京之春》主編胡平也認為1400例是個「可疑」的數字。

2. 只被官媒使用的數字

對於江澤民咬定的「1400例」的數字,在中國大陸沒有任何一個官媒做過考證,沒有任何一個部門、機構做過調查。在中共的強權專制下,更不可能有獨立調查機構實地調查,來查證這個數字的真偽,做出第三方判斷。

至今,1400這個數字也只是被中共媒體使用。

3. 另一組官方統計數字

中國《醫藥保健報》於1997年12月24日刊登了標題為「祛病健身首選法輪功」的文章。

《醫藥保健報》1997年12月4日的報導。(明慧網)

1998年,由前人大委員長為首的中央老幹部在詳細調查後,得出了「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向中央做了彙報。

1998年,大陸醫學界為配合國家體委對各氣功功派的調查和申報工作,在北京市、武漢市、大連地區、廣東省及其它地區(如南昌、廣西、安徽等地)對當地煉功點上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了初步的醫學調查。五次調查收回調查表格近35,000份。

調查的綜合結果為:修煉前患有各種疾病者為31,030人,占總調查人數的90.3%,修煉法輪功的祛病健身總有效率為98%以上。

從調查結果發現,平均每位法輪功學員每年節約醫藥費2,600元以上,提高了國家經濟效益,利國利民。

其中,武漢報告顯示,99.5%的學員戒掉了吸菸、飲酒和賭博,而這是現代醫學根本無法達到的療效。

美國「世界新聞週刊」於1999年2月刊登了上述大陸國家體委官員對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及其帶來的社會經濟效益的高度評價。

4. 「絕密文件」中的數字

2012年5月15日,新唐人電視台播出了特別節目「解析『1400例』- 誣衊法輪功的『1400例』真相」,其中曝光了一份來自中共高層的「絕密文件」,叫《案件線索情況工作表》。表格中提供了1404名死亡者的線索,但沒有證據,更沒有查證,而且「查證情況」一欄全是空白。

中共官方宣揚的所謂1400例,意味著「死不查證,死無查證」。

《案件線索情況工作表》(視頻截圖)

5. 基於什麼樣的案例得出的數字

由以下案例可以看出中共「1400例」是如何編造出來的。

例一,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阿城區新華鄉崔家屯的農婦李淑賢,婚後住在阿城區大嶺鄉。1999年7月,她患胃潰瘍住進哈爾濱第四醫院,因家裡窮繳不起住院費。醫院院長告訴她,若是她稱自己是煉法輪功的,就可免費。她照辦了。

哈爾濱市《新晚報》的記者迅速趕來採訪她,讓她丈夫按編好的台詞說話。事後李的病情加重,被醫院強制出院,回家不久病故。

李淑賢的案例被編進1400例,在哈爾濱電視台、黑龍江電視台播出,然後又在中央電視台「走進千家萬戶」欄目中播出。

後來,阿城區辦洗腦班,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播放此錄像。法輪功學員說:「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事,包括你們和大家都知道是謊言和欺騙,還拿出來給我們看?」當時,洗腦班馬上收場,不敢放了。

例二,山東新泰市泰山機械廠工人王安收,因精神病發作用鐵杴將其父親打死。王患病殺父,這一點在當地法院的王與妻子尹彥菊離婚的判決書上寫得非常清楚。

山東省新泰市人民法院(1999)新城民初字第245號民事判決書的部分內容為:「本院認為,被告(王安收)婚前患精神病並隱瞞,婚後精神病多次復發,且經久治不癒,曾因精神病發作殺害自己的父親,原告(尹彥菊)堅決要求離婚,夫妻感情已完全破裂,原告離婚請求予以支持。」

可是王守安的案例卻被收入「1400例」中,他因精神病行凶一事被用來栽贓法輪功。

例三,王嚳是機關公務員,1984年得過乙型肝炎,1998年50歲時死於肝硬化,竟也被收入1400例。

王嚳的妻子2001年投書給明慧網,寫道:「1998年8月,不知記者採訪的誰,在報上登出來了說白髮人送黑髮人,栽贓陷害法輪功。我丈夫純屬正常死亡,根本不是煉法輪功煉的,他本人從未煉過法輪功。」

她還提到,「50歲的他去世的原因是:1. 在工作中說真話受排擠;2. 工作中叫人騙了一把,自己拿錢給補上;3. 因為他哥哥在1995年8月25日去世,死於肝癌,時年50歲,弟弟在1997年5月9日死於肝病,時年46歲,因為他們兄弟都有肝病,所以對他壓力很大。」

在中共所謂的1400例中,最多的案例是「因有病拒絕就醫致死」,其中一例是北京市宣武區居民馬錦繡。但是,馬錦繡的小女兒金女士向國際社會揭露了中共的謊言。

馬錦繡的女兒說,在她小時候,她媽媽已經身患重病。在她記憶中,媽媽每天要吃大量的藥。「1997年的時候,她身體忽然又出現了一些不適的症狀,親戚趕緊把她送到醫院,她在醫院接受了半年多的治療,各個方面的護理都做了,最後因為腦梗塞去世了。」

6. 相比較的數字

《北京之春》主編胡平表示,即使假定中共造的「1400例」數字是真的,那麼法輪功群體的死亡率也遠遠低於正常人的死亡率。

胡平做了以下比較:

在中共說的1400例中,有136例自殺案。從1992年至1999年,在230萬(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聲稱法輪功學員的數字)法輪功學員中,年平均自殺率為0.84/10萬,即十萬個人中,不到一人自殺。

從《美國百科全書》(1998年版)提供的數字看,自殺率最低的國家愛爾蘭,1968年自殺率為3.5/10萬;美國,1967年自殺率為10.8/10萬;法國,1968年自殺率為15.3/10萬。

中國大陸有個數字說,中國每年有20萬人自殺。《南方週末》出版的《真相》一書中提到,在農村,每年自殺人數超過30萬人。

這樣對比計算,這個自殺的比率是「1400例」的0.84/10萬的20-30倍。更何況,法輪功學員的人數遠遠不只230萬。中共內部在1999年統計,有至少七千萬人煉法輪功,超過了共產黨員的人數。胡平認為,那麼那樣的話,自殺率就更小。

此外,按照中共的說法,從1992年至1999年,在230萬法輪功學員中有1404個死亡案例,那麼年平均死亡率為0.87/萬、8.7/10萬,即每年一萬個人中不到一人死亡,每年每十萬人中死亡近9人。

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字,從1992年至1999年,中國年平均死亡率為0.65%、65/萬,即一萬個人中有65人死亡,高於1400例的76倍。

以上兩組數字的比較表明,「1400例」的死亡率極其小、極其小,這也反證了法輪功強身健體的效果。

7. 遭報應的數字

楊永亮是山西省運城市鹽湖區安邑鎮東街人,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剛開始時,他患有精神病的妻子李玉亮正在住院。山西省運城市公安局政保科和運城市電視台合謀,要給楊的妻子錄像,楊得按編好的台詞對鏡頭說,妻子是煉法輪功煉成精神病的。交換條件是其妻的治療費減半。

楊永亮昧著良心照辦了,運城市電視台將編造的錄像在黃金時間播放了幾個月。

當地的法輪功學員找到楊永亮夫妻倆,告訴他們謗佛要遭報的,勸他們向民眾澄清事實。他們說,事情已過去,不說了。

十六年過去了,2015年7月21日晚上,楊永亮與朋友喝完酒後開車回家,卻鬼使神差地開到了地裡,連人帶車掉入一口大井中。第二天,一個放羊的人發現他時,楊已喪命,年僅44歲。

原中共公安部副部長、「610辦公室」主任李東生,自2000年起升任廣電總局副局長、中宣部副部長,他在「7.20」後竭力羅織「1400例」,利用輿論工具,誣陷詆毀法輪功。他也是「天安門自焚」偽案的導演之一。

十六年後,2016年1月12日,李東生被判有期徒刑15年。

2000年至2008年,擔任新華社社長的田聰明,追隨江澤民迫害集團,大肆刊登誹謗法輪功的文章,僅在2000年1月至2003年10月間,新華網對法輪功的詆毀文章達522篇之多。他也是炮製「自焚偽案」的責任當事人之一。

十七年後,2017年12月26日,田聰明患急性流感而死,媒體稱其死得很恐怖。

其實,以上幾例只是因迫害法輪功遭到報應者中的冰山一角,更多事例不勝枚舉。

明慧網報導了大量參與迫害法輪功者而遭遇厄運的有名有姓的實例。他們中有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610」的人員,也有政法委的,公檢法司的,從高官到平民,從中央到地區,囊括社會各個階層,各個領域,從事文宣工作者首當其衝。明慧網統計,至少有100名參與誹謗法輪功的文宣官員遭報,包括李東生、田聰明。

謗佛遭報者自古有之。以史為鑑:後周世宗柴榮親自用大斧子砍毀菩薩像,胸生惡瘡而死,年僅39歲。

俗話說:「善惡有報是天理,只爭來早與來遲」。

資料來源:新唐人、明慧網 #

責任編輯:高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