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淩曉輝:毒害人類靈魂的共產主義理論(下)

--由馬、恩兩《言》的荒謬理論所感

共產主義政權出現的殘酷的內鬥,為的是增強自己魔鬼的力量,其最主要的方式就是血腥和殺戮。另一方面,共產邪靈在毀滅人類的同時,自己也將被毀滅。(SHUTTERSTOCK)

人氣: 60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7月21日訊】作為馬克思主義理論中最重要的兩篇文章,即所謂兩《言》:一是指1848年馬、恩合著的《共產黨宣言》(以下簡稱《宣言》),二是指1859年馬克思為他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寫的《序言》。兩篇文章用「混亂的邏輯」和對共產主義「相悖的定義」,著實寫出了共產主義的本質特徵和邪靈毀滅人類的途徑,同時包含了「暴力共產主義和非暴力的共產主義。」 [1]作為共產主義的魔鬼教義無疑就包含了相互對立的表現形式,也即兩《言》中對共產主義理論完全矛盾的表述。這也是共產主義邪靈為了蒙蔽人類的心智、毒化人類的靈魂,以達到毀滅人類的目的而精心設計的。

(續前)

七、共產主義理論是毒害人類靈魂的毒藥

馬、恩合著的《宣言》,問世已經有170年了。他們本來是為西方發達國家的無產階級革命者寫的,成為推翻資產階級、毀滅人類的宣言書。可是《宣言》發表以來,到19世紀末時,歐洲少數幾個國家,如法國、德國、西班牙等,曾掀起過短暫的武裝奪取政權的鬥爭,時間最長的要算有名的巴黎公社的武裝革命了,也僅存在了三個多月就被鎮壓下去。

一直到了五十年以後的20世紀初葉,俄國在特定的歷史條件下爆發了十月革命,可是它實質是不符合恩格斯在《共產主義原理》一文中所講的社會主義「不能首先在一個國家發生」[2]而將在一切文明國家裡,即至少在英國、美國、法國、德國同時發生的預言,因為它需要的「物質條件」當時在俄國還不具備。但卻符合《宣言》的基本精神,因此當時列寧被史達林說成是「帝國主義時代的馬克思主義」 [3]

不久,十月革命的熊熊烈火,在東方國家普遍燃起。共產黨在許多國家武裝奪取政權,實行無產階級專政,特別是經過第二次世界大戰,形成了一個國際共產主義陣營,統治了占世界五分之二的人口。這個完全用暴力、無情的殺戮、搶奪來的共產主義政權只是應用了《宣言》中的最邪惡「暴力」理論。從這一方面來講,也是西方國家和文明社會為什麼把共產主義看著是洪水猛獸。因為只有被共產主義如此邪惡的理論灌輸後,人才有可能像魔鬼一樣的殘暴。毫無疑問,共產主義理論就是魔鬼給人類注射的最致命一劑毒藥。

看似浩如煙海的共產主義理論搜集起了所有宇宙敗壞了的垃圾,由「恨」使這些垃圾聚集起來,形成了共產主義這個極端邪惡的生命。垃圾也有種類,因此各類垃圾都要在共產主義理論之中佔有一席之地,這就鑄成了共產主義理論如下特徵:

垃圾整體敗壞會釋放出有害物質,這種有害物質在「恨」 [4]的使壞過程中,就如同會產生和形成劇毒一樣,使得共產主義成為毀滅人類的最致命的一劑毒藥,這也是共產主義理論的一個共性。它就是壞、就是邪而不可能不毒害人,誰若沾上它就會中毒而在不知不覺中滅亡;

被共產主義邪靈毒害越深的人,越會表現成為「非人」,除開外表的人形暫時沒有變外,其思想和靈魂已經脫離了人,它們自稱為「高級動物」,實質上遠不如自然界的動物。而這些「非人」還會像傳染病毒一樣迅速傳染和毒害其他人;

不同階段、不同環境構成的共產主義理論的不同部分、甚至同一概念由不同共產主義理論家們表述時,會有不同意思,有時甚至理論會出現自相矛盾和完全相悖。即使這樣,為了其終極目的,在魔鬼的操控下,共產主義信徒們同樣還是把魔頭擺在神壇上膜拜;

不同時期、不同民族被共產主義邪靈附體後,對於其理論的應用會不同,甚至會相反。但是它們毒害人類的特性是一脈相承的。

共產主義邪靈本身由於邪惡的特性會自相殘殺,即使被單個附體的共產黨員之間也會人人是勁敵;大到不同共產主義篡奪了政權的國家之間也會相互交惡,甚至大打出手。因為魔鬼為了生存和充實能量,要吸取人的鮮血。共產主義政權出現的殘酷的內鬥,為的是增強自己魔鬼的力量,其最主要的方式就是血腥和殺戮。另一方面,共產邪靈在毀滅人類的同時,自己也將被毀滅。

八、毀滅人類的陰謀

這個相悖的共產主義理論,這個眾所周知的,特別是所謂共產主義理論家們無法理解和認識到的,寫在共產主義最具影響力的,被稱之為雄文和綱領性文章、著作中的相悖的理論,其實蘊含著共產主義正在實施的「毀滅人類的陰謀」。這個由「恨」 [5]將宇宙垃圾聚集起來的邪惡生命,這些正在被宇宙淘汰的垃圾因「恨」的注入和控制形成的「劇毒」,自從魔鬼隨著《宣言》來到人間就一直在配製著毒害人類靈魂的最劇烈的毒藥,並將這「劇毒」向人類傾倒,使人類中毒而亡。

《宣言》儘管在工業和經濟發達的歐洲發端,可是它卻落腳到了比較落後的東方。暫且不論其為什麼會繞一大圈,其實是針對生活在底層社會的民眾。利用某些有所謂理想和抱負之人的善良、同情和惻隱之心作為表面包裝;選擇一些特別的案例,挑動被稱之為「勞苦大眾」對社會現狀的不滿情緒;同時,挑起對上層社會的妒忌,陰險、惡毒的將邪靈的「恨」置入到這些人的意識和理念之中。用《宣言》裡的歪理邪說去毒害他們、頻繁而反復的刺激他們,直至使他們變成憤怒的人群:「起來,饑寒交迫的奴隸,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我們要做天下的主人!……!」有了這些憤怒的「群眾」足以把這個星球攪亂,所以它選擇了作為人類的「中心之國」[6]—中國,作為最終的破壞目標和它的主戰場,這也是中華民族從未有過的天大的劫數……。

《卡爾·馬克思的成魔之路》一書中,詳細揭示了馬克思是被魔鬼附體,他帶著魔鬼附體後被灌注的邪惡「能量」,加上本身的「聰明」寫出的共產主義理論就不只是人間的東西了。正如《〈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中揭露的:「魔鬼選定馬克思等人間代理人。……在東方它發動暴力革命,建立政教合一的極權國家;在西方通過高稅收、高福利進行財富再分配,搞漸進式的非暴力共產主義;在全世界將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滲透進各個國家的政體,通過摧毀一切社會秩序的世界革命而達到消滅國家的目的,最後建立一個世界性統治機構取代所有國家和政府,讓魔鬼掌控世界權力。這便是共產主義許諾的建立一個沒有階級、國家和政府,並且進行集體生產的社會,最終使人類社會達到『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的所謂『人間天堂』。」 [7]

這一陰謀作為「人」的馬克思、恩格斯以及後面的共產主義領袖們本身是不知道的,只是他們被共產主義邪惡幽靈附體後,利用了作為人的欲望(無論是善的還是惡的)並求得和接受了邪靈的能量,才能具有如此大的影響力來絞動整個世界。

《序言》是在《宣言》發表十一年也緊接著就出爐了。共產主義理論出現的完全相悖的結論,其實是針對毀滅全人類而設計的,在人類社會具體實施的方案是針對東西方不同的國家和民族而設計的。因此,馬克思主義理論是近現代出現的毒害人類最致命的毒劑。為了裝飾和掩蓋其劇烈的毒性,馬克思寫了大量的文章、書籍,利用人類對知識和智慧的崇敬和嚮往,編纂出幾十卷的所謂「理論」著作,其實很少有共產主義信徒能夠通讀其原文,這也許就是共產邪靈的故弄玄虛之處。

結語

以馬克思為代表的共產主義理論超過百卷之多,顯得浩似煙海的理論也使得共產主義信徒們幾乎無法讀完全部,加上信徒們絕大多數的母語都不是原著的語言,只能憑翻譯閱讀,而翻譯就無法精確反映其所謂「理論」的全貌。除了自成一套「共產主義的魔鬼教義」外,根本算不上有一定規範的「理論」。這也許是被共產主義幽靈附體的御用文人們極力掩蓋、狡辯、並無限吹捧和美化,裝飾於神壇之上的原因。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十分深刻的揭示了這一真相:「人們也許認為共產主義就像其它各種各樣的主義一樣,是一種人間的什麼思潮,或者說是一種失敗了的嘗試。非也!共產主義不是思潮,也不是嘗試,它不是人自己搞出來的什麼東西。共產主義是魔鬼教義,是邪靈強加給人的、專門以禍害人間,毀滅人類為目的而來的。」 [8]

這個生僻、邏輯紛亂,自相矛盾的共產主義理論的唯一相同作用就是毒害人類的靈魂,使人變成「非人」、變成它們自稱的「高級動物」,也就是將人的靈魂毒化後變成只剩人類外形的真正意義上的「魔鬼」,促使人類迅速走向滅亡。

[1]   《九評》編輯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http://www.epochtimes.com/b5/18/5/19/n10410036.htm

[2]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I卷221頁

[3]   史達林:《論列寧主義基礎》1924年原文是:「列寧主義是帝國主義和無產階級革命時代的馬克思主義。」

[4] 《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11/19/n9865857.htm

[5]  《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http://www.epochtimes.com/b5/17/11/21/n9876205.htm

[6]  《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http://www.epochtimes.com/b5/17/11/21/n9876205.htm

[7]  《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http://www.epochtimes.com/b5/17/11/21/n9876205.htm

[8] 《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1),http://www.epochtimes.com/b5/17/11/19/n9865857.htm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7-21 8: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