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陳思敏:從兩重大外交活動看川普與中共過招

7月16日,美國總統川普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首次正式會晤。(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人氣: 451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7月18日訊】7月16日,外界關注有兩場重大外交活動分別在北京和赫爾辛基舉行。一場是中歐峰會上領導人會晤暨雙方發表聯合聲明;另一場是美國總統川普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首次正式會晤。

在大陸媒體上,有關這兩場活動的新聞報導,一般媒體(包括網上輿論)都普遍提到「普特會」後,俄羅斯盧布應聲上漲,現報62.25。這是會前市場預期兩國關係解凍,會後如期收升。

至於中歐峰會落幕,大陸媒體只報導中歐雙方發表了聯合聲明,言下之意歐盟站在中方這邊。

事實上,在聯合聲明前一天,7月15歐盟經濟和社會委員會主席加爾(Luca Jahier)在接受香港《南華早報》採訪時說,在政治與經濟領域,美國仍然是歐盟的重要盟友。外媒報導也稱,不只是加爾,歐洲其他領導人也一再強調與美國是好朋友,如歐盟委員會副主席提莫曼斯(Frans Timmermans)表示:歐美歷史相連,價值共用,這就是朋友。

就在去年12月初,德國駐中國工商總會(AHK)發表措辭強硬聲明指出,德企不排除退出中國市場。原因是中共要求在華外國企業須在內部設中共黨支部,該規定引起外商強烈不滿,AHK正是第一個率先公開表達反對意見的外企團體。AHK發表的聲明指出,中共出此規定,既不是企業的責任、也欠缺法律基礎,但外企卻被要求建立黨支部並開展組織活動;企業也必須在工作時間外提供場地進行黨活動、允許員工額外休假出席黨的相關活動。

去年11月德國《商報》報導,德國在華企業抱怨,中共干預日增,企業內黨支部不斷伸手要權,要求企業決策配合中共政策方針。德國工業聯合會主席Dieter Kempf 向《商報》表示:「我們憂慮地關注著共產黨對企業決策施加越來越大的影響。」

去年8月,路透社報道,中國歐盟商會(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逾12家歐洲在華大型企業管理層7月在北京召開會議,與會企業高管表示,企業遭受政治施壓,被要求修改與合資條款,允許共產黨對企業營運和投資決策,擁有最終決定權。這名高管還說,公司合資夥伴要求修改協議,讓黨員進入企業管理階層,以及批准黨支部支出納入公司預算,以至董事會主席和黨書記由同一人擔任。

僅從上述公開報導,中共要求在華外企設立的黨組織絕對不是花架子:外企的管理層中必須要有中共黨員,對企業運營和投資決策擁有決定權;公司必須承擔公司黨組織的費用,黨組織活動還要加班費,這更是一種變相的讓外企養活中共黨組織。

報導稱,中共自1949年建政以來就一直牢牢控制著國有企業,自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以後,共產黨的控制更深入了私營部門。

如眾所周知在江澤民時代「悶聲發大財」,中共多少高層權貴在民間尋覓資產管理人等白手套。

中共官媒2017年披露數據顯示,中國約186萬個私營企業中,近70%設有黨組織。此外,中共組織部副部長齊玉在中共十九大一場記者會上透露,到2016年底,在中國投資的10.6萬家外企中,有近7.5萬家已建立共產黨組織,所占比例也是高達七成。

應該可以說中企「集體姓黨」,國企、民企基本是紅色企業。因此外企在中國市場上的真正競爭對手,不是一般定義的企業,而是一個政黨──握有黨政軍與司法、媒體的中共。

因此,歐盟怎麼可能與中共聯手抗美?在歐盟經濟與社會委員會官網刊登7月15日的訪問內容中,受訪的主席加爾(Luca Jahier)提到,在市場准入、智慧財產權方面,歐盟與美國對中國存在共同的擔憂。

今年3月22日美國貿易署官員就301調查對媒體進行背景簡報時表示,中國於2001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自此中國扭曲市場的一些作法開始受到關注,從2003年開始,美國一直就美方的關切與中國進行對話,但情況沒有改善,美國對中貿易逆差不斷惡化,沒有證據顯示中方的行為有所改變。

這也是美國商務部長羅斯7月初接受CNBC訪問時指出:川普現在試圖解決的是「早該被解決的長期問題」。

數十年來,中共從與歐美西方國家合作中攫取利益,並更加政治需要分配中國巨大的市場的准入權。川普現在從國際貿易下手開始糾正中共歪風,中共想以經濟工具實現其染紅世界的日子即將過去。#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7-18 4: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