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一部分 蘇聯的暴力、鎮壓和恐怖(62)

《共產主義黑皮書》:密謀與反密謀

作者:尼古拉‧韋爾特(Nicolas Werth)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

人氣: 39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05日訊】1950年10月列寧格勒事件主嫌被處決後,安全部門和內務部內進行了大量的密謀和反密謀。由於變得對貝利亞本人懷有疑心,斯大林捏造了一個虛構的明格列爾人民族主義陰謀。據稱,該陰謀的目的是,把貝利亞起家地格魯吉亞的明戈瑞利亞(Mingrelia)地區併入土耳其。貝利亞因此被迫在格魯吉亞共產黨內部領導了一場清洗運動。1951年10月,斯大林逮捕了安全部隊和司法機構中一群年邁的猶太幹部,給了貝利亞又一擊。這些幹部包括:依照貝利亞命令組織暗殺托洛茨基的納姆.愛廷貢(Naum Eitingon)中校、參與開啟莫斯科審判的里奧尼德.瑞克曼(Leonid Raikhman)將軍、曾對巴別爾和梅耶荷德進行刑訊逼供的列弗.施瓦茨曼(Lev Shvartzman)上校、預審法官列弗.謝寧(Lev Sheinin)(1936至1938年莫斯科審判秀中維辛斯基的左右手)。所有人都被控在國家安全部部長、貝利亞主要助手阿巴庫莫夫的領導下,正策劃一場巨大的猶太民族主義陰謀。

幾個月前,1951年7月12日,阿巴庫莫夫被祕密逮捕。他最初被控蓄意殺害了著名的猶太醫生雅各布.艾丁格(Jacob Etinger)。艾丁格於1950年11月被捕,不久後在拘禁中死亡。據稱,通過「除去」艾丁格,阿巴庫莫夫確保了「滲透進國家安全部最高層的猶太民族主義者犯罪集團不會被揭穿」。艾丁格在其漫長的職業生涯中,照料過謝爾蓋.基洛夫、謝爾戈.奧爾忠尼啟澤、圖哈切夫斯基元帥、帕爾米羅.陶里亞蒂、蒂托(Tito)和格奧爾基.季米特洛夫(Georgi Dimitrov)。幾個月後,據稱阿巴庫莫夫本人就是整個猶太人民族主義陰謀的幕後策劃者。因此,1951年7月阿巴庫莫夫的被捕,就構成了製造一場巨大的「猶太教—猶太復國主義陰謀」(Judeo-Zionist plot)中至關重要的一環,並在對猶太人反法西斯委員會的整肅與「醫生的陰謀」之間提供了過渡。前者依舊是祕密;後者以後成為一場新的清洗啟動的公開信號。因此,可得出結論:這一劇本開始成形是在1951年夏季,而不是在1952年底。

對猶太人反法西斯委員會成員的祕密審判,從1952年7月11日持續到15日。1952年8月12日,13名被告被判死刑,並與其他10名「工程師破壞分子」一起被處決。這10人都是猶太人,來自斯大林汽車廠。猶太人反法西斯委員會事件總共導致125例判決,其中包括25例立即執行的死刑判決,以及100例監禁刑期為10至25年的集中營判決。

到1952年9月,這場猶太教—猶太復國主義陰謀的方案已經備妥,但直到10月十九大(在十八大13年半之後)之後才付諸實施。大會一休會,後來在「醫生的陰謀」中被控的猶太醫生多數便遭到逮捕、監禁和折磨。這些逮捕事件曾被保密了一段時間。它們恰逢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前總書記魯道夫.斯蘭斯基(Rudolf Slánský)和其他13名領導人受審。這些審判,於1952年11月22日始於布拉格。其中11人被判處死刑並被絞死。整個這場滑稽審判是由來自祕密警察的蘇聯顧問所組織。它的一個怪異之處是公然的反猶主義特性。14名被告中有11人是猶太人。對他們的指控是,他們成立了一個「托派—蒂托派—猶太復國主義者恐怖組織」。這些審判的準備工作包括在所有東歐共產黨內搜捕猶太人。

斯蘭斯基審判中11名被告被處決的次日,斯大林強迫蘇共中央委員會主席團投票支持一項題為「關於國家安全部現狀」的決議。它下令「在國家安全機關內部加強紀律」。該部本身被置於聚光燈下:據稱,其紀律過於鬆弛,表現出缺乏警惕,並使「醫生破壞分子」得以逍遙法外。因此採取了進一步措施。顯然,斯大林的意圖是,用「醫生的陰謀」來對付安全部和貝利亞本人。而貝利亞本人就是這類事務的專家,一定對他所能看到的意味著什麼心知肚明。

斯大林死前的數週裡究竟發生了什麼,基本仍不為人知。審訊和審判被捕醫生的準備工作,作為一種官方運動在幕後繼續,因「加強了布爾什維克式警惕」、「與一切形式的自滿作鬥爭」以及對「世界主義刺客」的警戒性懲罰而勢頭強勁。逮捕人數與日俱增,擴大了這場「陰謀」的範圍。

1953年2月19日,外交部副部長、莫洛托夫的主要助手之一伊萬.麥斯基(Ivan Maisky)被逮捕。他曾任​​蘇聯駐倫敦大使。在無情的審訊後,他「供認」,他同亞歷山德拉.柯倫泰(Aleksandra Kollontai)一起,被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招募為英國間諜。柯倫泰是布爾什維克主義歷史上的一位大人物,1921年成為工人反對派(the Workers’ Opposition)的領導人之一,並曾任蘇聯駐斯德哥爾摩大使直到二戰結束。

儘管從1月13日此陰謀發端到3月5日斯大林死亡,在「揭露」陰謀方面取得轟動性進展,但值得注意的是,與1936至1938年不同,該政權其他領導人都無一公開站出來推動並公開支持調查此事。根據尼古拉.布爾加寧1970年的證詞,斯大林是「醫生的陰謀」的主要靈感來源和策劃者;其他高層領導中僅4人真正了解發生了什麼,包括格奧爾基.馬林科夫(Georgy Malenkov)、米哈伊爾.蘇斯洛夫(Mikhail Suslov)馬爾特姆亞姆.柳明(Martemyam Ryumin)和謝爾蓋.伊格納季耶夫(Sergei Ignatiev)。因此,其他每個人都必定感受到了威脅。布爾加寧還稱,對猶太醫生的審判原定3月中旬開始,並計劃以將蘇聯猶太人大規模放逐到比羅比詹收場。由於一直無法訪問保存著最祕密和敏感文件的俄羅斯總統檔案館,鑑於目前所知,不可能確切知道,1953年初大規模放逐猶太人的計劃是否真的在進行。只有一件事是確定無疑的:斯大林之死終於為在其獨裁統治下受害的數百萬罹難者的名單劃上了句號。#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譯者:言純均,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8-08-06 12: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