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浩:媒體瘋狂圍攻川普 中共鬼影幢幢

川普致力恢復美國傳統價值,遭到泛左派媒體頻頻攻擊。 (Photo by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人氣: 1390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7月20日訊】「假新聞媒體瘋了!」7月19日清晨6點半,川普在推特上批評道,「他們編造報導,沒有佐證,沒有消息來源,沒有證據。」

川普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芬蘭會面後,美國泛左派媒體便刊登大量報導與評論砲轟川普,批評川普沒有對普京「強硬」,甚至宣稱川普「犧牲國家利益」、「叛國」。

讓我們先攤開近日各大媒體關於川普的報導標題:

「特朗普正與獨裁領導人結盟?」(英國廣播公司BBC)
「FT社評:特朗普背叛國家利益」(金融時報)
「參議院民主黨想質問雙普會傳譯員」(美國廣播公司ABC)
「可恥、叛國、不光彩 雙普會記者會 川普招各方批評」(國家廣播公司NBC)
「和普京會面後,特朗普為何被罵『叛國』?」(紐約時報)
「安德森.庫珀:川普表現不光彩」(有線電視新聞網CNN)
「克拉珀:我想知道 俄羅斯是否有川普的把柄」(有線電視新聞網CNN)
「歐盟官員促川普普京 別摧毀全球秩序」(華盛頓郵報)

這些新聞標題,用詞相當尖酸、負面或極盡挖苦之能事,毫不留情地對美國總統進行抨擊,引導社會輿論對川普產生敵意。

媒體圍攻川普的主因之一,是因為川普上任後,致力恢復傳統價值,並改變各項前政府留下的左派政策,扭轉美國「向左傾」的危機,讓社會主義、進步主義的左派價值觀不斷邊緣化。因此,泛左派媒體不斷對川普發動圍攻,試圖逼迫川普下台,或阻止他在下屆大選連任。

[詳見另文討論:失控的假新聞 美國媒體為何圍攻川普(上)]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有部分媒體,在報導美中貿易戰時,報導角度與內容出現罕見的偏頗與挑釁,用詞上也相當極端。例如:

「貿易戰將摧毀特朗普所有經濟成果」(金融時報)
「特朗普關稅政策受到國會兩黨批評」(金融時報)
「特朗普用貿易戰製造全球亂局」(金融時報)
「中國試圖以柔克剛應對特朗普貿易戰攻勢」(金融時報)
「特朗普正出賣國家安全,以換取中國的賄賂?」(紐約時報)
「特朗普是中國人眼中的傻瓜」(紐約時報)
「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戰重挫美國」(紐約時報)
「特朗普,真相的頭號敵人」(紐約時報)
「如何與中國爭奪未來?靠特朗普關稅可能沒用」(紐約時報)

這些媒體都是國際知名媒體,同時具有中英文雙版本網站,但他們在美中貿易戰的報導上卻砲口一致,猛烈抨擊川普,用詞辛辣甚至謾罵;但卻又對中共方面立場溫和,試圖在貿易戰中維護中共——即便美國貿易戰將中共打得無力招架,這些國際知名媒體卻依然賣力護航。

為什麼?

很可能,與中共長年滲透海外媒體、操控輿論有關。

中共長臂滲透海外 操控媒體 塑造輿論

中共滲透海外各國的政治、經濟、教育、華人社區、新聞媒體甚至娛樂界、文化界,已經行之有年,卻在近期陸續遭到各國曝光與圍剿。

去年,澳洲政府公布報告指出,中共對澳洲進行嚴重滲透與監控,「可能嚴重危害我們的國家主權、政治體系穩定、國安應對能力、經濟與其它利益」。澳洲國會也在今年通過反間諜法,打擊外國政府干預滲透。

去年11月,美國著名政治期刊《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披露,中共在海外透過金錢收買,建立人脈,悄悄地重塑國外公共輿論,影響外國政府政策。

中共的下屬機構「中美交流基金會」自2008年成立後,便大量邀請美國記者、學者、政治及軍事領袖前往中國大陸進行所謂的「交流」,同時通過各種手法拉攏這些美國精英,影響他們,希望他們在美國各界傳達有利於中共的信息。

去年12月,《外交政策》再次披露,中共收買、控制美國媒體,藉此建立中共對美國社會的影響力,並藉此塑造「全球輿論認同中共政策的好感」。

今年5月,美國參議院12名議員聯名向總統川普發出公開信,指控中共對西方社會長期滲透干預,使得許多歐美政客頻頻發表有利於中共、卻違背母國利益的言論說詞。中共試圖操控言論,在海外累積政治資本,進而顛覆西方國家的民主社會與價值。

綜上所述,不難發現,中共多年來通過各種手法,對西方中外文媒體進行滲透,試圖藉此操控輿論、影響外國民意觀感與政府政策。這種隱晦潛伏、長期發酵的「銳實力」(sharp power),如今已經遭遇世界各國的警戒與反抗。

事實上,筆者在新聞業界也曾經多次觀察到,公司同事或同行受邀前往中國大陸「考察」後,其言論態度出現明顯的「偏好或維護中共」;也曾多次聽聞中共方面通過金錢收買、下廣告、大量購買報紙或雜誌等手法,輾轉對自由社會媒體進行統戰收編;更甚者,還對男性記者或媒體高層使出「美人計」,目的正是為了控制輿論,並在關鍵時刻起到「幫腔中共、打擊敵人」的作用。

媒體猛烈圍攻川普 力阻美俄交往合作

在美中貿易戰議題上,幾家西方大媒體不約而同地出現「抹黑川普、維護中共」的齊一立場,而且言詞高度極端而鮮明,頗有「文革」鬥爭意味,很可能與中共勢力滲透西方媒體、在幕後操控言論有關。

此外,在「雙普會」相關報導上,眾多西方媒體對川普同步圍攻,言詞之激烈、手段之凶猛,不下於美中貿易戰,其背後也同樣有中共「銳實力」的黑影舞動。

當然,絕非所有批評川普的媒體,都與中共滲透有關。但不論是泛左派媒體或者受到中共滲透的媒體,他們都一致批評川普與普京會面,甚至無限上綱到「叛國」的高度,背後的主要動機,主要有二:

一、阻止美俄關係修復,製造美俄衝突。左派媒體與政客,在大選前祭出花錢捏造的「黑卷宗」(dossier),宣稱俄羅斯握有不利川普的錄像,試圖藉此抹黑川普,讓其落選。但,最後落選的是希拉里。

川普當選後,他們又推出所謂的「通俄門」來抹黑川普,試圖逼迫川普下台,但,迄今查無實證。

反之,俄羅斯方面很可能對這些抹黑川普的行動有所了解。加上奧巴馬、希拉里與克林頓基金會的「鈾礦門」案件,又與俄羅斯緊密有關,萬一川普與普京交好,是否有可能得知這些案件背後的真相與細節?是否可能對美國左派勢力帶來更不利的影響?是否甚至可能使得前總統、前高官面臨司法調查?

這些警訊,都是左派陣營的迫切擔憂。

所以,如果美國無法與俄羅斯重建關係,甚至發生衝突、戰爭,將是最有利於左派反擊川普政府的另一個契機。

對此,川普也知之甚稔,他在推特上批評,「假新聞媒體迫切地想要看到我們與俄羅斯發生衝突,甚至引發戰爭。」「他們粗暴地往前推動,厭恨我和普京可能建立良好關係。」

二、阻止川普與俄羅斯合作,聯合對付中共。這項目的,主要是中共滲透的媒體所期望的。

中共正與美國進行貿易交火,原本高聲叫囂的中共在開戰後便洩了底氣。倘若美國與俄羅斯真的建立關係、展開合作,很可能對中共帶來幾項迫切的不利後果:

1. 中共產能過剩的製造業,可能失去俄羅斯市場幫助分散壓力,並且不利中共向俄羅斯進口更多能源。

2. 川普表示,俄羅斯已經答應在朝鮮議題上合作,有可能使得朝鮮失去俄羅斯的走私能源支撐,只剩下中共獨力護航,朝鮮將面臨更大的物資短缺壓力。

3. 朝鮮遭遇更大制裁壓力,又看到中共被貿易戰打得灰頭土臉,可能促使金正恩脫離「中朝同盟」,轉而考慮真正放棄核武,與美國合作,保住朝鮮與自家政權。

4. 中共一旦失去對朝鮮的控制力,將失去與其長年「唱雙簧」、向國際社會坑蒙拐騙的小兄弟,也失去向美國進行貿易談判的重要籌碼,未來中共在國際上將更為孤立。

5. 一旦朝鮮離去,中共又被貿易戰長期壓制喘不過氣,很可能促使中國內部的經濟、金融、社會問題相繼爆發,甚或衍生出中共的政權生存危機。

6. 美俄若能取得合作,並與北約﹑歐洲進一步緩和緊張關係,則可望讓歐洲的區域安全獲得穩定,並且在國際上共同應對中共的海外滲透與擴張。

美國「聯俄制共」 並非空穴來風

誠然,美俄要全面合作,若從過往的國際經驗與各項現實條件來看,確實仍有相當大的阻力,例如烏克蘭、敘利亞問題等。然而,美國「聯俄制共」的戰略,亦非空穴來風。

美國智庫國家利益中心(Center for the National Interest)國防研究部門主任哈利.卡奇雅尼斯(Harry J. Kazianis)日前表示,目前美中俄的三角關係局勢,確實可能促成美國與俄羅斯進行合作。

川普上任後主張,「經濟安全是國家安全」,而政府內部的貿易政策,目前以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等「對中共強硬派」為主導。

他們認為,中共目前是美國及全球最大的政治、經濟與軍事威脅,中共不但透過不公平貿易造成美國巨額貿易逆差,還竊取美國企業的知識產權、技術專利以及軍事機密。因此,強硬派主張可以考慮與俄羅斯合作,聯手反制中共。

儘管美國與前蘇聯在冷戰時代曾是宿敵,但如今俄羅斯不再是共產體制,除了保有較多核武外,俄羅斯的軍事、經濟實力也大不如前。

此外,目前俄羅斯表面上看起來與中共互動穩定,但其實俄羅斯也擔憂,中共的「一帶一路」政策,可能促使俄羅斯周邊的中亞及東歐小國向中共靠攏,威脅俄羅斯的區域利益。

同時,俄羅斯與中共長年來存在著領土主權糾紛——包括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將100多萬平方公里領土出讓給俄羅斯,倘若未來北京當局向俄羅斯索討,雙方難免發生衝突。

再者,俄羅斯因為入侵克里米亞半島緣故,自2014年起被歐美國家實施經濟制裁,連續兩年出現經濟衰退,人均收入下滑,因此俄羅斯目前實力有限,亟需發展經濟。這正好給予美國與俄羅斯重修關係、溝通合作的契機。

況且川普出身企業界,在商人眼中,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為了解決問題或謀取雙邊利益而採取務實的決策、行動。加上川普向來擅長「以跳脫常規的創意思考,解決複雜的問題」,因此,美國「聯俄制共」,看起來雖是高度「政治不正確」的舉措,但川普卻願意冒著政治風險去挑戰。

川普在雙普會的記者會上,說明他希望與俄羅斯修補關係的動機,「我寧願冒著政治風險去追求和平,也不願為了追求政治而讓和平蒙受風險。」

川普企圖透過「聯俄制共」尋求的和平,不只是美俄之間的和平,還有朝核問題的和平解決,甚至是全球社會的和平。

令人矚目的是,7月18日,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公開表示,中共在全美50個州都有間諜人員滲透,中共是目前美國「最廣泛、最具挑戰、最重要的威脅」。

是故,對於美國來說,中共是目前美國防堵的首要目標,中共是全球最大的強權威脅,甚至已經滲透到美國的身體、細胞與大腦。

媒體對川普的猛烈圍攻,將讓川普更加感同身受中共的危險,更加堅定反制共產主義的決心。#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8-07-20 7: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